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一百六十一章業火琉璃瓶

第一百六十一章業火琉璃瓶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李梅還有第二種異能沒有覺醒的猜想立即引起了大家的重視,李凌有過類似的經歷,想必他的判斷並沒有什麼錯誤。

    祝融火十分的著急,依照李凌的經驗,若是李梅不能熟練的操作兩種異能,那她隨時都要面臨被異能反噬的危險,這是他所不願意見到的。

    雖然他這個時候不願意回家,更加不願意參與到兩族之間的爭斗當中,但是這次為了自己的心上人他不得不回去!

    “李凌,你也和我一起回去吧!順便見一見我的父母!”。祝融火心念一動說道,只要李凌和自己回領主府,祝融煙就一定會跟著自己過去的,到時候有自己妹妹出面,和父母溝通也方便一些,畢竟從小到大,他們可都是非常疼愛祝融煙的。

    領主府坐落在一個寬闊的廣場邊上,四周竟然孤零零的就只有一片祝融家族的建築,看上去有點形單影只,問過才知道。原來祝融和共工兩個家族經常在此決斗,外人住的離他們近了不免會遭到池魚之殃,所以大家都很明智的選擇遠離領主府。屋】為的是讓他們打的更加暢快淋灕。

    “真的很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祝融火不好意思的說戳出了自己家族和共工家族的那點破事兒。

    傳聞上古年間,共工本是祝融的兒子,但是祝融整日忙碌,也沒有時間管教共工。

    共工沒有了約束,漸漸的形成了一副惟我獨尊的性子,在他的周圍也聚集了一幫豬朋狗友,其中有一個名叫相柳的下屬,他醉心于巴結共工,這個家伙想出了一辦法,他故意讓江河里的蝦兵蟹將鼓動江水,造成滔大浪,這些波浪淹沒了農田,許多人類在大水之中掙扎逃命。

    共工覺得這個游戲很好玩,于是就樂此不倦的玩了起來。

    這一幕正好讓出巡的祝融看見,他問明了原由,知道這是共工為了一己之樂而不顧天下蒼生的性命的時候他震怒了,將在南方守衛的漢神調集了回來,兩人共同發出了炎炎的猛火,將將共工的蝦兵蟹將燒的片甲不留。←百度搜索→【←書ソ閱

    共工將自己的兵將門退了回來,他很是生氣,于是重新布置兵陣,這一次他不是沖著人類,而是針對祝融了,水火不容,共工的行為也徹底刺激了祝融,兩人這場戰斗打的是異常的激烈,兩人從天上打到地下,又從地下打到天上,整個世界都被兩人打的不得安寧。最後還是火神共工技高一籌,打敗了水神共工。

    失敗和憤怒沖昏了共工的頭腦,他竟然用自己的身體去撞擊支撐天地的不周山,以至後來鑄成大錯,兩人也造到了天帝的懲罰。

    只是是一些關于遠古時代的一些傳說是不是真實已經不可考,但是兩族之間相互仇視的淵源卻是極深。相互之間的斗爭也是自古以來就形成了風俗,從來就沒有間斷過。

    李凌跟著祝融火兩兄妹走進客廳的時候,他發現那里已經坐著許多人了,他們一進入其中,就有一個長相美艷的年輕女子走了過來,她絲毫不避諱別人異樣的目光,徑直走到了祝融火的面前,然後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說︰“祝融哥哥,你回來了?”。

    她故意細聲細語的說話讓李凌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他忍不住多看了那女子一眼,。卻發現他雖然長相貌美,骨子里卻透露著一絲妖冶的味道,李凌有一種不願意多看的想法。

    “她是相柳瑩,這妖女一心想著嫁進我們祝融家,還不是惦記著我家族傳的寶貝?”。祝融煙看見李凌並不像其他人一樣,一見相柳瑩這妖女就走不動道,她心里也很高興,又看到李凌對大廳中的這些人一副疑惑的樣子,她才悄悄的來的李凌的身邊再他的耳邊竊竊私語起來。

    “原來他們就是相柳家的人!”李凌默默的想著故事中的相柳可是有著九顆腦袋的人,李凌一邊想著,一邊朝大廳大個中的那些坐在客位上的人望去,發現他們和一般的人並沒有兩樣,依然是只有一個腦袋。

    祝融煙看到李凌不住的往人群中看就知道他的心思,自己小的時候也曾經對相柳家的人產生過好奇,不過就像他們家族的人不是人面獸身一樣,相柳瑩家族的人也沒有九個頭。

    祝融火一抬手將將自己的胳膊從相柳瑩的手上抽了出來,對于這位大小姐,他一向都是敬而遠之的,他可是清楚的知道。這為姑/奶/奶就像是一株曼佗羅花一樣,雖然長相好看,但是卻不是任何人都有福分享用的。

    “祝融家的,業火琉璃瓶在你們家族放著也是浪費,這麼多年了你們也沒有研究出其中的秘密,還不如讓給我們可好,如是我找出了其中的關鍵,一定會告知你們一聲的,不知道這樣可好?”。

    坐在客位上首的老者隨意的看了祝融火一眼然後說道,他絲毫沒有想祝融火的冷漠放在心上,小輩們的事情都由他們自己來解決好了。

    “你倒是想的美,還是老規矩,若是你們在比試中贏了,就可以保存業火琉璃瓶一段時間,若是贏不了我們,那你就休想拿到寶貝!”。坐在主為上的一個老頭冷笑起來,這共工家的人想的也太美了吧,這樣的話他也說的出口?我們不能夠破解其中的秘密,難道他們就能?這麼多年了來,業火琉璃瓶也不是沒有再共工家族的手里待過,可是他們不也是一頭霧水?

    客首上的那位老者沉默了,他們共工家族已經在這個寶貝上浪費太多時間了,可是想要收手卻也很不容易,他們家族已經好多年沒有人能夠突破化液期達到新的境界了,他們將自己的希望寄托到一件寶貝上也是無奈之舉。

    祝融煙看著不停爭執的兩族長老,心中卻冷哼了一聲。有掙奪寶貝的閑工夫,還不如能夠精力放在修煉異能上面,又火到水,有陽及陰的秘密哪有那麼好掌握的?

    “業火琉璃瓶?也不知道這是一件什麼寶貝?”。看著兩方人不斷的爭奪,李凌也有些好奇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