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ゝ我是盛翔知道她的心在我這兒,我這心情就莫名的好起來

ゝ我是盛翔知道她的心在我這兒,我這心情就莫名的好起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惜的是,這人的欲望永遠都是無法滿足的,我給他升了職位漲了工資,他卻對她只字未提,甚至還帶著那個三去醫院,不是流產而是產檢。

    當我看著她一個人獨自躺在醫院外的長椅上,臉色發白的不像話時,我心里狂怒到不行,我在想她都已經病成了這樣,而他的男人現在在哪里?

    我看著她難受的樣子,我心疼的不得了,但是又無法表達出來,我實在看不下去,只好強行抱著她想進醫院去,結果卻正好撞上媽的同學,李阿姨。

    李阿姨跟媽是同學,這麼多年在美國,媽一直想讓我找個對我事業有幫助的女孩子結婚,但是都被我拒絕了,後來她就把主意打到了李阿姨的女兒身上,這次回來,李阿姨還特意帶著自己的女兒來與我見面,只是現在被她撞見這樣的一幕,多少心里虛了不少。

    不過顧不了那麼多了,我沒跟李阿姨過多的解釋,我覺的解釋是留給值得自己去解釋的人。

    當得知她這是一個人在醫院流產,一個沒忍住就給白甄打了電話,讓她查查王明的位置。

    結果這個罪魁禍首卻在另外一個地方陪著另外一個女人時,天知道我有多想把那個王明給碎尸萬段了。

    在美國的這些年,我早就將自己的喜怒哀樂控制的有多自如,這次我還是忍了下來,因為我不想見到她難過痛苦的樣子。

    我親眼看著她被推進手術室,然後昏迷不醒的被推出來,我盯著躺在床上臉色慘白到不像話的人兒,心里早就暴怒到不行。

    所以當我看到王明掐著她脖子的時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多年來維持的極好的沉穩的形象,狠狠的揍了他。

    當時我就在想,王明不是我不給你機會,而是你自作孽不可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于是我讓白甄搜集王明出軌的證據,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家伙在我給他漲了工資後,居然偷偷摸摸的給那個外面的女人首付了套房子。

    不論是出于什麼樣的原因,王明他能做出這麼混蛋的事情來,我是再也無法忍受,于是我出面警告了他,並告知他我心里的想法。

    王明的反應很激烈,讓我明白他對她還是有感情的,既然有感情那為什麼還背著她做這些令她傷心的事兒?

    我搞不懂也不想懂,我只知道,我要讓她擺脫他,我還要得到她。

    後來的所有事情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只是與她有了不該有的親近是在我的計劃之外。

    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在我迷戀上她這個人之後,又品嘗到了她的身體時,那種緊緊包圍著我的感覺,真的美妙到了極點,有了第一次便想要第二次。

    張小菲也是我為了刺激她,而故意接近的,那晚我故意刺激了她之後,明明知道她不能喝酒,但是我看著她一下子喝了那麼多,雖然是跟姓吳的這個王八蛋喝的,說實話,心里別提多開心了,至少我知道她已經開始在乎我了,不是嗎?

    于是我乘勝追擊,我連夜趕回h市,又開始對俞爸俞媽進行糖衣炮彈的轟炸。【愛書屋】

    果然嘴巴甜點,誠意足點,再把王明干的好事兒跟他們一一說一遍,最後再把自己的心意向他們表露一遍,就這樣,我又多了兩個擁護者,當我听到俞爸跟她說,要是盛翔是我女婿就好了的話,說真的,我感覺我跟個想要糖的孩子,一下子擁有了好多糖似的開心。

    當事情都望著好的方向發展時,我家老佛爺又折了回來,第一次,她拿著雞毛撢子打了我,雖然痛,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虧。

    老佛爺說了很多,最後我給她總了下,要麼跟她斷絕關系,離開這個家,跟這個女人(就是俞美仁)雙宿雙飛,要麼跟她回美國,斷絕一切與中國有關的所有事物。

    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前者,老佛爺氣得半死,直接暈了過去,我嚇得趕緊送她去了醫院,結果好哥們告訴我,老佛爺身體棒的很,純粹是裝的。

    我知道她是裝病之後,頭也不回的走了,還沒走出醫院門口,正好迎上竺盛雪,她拉著我進來,告訴我吳昊天正在打俞美仁的主意,不知道是真的對她有意思,還是故意接近她來找我的軟肋。

    因為我們倆現在算的是競爭對手,我從美國回來,他也是,只是他回來的比我早,發展的也比我早而已,當得知那個沒腦子的女人要去吳昊天那上班時,我又不淡定了。

    我跟老佛爺說,我可以跟她回美國,但是我要把之前投資在這片土地上的贏回來,我才肯跟她回去。

    我一面跟老佛爺這樣說著,一面去給那個死女人做工作,一面又跟吳昊天摩拳擦掌,為了我最終的目的,我把白甄調了過去。

    實際上,我是利用了白甄對吳昊天的一片深情,不過也算是成全了她的心。

    我故意把這個項目輸給了吳昊天,背地里我又聚集了各大銀行的貸款,讓吳昊天得到了這個項目,卻沒得足夠的資金啟動項目,最後他不得不來找我尋求幫助。

    于是我跟他達成了協議,此項目由我們雙方共同完成,利潤均分!

