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一百八十八章怒懲

第一百八十八章怒懲

    李凌服用了七色幻花以後就開始不斷的檢查自己的身體,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這種威名赫赫的聖藥居然沒有給他帶來一點的好處,這使他一連幾天都處在郁悶的情緒之中。

    來找他煉制丹藥的人越來越多,相應的給他的報酬也多了起來,並且經常可以從一些不起眼的藥材之中發現新的驚喜。

    可自從發現了那個稀有的藥田之後,他的目光漸漸的高了起來,雖然對這些弟子們所晉獻的草藥沒了多大的興趣,但是為了完成自己的承諾,他還是盡職盡責的為大家煉制丹藥。

    現在的李凌感興趣的是怎樣才能將那些藥田的草藥移植到自己的異能空間之中,這些草藥的品質非常的好,一定會對異能空間起到溫養作用的。

    “你這聚氣丹是怎麼煉的,服用過之後居然連一點效果都沒有,你這不是坑人嗎?”

    李凌正在收拾丹爐的時候卻听到了一個讓他不愉快的聲音,抬頭看的時候卻發現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師兄正一臉陰沉的看著他。

    聚氣丹是習武者最為常用也是煉制方法比較簡單的一種丹藥,他怎麼可能煉制失敗?若說是沒有效果那更是不可能,他給對方的可不是一般的大陸貨,那是使用了自己家族獨門手法煉制出來的,雖然和原方大不相同,但是就算在萬年前的大陸上也是頂尖的。

    只是李凌所給他們的並不是最好的丹藥,畢竟這些其他分殿的弟子們都是過來打秋風而已,李凌沒有必要給他們太好的丹藥。可是即便是如此,但他敢說這些丹藥的效果也還是不錯的。

    這位師兄之所以敢來找他麻煩就是算準了煉制這種丹藥的人很多,李凌一定不會記得他,更無法查實他所購置的那批丹藥究竟是否出了問題。

    “這位師兄,不知道你煉制了多少,若是你覺得自己的丹藥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我再補給你就是了!”。李凌不想和他再多羅嗦,眼見來這里求藥的人越來越多,還是盡早將他打發了好。

    “哪有這麼做事兒的,煉藥本就是有很大的風險的事情,即便是煉制失敗了又如何?怎麼能再補給他那!”

    “就是,就是。空間殿的門下就可以欺負人嗎?人家好心給你煉藥,你卻過來訛詐。到底是存了什麼心思?”。

    一旁的眾人看不過去了,大家一起討伐起這人來,李凌的煉丹技術是有目共睹的,想要找他煉丹的人多了去了,他的時間寶貴,怎麼能用在無聊的瞎扯上?

    “你們都給我閉嘴!”。見大家都數落自己的不是,那位師兄反到急了起來,他轉過身來對著李凌高聲說道︰“你賠!你怎麼賠?我可是煉制了一千多顆聚氣丹呢,你賠的起嗎?”。

    “一千?”所以的人心中一動,大家現在都弄清楚了,這人是存心過來找茬的,大家都是十顆二十顆的煉制,哪有人一下煉制這麼多的?當它是不要錢的糖豆嗎?

    李凌此刻心中對他的用意更是一目了然,要知道他總共還煉制了不到兩千顆聚氣丹,難不成都是他的?

    他沒有想到這人居然是空間殿的。這些天來他沒少和他們打交道,自然也是得罪了不少的人。

    “這位師兄,如果你沒有其他事情的話請你離開,我一共煉制了一千八百顆集氣丹,其中一大半是彩虹島訂制的,你怎麼可能煉制那麼多?”

    李凌的話一出口那位師兄的臉立即紅了起來。聚氣丹只是一種最普通的丹藥,只是一些外門弟子才來煉制,那些內門弟子要麼是使用更高級的丹藥,要麼就是由宗門發放,哪里需要自己煉制?看他衣著打扮,很顯然是也是內門弟子,這樣的一個人哪里需要自己來煉制聚氣丹?

