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一百六十五章成韻菲的執著

第一百六十五章成韻菲的執著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老鐵匠在辭別了李凌到處游玩,沒有想到到達祝融星的時候被祝融煙給留了下來,觀看過她們家族的煉器室以後,老鐵匠突然有一種想要煉制東西的沖動。屋】

    和祝融煙一起設計了藥神殿的建造圖紙,然後又親眼見過藥塵科技的流水線生產寶器,他心中早就有了一種嘗試的欲.望。

    他要煉制一種傀儡,一種能夠簡單思考的傀儡。他自己的空間中還有許多意識體,想要煉制這種高級的傀儡一點也不難。

    祝融煙可是見識過他的手段的,自然知道只要是老鐵匠出手,那一定會是精品,所以她就事先向自己的父親打了招呼,一定要家族中的人全力配合他施為。

    對于自己女兒的目光祝融族長一項都是很信的過的,況且她又見識過對方的高明之處,更重要的是他對老鐵匠所說的傀儡很感興趣。這些傀儡是可以用到戰場上的。

    李凌的草藥精華使他們家族獲得了更為龐大的優質士兵,家族在域外戰場上表現的越來越突出,獲得了巨大的利益。

    就為了這個,他的幾個咯朋友整天纏著他想要草藥精華呢,若是老鐵匠的傀儡在研制成功,憑借著這些傀儡的威力,一定能讓他們的家族在戰場上獲得更大的作用的。

    對于祝融族長的全力支持老鐵匠也很感動,不過他到底出于什麼目的,人家總是在不遺余力的幫助自己。

    “哎,真是可惜啊!”。老鐵匠不由得嘆息了一聲,“這些意識體用來當做藥神殿的器靈來糊弄別人已經夠勉強的了,想要使用它們代替傀儡人智慧更是不可能,我絞盡腦汁只能讓他們勉強做一些簡單的事情,想要再進一步卻已是不可能!”。

    老鐵匠的話使大家充分認識到了這項工程的艱難,贊同他這種想法的不只一個人,夏紫月也認為想要創造出一個人的意識乃至靈魂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大家紛紛嘆息的時候,冬菱的眼中卻透露出了一種異樣的光芒,她到是雜襖了一條新的道路,只是不知道這條捷徑能不能行的通。

    “哎,不說了,這件事情就先放一放吧,我有愧于族長的大力支持啊!”。老鐵匠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現在就去材料庫中尋找更好的材料,制造更好但是房們,我一定不會讓那女魔頭再次逃出去禍害大家的!”。

    “女魔頭?”。李凌有些疑惑了,他不知道老鐵匠說的到底是何人。

    在一旁的祝融煙立即解釋了起來,鬧了半天這個女魔頭居然就是成韻菲。她和李凌分開之後就來了祝融星,為的就是尋找自己的丈夫祝融海軒。

    可是事情已經過去多年,即便是祝融家族也拿不準那位先祖究竟是生是死,更加不知道他究竟在何處!

    這本來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是成韻菲卻偏偏不這麼認為,他以為是祝融家的人有意欺瞞自己,即便是祝融族長親自向她解釋也無濟于事。甚至有幾次她居然在深夜來祝融家族試探虛實。

    這可是對祝融家族的大不敬。他們也算是一方霸主了,何曾受過如此的質疑?

    眼看著和共工家族的比試之期越來越近,而他又是近乎無理的取鬧。長老們商議過後之得將她暫時囚禁了起來。

    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女子修為異常的強悍,普通的牢房居然關不住她,若非老鐵匠在此,只怕她還真會再次逃走。

    即便如此老鐵匠也不輕松,因為稍微間隔一段時間,那里的房門就要再換一次,那女子每天不停的用火元力灼燒房門,她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氣似的。

    “李大哥,我感覺她使用的異能有些眼熟,好象也是萬火流源!”。祝融煙想了想之後對李凌說道,她覺得這女子有些詭異,若是李凌的朋友的話,她必須提醒對方,或許這女子並沒有對李凌說實話。

    “不可能吧,我記得你曾經說過,萬火流源是一種特殊的異能,若要修煉不僅需要指定的功法,還需要特殊的體制。你們家族這麼多年才出了你一個能夠修煉的,不會這麼巧她的體質也符合需要吧!”。李凌有點不相信她們兩個使用的是同一種異能,畢竟這種幾率實在是太小了。

    成韻菲的丈夫也是祝融家族的人,她能修煉火系異能一點也不奇怪,或許他使用的是祝融家族的其他修煉方法,祝融煙看起來才有些熟悉。

    “或許吧,我派人將成韻菲帶過來吧!”。現在共工家族的人已經撤離此地。而李凌又和成韻菲認識,祝融煙卻是不擔心她會再胡鬧下去了。

    “我也覺得這個女人好象是有些問題,她面對我們的時候,心靈並不是完全敞開的!”。在一旁的夏紫月也提醒道。雖然她和李凌一樣不認為對方能夠傷得了自己,但還是小心一些好!

    “管他那麼多干嘛,萍水相逢,我們能夠救她一次也就是了,何必計較那麼多!”。李凌才不管成韻菲對他們是不是真心實意呢!

    幾人正在交談的時候成韻菲卻已經被人帶過來了,她已經知道李凌在祝融家族做客了,這次她也不大聲吵鬧了。只是她還是一味的向祝融煙詢問自己丈夫的蹤跡。

    “前輩,我們家真的沒有你說的那個人!所有的長老包括那些閉死關的老祖我都知道名字,可是真的沒有你說的那個人!”。祝融煙自小無緣修煉異能。家族所有的人對她都異常疼愛,她時常和這些長老們玩鬧,又曾經讀遍了家中的典籍,的確是沒有祝融海軒這個人!

    “聖殿,他一定在聖殿之中!”。成韻菲瘋狂的自語著,沒有理會李凌幾人,只見她身形一動就離開了。

    “他這是去聖殿尋找自己丈夫了!”。李凌嘆息了一聲,沉睡數百年,她雖然挽回了自己的生命,但是已經失去了太多,或許他和自己的丈夫再也見不到面了。、

    “我們也該離開了!”。李凌也想盡快的到達聖殿潛修了。

    “表哥,我們能不能先去一躺首都星?”。冬菱咬了咬牙說道,她遇到了一件極其麻煩的事情,她所能依靠的就只有李凌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