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紋骨 黯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紋骨 黯

    剛剛,阿森底自己分配這只血符時的場景,恍如夢境迷迷糊糊展現在他的腦海之中。雖然不斷的處于驚悸與苦緊張之中,他頭腦里的某些場景的混亂不堪,但是分配血符到人的場景展現的很是清晰,讓他一瞬間想到。

    一個小小的誤會。他最後忘記把這個東西交給那個侍衛了,也就是說,自己能在這里面得到保全,真的如合周公子所說,是因為血符的原因。

    他的力氣一旦恢復,雙手就變得活動自如了,微微向下一沉,伸手拔出腰間的刀。用盡全身最大的力氣向前揮舞。眼睜睜的看著那只之前一直盡力扼住他的手臂,被他手起刀落的巨大力量砍成兩段。他剛想要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卻驀然發現,那只被砍成兩斷的手臂就在他眼前,硬生生的依靠著水流的推動,又重新將兩段分開的殘肢連到了一起。而其中茬口的部分愈合的簡直完美無缺。

    其實,這種古怪的術術,在他們部落之中就存在,他們管這種叫做種肢!意思是能夠不斷生長的身體。但是,在那些部落中,擁有這種異術的人通常會在極其年幼的時候早早夭折。他們那種天生的古怪靈力,也會隨之煙消雲散。他剛剛雖然是在驚險之中,還是仔細觀察了那只手臂,她的大小,絕對不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所能擁有的。

    雖然,在來這座墓葬之前,他已經做好了會遇到各種千奇百怪事情的準備,但是,真實看到的時候,覺得絕難說服自己繼續在這里面待下去。此刻,也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趕快逃之夭夭才是上策,他回頭打量了一下那個侍衛,非要跟他聯手一下,才發現,他已經完全變成了森森白骨!並不明亮的光線之中那種森森之態,讓人只覺怵目驚心!

    這個,比戰場上看到的那些尸體恐怖多了。

    因為,剛剛還是一個活蹦亂跳的大活人。

    只不過,被這些細小的蚊子咬了幾口。就化枯枯白骨……

    阿森底知道已經不能再等,他打量了一下,從河水里到洞頂的距離很高,站在這里會發現,這工程浩大得讓人無法想象。是完全超乎想象的精品之

    他稍稍一猶豫,忽然感覺到有一種奇怪的觸覺,從那兩個血符上傳來。他低頭看時,嚇了一大跳,有一個烏龜形狀的東西,正在用嘴向外面叨那兩血符。幸虧不知什麼原因,他的嘴巴不是很靈巧,導致血符被叨出了一半,又回去了一點,然後再叨出來一些,它總是這麼鍥而不舍的嘗試著。

    看到這奇怪的狀況,阿森底簡直是變顏變色,這東西可是保命用的,怎麼能夠輕易分給別人,況且這小家伙好像還是想要把兩個一起都拿走。

    他高高的舉起鋼刀。想要猛力的向下劈,忽然不知什麼東西癢了起來,讓他本能的閉上了眼楮,錯過了那一剎那,再低頭看的時候,血符已經完完全全的叨在了那東西的嘴里。

    阿森底慌張得連咒罵的功夫都沒有。直接跳起來追趕,失去血符的庇護之後,能在河水中完好存活的時間,他想了想應該只有一刻鐘。

    不過,讓他真正感受到驚嚇的,是那個像烏龜一樣的家伙。本來,在他這里偷東西的時候,笨手笨腳,感覺很是有氣無力,但是一旦完全著落到河水之中。奔起四蹄,簡直像是在御風行走。那樣的速度,是會讓任何一個凡人都覺得望塵莫及的。

    阿森底幾乎就要感嘆,吾命休矣時,一直帶著風聲的劍擦過他的耳畔。直接追向那個御風行走一般逃跑的家伙。而且,他眼中看到的那支箭,帶著呼嘯的天風射中了烏龜一樣的家伙,比听到他的慘叫聲更快。這足以說明,這支箭的速度非同凡響。

    那只烏龜,顯然是早已經听到了身後惡風不善,然後,轉回頭來看到那支箭的時候,被它的速度與凌厲驚呆眼睜睜的看著那只閃耀的光點射入它的身體。

    那一瞬間,這洞中的時光看見人們眼中的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處于凝結的狀態,無論是靜止河水唯一帶的那一點點波動,還是陡然不知從何處刮來的風,都似乎結結實實的慢了一拍。

    之後,幾乎是陡然改天換地一般,洞中所有的人,都在那一刻感覺到了發絲被猛然吹起一下又重重的摔落在所有人的臉上的鞭笞之痛,那樣的奇怪的風。

    只有在那種風中,仍然睜得開眼楮的迦納爾才清清楚楚一點畫面也沒有遺漏過的看到那只海龜一樣的怪物,被那只凌厲的劍釘到身後的洞壁之上時大大張開的吃驚的嘴巴。

    而等到所有人都回過神來時,只看到類似海龜的怪物被釘在牆上,一雙六稜形的眼楮,不可思議的望著那支箭飛來的方向,嘴里似乎嘀咕著一句什麼,之後,頭已然哀哀然垂了下去!

    阿森底已經感覺到渾身上下奇怪的痛覺。他捂住胸口。極艱難的淌著河水,朝那只海龜狀的怪物盡自己最大力量的奔跑過去。

    然後,好像被什麼絕難回避的那麼絆了一下,又重新重重跌入了水中。

    站在後面,觀看這些的人可都為他捏了一把汗,看見他整張臉扣進水里的時候,眾人冷冷的抽氣聲還撞擊著洞壁,四下回蕩。

    良久,水面沒了動靜。阿森底的身體好像已經沉了下去。

    就在大家以為他上不來了時。

    嘩啦一聲水響,他又重新從漆黑而黏膩的河水之中冒出頭來。

    大家都歡呼一聲,不過緊跟著又發出了更大的驚嘆。

    那是因為,他的臉覆蓋了無數的水蚊子。那些小到,在黑暗的地方,絕不可能被清晰發現的的水蚊子的身體,因為覆蓋的數量密集而龐大,現在已經完全不能夠再被忽略。它們就像是一張面具被嚴嚴實實的覆蓋在阿森底的臉上。能嚴絲合縫的覆蓋到不留一點點空隙余地!

    剛剛,這些人也是親眼所見,它們到底怎麼把另一個侍衛慢慢啃咬成了一副白骨骨架!一個個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只覺得手心里刷的一下子冒出冷汗來!

    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就要這麼失去阿森底這個總會有很多很特別用處的幫手,巴倫王妃的心里覺得有些發悶!而且關于之後的前途也但覺一片驚悚迷離!

    巴倫王妃微微閉了一會兒眼,再抬眼的時候,卻驚奇的發現,已經游到了那個海龜狀怪物身邊的阿森底,從怪物的身上找出了什麼東西之後,覆蓋在他臉上的那些水蚊子也與此同時的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