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此情終歸何處 > 109此情終歸盛翔處大結局

109此情終歸盛翔處大結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是美仁︰

    當我听到竺盛翔他媽終于松口答應我和他在一起的事兒後,我還沉浸在一種特不現實的模式中。

    直到吳昊天幾乎哭出來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里,他拉著竺盛翔的衣服,哀求,“兄弟,你趕緊幫我找找我家娘娘吧,她大著個肚子,一個人在外面,萬一……萬一……”

    什麼萬一不萬一的,呸呸呸,向語琪在我那房子里好好著呢,怎麼可能會出現萬一。

    但是我並不打算告訴吳昊天,向語琪的下落,誰叫他偷偷背著向語琪,在外面跟別的女人私會的。

    雖然那個女人是白甄,但是作為向語琪的閨蜜,不管他和白甄之間到底有沒有發生什麼,但是我總是要站在閨蜜的這一邊的。

    竺盛翔終于看不下去了,他走過來拉我過去,問,“你是不是知道向語琪的下落?要是知道就告訴他吧,你看他都急成了這樣了,況且向語琪還大著肚子呢!”

    我連想都沒想,直接回答,“我怎麼知道她在哪兒”,我說著還不忘挖苦吳昊天,為向語琪出口氣,“你這做男朋友的都不知道她在哪兒,我哪里會知道她在哪兒,肯定是你惹她生氣了,她才會這樣躲著你的吧!你就是活該!”

    吳昊天听了我的話,就跟啞巴吃黃連有口說不出似得委屈,我看了非常高興。

    倒是站在一旁的竺盛翔不樂意了,他拉了拉我的手,“你跟向語琪是閨蜜,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在哪兒,你還是趕緊告訴她吧,畢竟大著肚子,一個人在外面也不安全。”

    我听著竺盛翔一口一個向語琪,甚至還知道向語琪是我閨蜜的事兒,听他這的口氣,好像知道的還不少。

    只是他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而且他跟吳昊天不是競爭對手嗎?這會吳昊天還跟他稱兄道弟,還讓他給他找向語琪這個娘娘,這怎麼看怎麼都感覺不太對勁。

    我沒搭理竺盛翔,反而質問他,“你倆什麼時候這麼要好了?你又是怎麼知道我跟向語琪的關系的?”

    說著說著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感情這麼久,我身邊一直有個臥底,還他媽的是我最好的閨蜜,我故意寒著臉質問他,“你說,你是不是跟吳昊天合起火來,讓向語琪來監視我的一舉一動?”

    我這話一出,吳昊天跟竺盛翔兩個人直接呆了,我看他倆這樣反應,我就知道我的猜測八成是真的了。

    因為竺盛翔他媽他爸都在,人家好不容易才答應我們倆的事情,我要是在這件事上耍脾氣,好像有點得不償失。

    但是我並沒有放棄懲罰竺盛翔的想法,媽的,他倒好,這兩年來,他是知道我的任何事情,但是我呢,天知道他走了之後,也一並把我的心也給帶走了,我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年,好不容易才漸漸恢復過來,結果他又出現了。

    媽的,這也太不公平了。

    我禮貌的跟竺盛翔他爸媽還有妹妹打了聲招呼,拎包就走,連小我都不打算抱了,因為我知道,竺盛翔肯定會跟著我一起出來的。

    果然,這家伙抱著小追了過來,只是他後面還跟了個吳昊天。

    我沒好氣的走在前頭,兩個大男人加一小孩走在後頭。

    我沒搭理他們,肚子走到路邊打車,車子來了,我向小招手,“跟媽媽回家找姥姥姥爺好不好?”

    小家伙一听要找姥姥姥爺,立馬就要跟我回家,竺盛翔沒辦法只好把小松到我懷里,我坐進車里,招呼師傅往家回,結果竺盛翔也一並上了車,吳昊天也想上來,但是被竺盛翔給阻止了。

    “兄弟,等我的事情都解決了,我一定幫你找娘娘,好吧!”

    竺盛翔也不等吳昊天答應,直接關門走人,待車子行駛了一大段距離後,我掏出手機,給向語琪撥了個電話過去,討伐她這兩年的叛徒行為。

    結果她丫的直接來了句,“這有什麼,你有沒得什麼損失,再說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那樣作,我要是不幫你把把關,你真的就要孤苦終老了!”

    我听著她一副死不悔改的樣子,故意威脅她,“你等著,我這就告訴吳昊天你在哪兒!”

    向語琪听我這樣一講,心里開始急了起來,“爺,您是爺,我錯了還不行嗎?但是你想想,你要是真跟竺盛翔在一起了,你可賺大發了,你家娃不僅多了個爸爸,你還有了依靠,多好,再說,閨蜜不就是用來坑的,不對,我這分明就沒有坑你,我這是在幫你好吧!”