    而老佛爺那邊,我則是跟她說我投資的項目失敗了,她也拿我沒辦法,說要讓我回到美國,給她把這些損失賺回來。

    在我跟老佛爺回美國之前,我去見了這個令人抓狂的死女人,明明心里早就有了我,卻不承認,連竺盛雪都看出來了,她卻還是昧著良心說瞎話,真的是令我挫敗到了極點,于是我決定,給她時間沉澱過去,也算是給自己時間去解決老佛爺這塊頑石。

    就算以後老佛爺真的還堅持一意孤行,那我也不用怕,至少我還有吳昊天這尊大金佛可以靠,怎麼也不會讓她跟了我過苦日子。

    臨走時,我還去見了俞爸俞媽,讓他們幫我看緊了人,我說我絕對會在一年內回來,可能是我失了約,如今我回來了,但是時間過得太快,一眨眼,兩年過去了。

    在美國的兩年,我雖然人到了這兒,重新過回到原有的沒日沒夜到處飛的工作狂狀態,但是我的心卻留在了中國。

    我每天除了工作,我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跟吳昊天索要她的行蹤,所有關于她的,包括她一天上了幾次廁所,放了幾個屁,哈哈……總是,在美國的這兩年,我並不覺得她離我有多遠,因為她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而這一點,多虧了吳昊天的幫忙,為什麼他會幫我的忙,因為他喜歡的人,向語琪,跟她基本是形影不離的。

    最近不知道兩人發生了什麼事兒,這個向語琪居然玩失蹤,吳昊天實在沒辦法了,非讓我出來,去找她,幫他找向語琪。

    要想我為了給老佛爺賺回她在中國的損失,我花的代價有多大,眼看著就要成功了,他這時候卻非讓我回來給他找女人,也是醉了。

    不過想想這兩年他為我兢兢業業的搜集她的行蹤,沒有功勞也算是有苦勞的,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吧,關鍵是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回來的。

    只是不知道時隔兩年,老佛爺是不是還跟兩年前一樣固執,但是不管怎麼樣,我已經等不及了。

    原來跟俞媽約定好的一年後就回來,如今我失約了,俞媽已經等不及的要給她物色對象了,我能讓吳昊天去求向語琪攪黃她一次,卻攪黃不了兩次三次四次,如今向語琪也玩起了失蹤,看來我不回去是真的不行了。

    我背著老佛爺,偷偷的回到中國,等著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她時,結果卻被告知,她帶著孩子去n市找孩子爺爺奶奶和爸爸去了。

    我知道王明如今是單身,並沒有跟那個女人在一起,一想到他們離婚後,我給他打回了原形,沒收了他的一切,如今他已經不在我的掌控中,難免不會讓他有想復婚的沖動。

    為了不讓他們見面,我開著我的邁巴赫追了過去,好在最後追上了,只是過程有點過激,我怎麼也沒想到她再見到我時,那股詫異差點釀成了大禍,好在這個女人比較聰明,還知道往我這邊靠。

    說明什麼,說明她這心已經在我這了,想到這兒,我這心情就莫名的好起來。

    一番折騰後,我終于給她騙回了家,還給她拐上了我的床,說實話,兩年未踫女人,天知道我有多麼的迫不及待,只是我不能給她嚇跑了,我只能盡力忍著,努力做到循循漸進,當我終于忍不住鑽進那個巢穴里時,感受著里面的濕潤和緊緊的包圍,我才知道我這兩年的等待算是沒白等。

    我把滿腔的熱血聚集到某一處,深深地傳遞給她,想讓她明白我此刻有多麼的需要她,以及這兩年來我有多思念她。

    我看著她熱情的回應我,我便知道,她的心已經跟我一樣,深深的交給了對方,說實話,這種滿足感和踏實感,是我從來都沒有過的,我想此刻的我終于幸福了。

    可是這個女人總是有給人當頭潑冷水的本事兒,瞧,這麼好的氣氛,她不好好陪著我睡覺,盡想著老佛爺的事兒。

    真是大煞風景,為了讓她閉嘴,我只好使出渾身解數,讓她閉嘴。

    但是她嘴硬的很,根本不吃這一套,沒辦法,我只好低吼出聲,“小樣,你就是欠吻。”

    于是我捉住了她的嘴巴,成功的讓她閉上了嘴,這滋味真舒坦。

    正當我上下無比透心爽時,我听到我家的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而且熟悉的女音也隨之傳了過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