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一百二十六章大公子的隱忍

第一百二十六章大公子的隱忍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B斕拇蠡鷦謖鏨衽┤蘭業謀鷦褐新櫻 奘幕鵜綺歡系撓肯蛺煒鍘@胱糯罄顯獨盍杈涂吹攪甦庋徹鄣木跋蟆br />
    這畢竟是神農家的家事,本來他是不想過來的,可是又想到這里終究是神農世家的地方,要想在神農星上立足,和它的主人保持良好關系是很有必要的。況且他和神農月也算是朋友了,對方求到自己了,他怎能不幫這個忙?

    別院是大公子居住的地方,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以後將會是神農家的家主。出了如此大的事情,神農家豈能不著急。越來越多的手拿著各種武器的家丁蜂擁著撲向別院,他們不但但是想滅火,更想救人。

    大家都清楚,大公子因為修煉異能出了岔子導致雙腿被廢,他可能還被困在別院當中,若是自己走了狗屎運將他救出險境,那自己以後還不平步青雲?

    隨著一團亂糟的家丁,李凌也進入了別院,還是還沒有看清楚里面的具體狀況,就撞見了神農月。,然後被拉到了一邊。

    “你,你快去救人啊!我哥哥和沐伯父他們都在院子里呢!”。神農月哭泣著說道。

    此時她的心境全亂了。混亂之中她已經找不到自己的哥哥了。

    如此大的火光,加上里面不時傳出來一些打斗的聲音,她立刻就明白這是有人想害自己的哥哥,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沖到里面去救援,可是很快就將這個想法給否決了,以自己的修為,想要去救人只怕很難。

    她一邊大聲呼喊著招來附近的家丁過來救援。一邊給神農衛發去了求救的信號,他們才是家族的精銳所在,若是這些衛士趕到了,可保自己的大哥萬無一失。

    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這些平時頗為巴結自己的家伙在關鍵時刻卻推三阻四不肯過來,她的臉一下子變的更加煞白了,瞬間就明白了其中的一切,神農家族不只一個繼承人,或許這些神農衛們被別人收買了,又或者今天的事情也是一個針對她大哥的陰謀。

    慌亂之中神農月想起了李凌,想起雙方共患難時的情景,他在面對困難時所表現出了的從容和鎮定給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或許他能夠幫到自己。

    她就像是溺水之人突然遇到一根稻草一樣,不管能不能救自己,但總要試驗一下。

    差人去尋找李凌以後,她的心又開始緊張起來,慢慢著指揮著家丁進行滅火,神農月一步一步的向事發之地靠攏。

    “我知道了。”李凌立即明白了事態的嚴重性,沐家可是剛剛和他談成了交易,他可不想兩人發生意外。

    李凌默運自己的功法,將全身包裹了一層空間力量之後,縱身奔向火海之中。屋】

    聯邦政府所造的領主府邸布局都一樣,只是痕農家的院子規模更大一些,更為氣派而已,他依著自己的想象向大公子的別院摸去。

    一片火海當中居然聳立著完整的建築群,他沒有廢多大的勁兒就找到了大公子所在的別院。他發現這個院子的周圍居然有一曾結界守護著,不但烈火不能進入,即便是有家丁找的這里只怕也進不去。

    現在的李凌木有耐心去破解這個結界,他使用自己的公功法直接將結界腐蝕了了事。

    剛一進入結界就見剛才自己搗鼓出來的那個大洞又重新閉合了,他不禁對大公子又高估了幾分,看來他也是早有準備啊,不過身在大家族,整天爭權奪利,誰又不做點防範。

    “你們真好,難道你們真的忘記了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嗎?”。

    李凌進入大廳的時候卻發現沐家父女以極大公子都在那里,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大公子居然如正常人一般站在大廳中,他們四周是十幾個身軀不斷戰栗的少年。

    李凌現在總是明白了,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家族內訌,而是大公子手下的那群克窿人造反了!

    沐父也氣的說不出話來,他實在沒有想到大公子不但欺騙了他們,而且居然還制造了大量的克窿人,至聯邦憲法于不顧,簡直是膽大包天。

    “你這樣公然踐踏聯邦憲法,就不怕造到報應嗎?”。沐父聲音有些嘶啞的說道。

    他現在有點後悔女兒的這幢婚事了,他可以接受沐沐嫁給一個腿上殘疾的人,但是絕對不會允許他跟著一個野心勃勃的男人。

    野心一旦沒有相應的能力匹配,那是會害了神農家族和沐家的。大公子如此處心積慮的發展自己的勢力,只怕其目的不單單是為了做上神農世家家主這麼簡單。現在的聯邦政府雖然有諸多的弊端,卻還是一副生機餑餑的景象,玩火者必**,他料定對方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自己女兒的性格他怎麼能不清楚,她雖然性格很溫順,但是骨子里卻是一個倔強的人,只要她認定的事情,就算是對方再好她也不會嫁的。

    與其到最後落個無法收拾的結局,還不如現在就做個了斷,一瞬間的工夫,他決定要杰出兩家的婚約了。

    只是他這樣想,大公子未必就會同意,就算兩人木有真實的感情,他怎麼會允許自己被人退婚,這樣一來,他的尊嚴何在?

    “我再問你一遍,你可願意做我的妻子?”。大公子以君臨天下的姿態說道。仿佛現在不是這些克窿人困住了自己,而是自己站在了勝利的至高點一樣。

    “你以為我是嫌棄你腿上殘疾才不想嫁給你的嗎?你錯了,一個修煉異能的人會落到這樣的下場?你這種粗略的計謀連我都欺騙不了,還想瞞過天下人?”

    沐沐既然將話說出來了,索性就將它說完“我之所以厭惡你是因為我不想讓別人操縱我的自由,即便是我的父母也不行,但是現在看來,我的選擇是正確的,你就是一個卑鄙小人!”。

    大公子無奈的冷笑了一聲,他剛想反駁沐沐,卻看見了已經進入大廳中的李凌,他不由得大怒起來︰“賤人,你有什麼資格在這里侃侃而談?”。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