    我听著向語琪喋喋不休的說著,完全沒認識到作為一個閨蜜的職責,雖然她沒有給我造成損失,換個角度想想,我是應該謝謝她,但是天知道她這兩年到底跟竺盛翔匯報了我多少事情,該不會把我去相親的事兒都給說了吧!

    一想到這,我就抓狂到不行。

    “看吧,我就知道你肯定知道向語琪在哪兒!”

    竺盛翔的聲音飄過來,我就覺得特無地自容,心想肯定是我媽最近頻繁給我找相親對象的事情傳到他那,他才這麼迫不及待的回來了。

    “既然你不想告訴吳昊天,那咱們就先不告訴他,讓他多寄急,看他以後還敢惹自己娘娘生氣不!”

    我被竺盛翔一口一個娘娘給逗笑了,竺盛翔見我笑了,這才放松下來,說,“我該買些什麼東西帶著,去見咱爸咱媽?”

    我一听他也要跟著我去我家,我這才反應過來,“你現在就過去?會不會太心急了?”

    “怎麼會,我都遲到了一年了,我應該負荊請罪的,我知道我要帶什麼東西了。”

    竺盛翔神秘兮兮的跟著我一路下車,並沒有像他問的那樣要買東西帶著,而是跟我著我直接上來了,在我按門鈴的當口,他直接當著我的面解自己的褲腰帶,提醒我,“等下咱爸咱媽抽我的時候,你不要拉,讓他們解氣了才是正事兒。”

    我看著竺盛翔滑稽的行為,感覺幼稚到不行,“你少這麼折騰了,我爸媽干嘛要打你,你省省吧!”

    正說話的功夫,我媽已經打開了門,當她看到站在門口的竺盛翔時,直接呆了臉,模樣就跟竺盛翔說的那樣,真的生氣了。

    我不知道我媽為什麼再見到竺盛翔時會這樣生氣,我急忙跟上去,“媽……”

    我媽沒理我,而是轉過身來,質問竺盛翔,“你終于知道回來了?你走的時候怎麼說的?一年後就回來,可這都過了多久了?你不回來你來個電話說一聲也好,可你倒好,直接杳無音訊就是兩年,是,你年輕,你身後有一大把女孩子圍著你轉,可我閨女等不了,我……”

    我媽越說越激動,我可以感覺到她渾身顫抖了已經,只是我不知道她跟竺盛翔居然還有個一年之約,讓我這個做女兒的情何以堪?

    怪不得竺盛翔要負筋請罪。

    竺盛翔沒等我媽把話說完,直接把方才解掉的褲腰帶遞給我媽,說,“阿姨,我知道失約了,我今天就是來負荊請罪的。”

    我以為我媽也就說說氣話,不會真的要打竺盛翔,畢竟連老佛爺都沒舍得拿皮帶抽他,只是讓我想不到的是,我媽真的拿了皮帶朝著竺盛翔的小腿肚子輪了兩下子。

    也就僅僅兩下子,我媽就把皮帶塞給了他,自個兒氣得坐到沙發上,上氣不接下氣。

    竺盛翔蹲到我媽的腿邊,解釋,“阿姨,我知道我讓你生氣了,但是我說過,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我才會回來找美仁,雖然我晚了一年,但是我現在想跟你說的是,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經解決,包括我爸媽那邊……所以,你現在可以放下的把女兒交給我了,我向你保證,我會盡我所能的去保護她呵護他,不會讓她受到一丁點委屈。”

    “好,這可是你說的,你的話我已經錄了下來,你以後要是敢欺負我女兒,我就拿這個來堵你嘴。”

    說話的是我爸,剛剛進門,還以為他不在家,結果他倒好,躲在廚房里,還把剛才的話給錄了下來。

    “是啊,是啊,我也可以作證。”向語琪說著,也跟著從廚房里出來,一邊還抱住我爸的胳膊,搞得就跟她才是我爸的親生女兒似的,一邊還不忘問我爸,“叔叔,這老母雞湯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好啊,我光聞著這味道就已經饞的不行了。”

    媽的,向語琪居然也在我家,還趁我不在家的功夫,讓我爸給他熬老母雞湯喝。

    真是叔可忍,姐不可忍。

    我拿出手機,直接給吳昊天撥了電話過去,告訴他向語琪現在在我家,趕緊把人給我拎回去。

    不到三分鐘的樣子,吳昊天就出現在了我家,感情他這一路都是跟著我們過來的,也是難為他了。

    為了打發掉眼前兩個礙眼的人,我把我爸熬得老母雞湯直接打包,塞給吳昊天,直接趕他們滾蛋,等到家終于清靜了,我媽才拉著我進屋里去了,完全沒有要原諒竺盛翔的意思。

    竺盛翔要跟著過來,我媽一個眼神就把他逼退了,我爸嘆了口氣,向竺盛翔招手,說,“這語琪被美仁趕走了,也沒的人陪我下象棋了,盛翔,要不你來陪爸下盤?”