    “我......”。

    “哼,真是好大的膽子,一個藥奴而已,怎麼就敢如此的囂張?”。

    那人支支吾吾的沒有辦法自圓其說的時候,一個跋扈的聲音傳了過了,李凌一看來人便笑了,居然還是熟人!

    前來煉丹的大多都是一些外門弟子,他們一看到又是杜明這個小霸王,他們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輕易的為李凌說話了。

    杜明平素在聖殿當中就橫行無忌,和程飛揚狼狽為奸。而且為人極其小氣,但凡和他有一丁點兒矛盾的人都被他以各種理由趕下山了。

    有一個聖殿大長老的爺爺做後盾,藥塵宗里的資源還不是予取予求?可是因為上次他和李凌鬧過矛盾的緣故,李凌雖然答應了對所有的弟子開放煉藥室,但是卻始終沒有為他和圍繞在他身邊的那幫弟子煉過一爐丹藥。

    他現在已經見識過丹藥的威力了,聖殿那麼大,來找李凌煉藥的那麼多,隨便尋個人弄一點他煉制的丹藥還不簡單。

    可是使用過了才知道這些丹藥的效果,願意煉藥的人本就不多,能夠煉制出有效果的丹藥之人就更少了。

    也正因為這樣,杜明的心理落差才特別的大,其實他在意的不是聚氣丹而是其他的丹藥,他手里有的是珍奇草藥。只是不能充分利用而已。

    “我這里不歡迎你,還請你離開!”。李凌面帶怒色的對著杜明和那些和他一起狼狽為奸的笛子說道。

    “呵呵,這里是聖殿的煉藥室,什麼時候又成為你的地盤了,島主大人只是讓你使用煉藥室,可沒有說把它給你啊,況且你先前已經答應可以為其他分殿下的人煉丹了”。杜明一邊說話一邊往李凌的身邊靠。

    趁著李凌不防備之際杜明突然之間拔出一把長劍向他刺去,一道無形的劍氣凌空斬出。

    李凌哪里會料到他在大廳廣眾之下就敢偷襲自己,此刻想要進行抵抗卻已然來不及了。慌忙之中他連退了五六步,希望這里能減輕劍氣對自己的傷害。

    周圍的人也是大吃一驚,他們都沒有想到杜明居然大膽,居然敢如此的公然的行刺同門,肆意踐踏藥塵宗的門規。不過他們只是一些無權無勢且修為低下的外門弟子。見到這種情況立刻就有人驚慌著離開了。

    就在劍氣就要傷害到他的時候,突然一道白光出李凌的身體當中激射而出,那道劍氣被消弭的無影無蹤。

    杜明愣住了,他的爺爺說這是一把絕世好劍,里面蘊涵著莫大的能量,別說是李凌,就連彩虹島的島主都不一定能夠接得住它的一擊。

    李凌也愣住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沒有做任何的防備,那道白光是怎麼來的?

    現在也不是刨根問底的時候。趁著杜明晃神的時候李凌一把奪過了他手中的長劍,然後將它架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我說過了,這里的事情由我做主,希望你能記住今日的教誨,以後不要來這里鬧事情!”。李凌說著將這把劍從他的脖子上拿了下來,然後輕輕的一削,杜明的半截袖子就掉在了地上。

    “滾吧!”李凌將這把長劍俠擲出去老遠然後說道。

    杜明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容易的就將自己的長劍還了過來,一路小跑著過去拾起了長劍,帶著他那幫兄弟灰溜溜的逃走了。

    留下來的人此時看著李凌的目光都有些敬佩了,沒有想到整天欺負自己的人居然讓他這樣隨便的就給收拾了。看了以後還要和他打好關系才是。即便不能從他的身上討取太多的丹藥,也可以讓自己多一個強硬的後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