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偶線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偶線

    金枝夙孽最新章節!

    大公主,“龍一谷命真好,趕在我與皇兄角力的節骨眼上,讓他佔個便宜吧,以為是他計劃得逞才從從皇兄那兒收到好處。”

    彌姑姑將目光看向大公主,“殿下的意思是……”

    大公主利落道,“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九皇子那邊擺明是在利用我。那小子,才剛剛離開奶嘴幾天,就想在我身上安好了線,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他的提線偶人。也真是太過天真,太過無知,我之所以,沒有扭身掙斷他那可惡的線,不過是因為,這個沒用的,九佷兒,就在剛剛我想出了一個,讓他有點兒用處的辦法。無憂那丫頭太機靈了,原本,想將她丟在荒漠沙狂沙之上,被那風沙吹熄了,掩埋了。可是似乎,事與願違,她活的很好,還能左右逢源的與那些官員交上朋友。要是一不小心,讓她再回沙漠之前,誆得個貴重身份。再依靠那個身份,與我們的棋兒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話……男人總是對那些不能得到手的女子,用盡心思。他們不知道,那根本不是喜歡,而是跟自己內心的抗爭,與貪欲的抗爭。我都在想,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好好的得到無憂,然後再厭棄,不過,這段事情最好是發生在沙漠之上!帝都中的人選,想來想去,也沒有人能夠幫我做到這些。我的目光就不得不落在,我的九佷兒身上!他那幾根想要拉住我的提線,現在,我會反手拉住。將他拉到我身邊來告訴他,活的偶人的壞處就是,關于他所有針對提線木偶的動作,都可以如法炮制一遍。”

    彌姑姑見大公主,只飲了兩勺湯就罷了手。馬上給等在一邊的婢子們做個手勢讓她們收拾。

    大公主扶上彌姑姑的手,站起身,“擺弄九皇子很容易,我現在唯一,覺得麻煩的,就是,到底要不要在棋兒不知道的情況下見九皇子。從前,我還不肯,向無憂認輸,與她斗的那一輪,我說什麼也不肯認為自己輸了。但是現在來看,真的掩飾不了了,的確是我輸了呢。現在,另一片天空之下的她,肯定連想都沒有想起我,而我卻不得不因為她之前留下的殘影,而時時刻刻的提防著她的那些影子在某一天的某一個時刻,結成實體,轟然歸來。要是這麼說的話,簡直是我在害怕她呀,這麼多年,我還真是都幾乎要忘卻了,害怕的滋味就是現在這種感覺。本來好好品嘗到一半的美味,就在想起她的同時,忽然味同嚼蠟。這光是我想到她,要是她真的站在我面前……”

    彌姑姑當先邁過門檻,然後示意,連瞧都沒有瞧腳下門檻的大公主抬腳,大公主抬起那只腳,忽然頓在空中。與此同時轉過臉來看向門外的飛鳥,“我可真是糊涂了,這樣的辦法應該九皇子來想才對。要是我一直沒有動作的話,他會主動來找我的。那位皇子,不正兢兢業業的等待著我,向我的皇兄表達那顆忠心嗎?”說著已經放了另一只腳,拂開彌姑姑的手穩穩的走出去。

    彌姑姑快步隨上去,“估計那位九皇子也很快撐不住了,之前這幾天世子一直在找他的麻煩,讓他心驚膽戰。”

    大公主掩唇而笑,“本來,事情沒那麼復雜的,可是九皇子,這小家伙是跟皇後斗慣了的,也太過牙呲必報,要不是他緊緊地揪住國師在鳴棋手中,這種從大體上來看已經無關緊要事情不放,會騰出很多的時間。這可怎麼辦?一直要擺弄提線偶人的人,卻反應這麼慢,連那只提線偶人都覺醒了,他還在朦朧之中。真真的惱人!”

    跟在大公主腳步之後的彌姑姑,壓低聲音的說道,“要不要奴婢找人從旁提醒于九皇子的手下。”

    “這可真是,世上能有這樣的瞎家雀,肉蟲子就擺在它眼前,卻要靠別人按他的頭讓他吃。”灰暗的天空之下,大公主的笑容,伴著她眉間輕點的那點鳳舞痕,絢爛無比,“這倒是讓我想起你之前回來,告訴我那些棋兒他們所說的包教包會了。現在我們安插在棋兒那邊的人還好吧!”

    彌姑姑道,“似乎並沒有被察覺,因為,早上的時候,還送過來消息了,說是……”彌姑姑說到這里,語聲忽然一頓。惹得大公主一抬頭,用眼神盯住她,彌姑姑只得繼續,“世子與雲著公子,也在商量著要在殿下您這邊,安插個人手的事呢。”

    大公主這下再也忍不住了,笑得前仰後合,“到底是我親生的?連做事情的方式風格,都是一模一樣的。小孩子們真是長得太快了。你說,這到底是好是壞呢?他要是一直听你的,就證明,那是個沒有主見的小孩子,長大了,也必然沒什麼出息。可他要是太強了,倒也讓人覺得有幾分傷心呢。在這帝都之中的勢力,盤點來盤點去,也就只有那麼些再也擴大不了數量,他要是強大起來。也就是從那些僅有的勢力之中,抽走一部分勢力,還能拿走誰手中的呢?我也注定要分給他一些。你說,我是不是太小氣了,自己的孩子,為什麼還要計較這些呢?況且,那孩子的目光,時不時就會越過我,看向皇上呢!只是在我看來,還看得不夠多,應該只看向皇上的!到底有什麼樣的辦法,能調整他的目光,完全的越過我看向皇上呢!”

    大公主將目光移到彌姑姑身上。

    彌姑姑明白大公主是在要她的答案,“奴婢也曾經想過這個事情。如果將那位無憂姑娘送到皇上身邊的話。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大公主懊惱的掐住自己的太陽穴,“但是,這個無憂,我不是說過,我不想听她……”暴風的聲音,戛然而止,大公主似乎在怒氣之中想到了什麼,“是啊,倒是我糊涂了。能辦到這樣大事的人,除了那個能讓我兒子神魂顛倒的女子之外,還有誰呢?這麼多年來,又有幾個女子讓那混小子動過心!不過,這跟之前想好的,這是完全不一樣,怎麼不早說呢?這個時候說的話,一下子推翻了之前我所有想到的那些。連旖貞她們,要前去沙漠之上也變得沒有任何意義。”

    彌姑姑低頭,“並不需要推翻之前的設定,無憂確實需要調教。假的無憂,帶回世子身邊,真的送往宮中。兩下全不耽誤!兩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