    我听著我爸直接跟竺盛翔稱呼自己為爸,心里這才舒了口氣,倒是我媽,還依舊板著臉,一使氣兒,把門一關,接過我懷里的小,拉著我坐到床邊,說,“這不守信用的男人,我覺得不能要,美仁,要不,咱們還是考慮考慮別人?”

    我知道在我媽心里,王明給她已經造成了陰影,以前王明也說過要對我怎麼怎麼好,可結果呢,三年就給我打回原形了,我知道她這是在心疼我。

    我媽見我不說話,繼續訴說,“美仁,王明下午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問你手機為什麼打不通,我看他那樣子是挺關心你的,最近一年,我看的出來他想跟你復婚,我是覺得你們之間有個小,要是能跟他復婚,我覺得對孩子……”

    我听了我媽這話後,我突然有點看不明白她了,她之前不是一直想讓我離他們近點兒嗎?如今我離開王明回來了,這才多久,她又想要我吃回頭草,就不說有沒有竺盛翔的存在,就算沒有竺盛翔,我也是堅決不會再跟王明復婚的。

    我直接打斷我媽的話,“媽,你別說了,我就算是一輩子不嫁人,我也不會再接受王明!”

    “是不是跟盛翔那孩子有關?”

    我覺得我媽真可愛,現在反而力挺王明,完敗了竺盛翔,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這事兒了。

    “我知道你心里怎麼想的了,盛翔這孩子挺好,這有句話叫有錢的男人就變壞,我是怕時間久了,盛翔他會……”

    可憐天下父母心,我知道我媽這是在顧慮什麼了,“媽,這點你不用擔心,我相信竺盛翔他不會是第二個王明,就算是,我也認了,我不希望在他終于得到自己父母的認可後,還要辜負他對我二十來年的情誼!”

    我媽听了我說的這些話,也就沒再為難我,又聊了一些之後,我媽才抱著小出門去,我跟在後頭。

    竺盛翔見我媽出來,趕緊走了過來,就要接過小,小一看到竺盛翔,兩只胳膊就撲騰著要過去,“爸爸抱,爸爸抱!”

    小這兩聲爸爸喊的,直接惹得我爸跟我媽都樂呵呵的笑了出來。

    我和竺盛翔的婚禮,是在美國辦得,那里的人我都不認識,也沒人認識我,更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在那里,我享受到了王子與公主般的隆重的婚禮,婚後我們去了馬爾代夫蜜月游,在那里的半個月,我幾乎沒有下過床。

    按照竺盛翔的話來說,他禁欲太久,我必須得補償他,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又一次懷孕了。

    我懷孕的消息,全家人都開心的不得了,包括竺盛翔的爸媽,和我爸媽,唯獨不開心的便是竺盛翔。

    他偷偷的告訴我說,他才剛剛過上正常的夫妻生活,卻又要禁欲十個月了,我看著他明顯欲求不滿的樣子,偷偷的告訴他,懷孕期間,我可以為他提供別的服務。

    至于生男生女,竺盛翔一開始是無所謂的,當十個月後,他看到我肚子上頂著個傷疤,連動都不能動時,他才說,“幸好你生了個兒子,要是生個女兒,長大後跟你一樣要這樣受罪,那我要怎麼辦?”

    我在躺在家里坐月子的時候,吳昊天一手抱著他家小帥鍋,一邊摟著向語琪來我家玩耍。

    當吳昊天看到竺盛翔如此體貼細微時,他忍不住告急,“兄弟,不帶你這麼折騰人的好不?你可知道每次我家孩他媽來了你這,看到你如此體貼入微,等著回家後,我有多慘嗎?”

    向語琪狠狠的白了吳昊天一眼,跑過來故意問我,“你還氣我當初給你家那口子當了兩年間諜不?瞧人家對你多好,連我都要忍不住羨慕嫉妒恨了。”

    我抿著竺盛翔喂我的鯽魚湯,時不時的拍著兩個睡在我旁邊的寶貝兒!

    看著竺盛翔,嘻嘻嘻的笑,他看我笑,自己也跟著傻呵呵的笑,故意對著吳昊天和向語琪說,“羨慕嫉妒恨了?那就少來我家兩趟,免得打擾我們一家其樂融融的氣氛。”

    大結局(完)

    <b>說︰</b></p>

    本書已結局,謝謝大家的捧場!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