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一百九十二章報復

第一百九十二章報復

    李凌回到彩虹島的煉丹室以後,空間殿的人也沒有來尋找過他,一連幾天都十分的平靜,除了彩虹島的人以外也沒有其他人來找他煉丹。

    雖然如此夏紫月還是有一些擔心,她還是不相信空間殿的人真的就能夠這麼放了李凌,別算是劉蕊的事情不提,她也不會相信空間殿主能放下程飛揚的事情。

    這些天她已經反復的打量過了,程飛揚和空間殿主的關系很好,不管這小子在外面干了什麼事情,空間殿主都會替他擦屁股。

    按說程飛揚死在李凌的手里,殿主應該很嫉恨他才是。可是兩人也見過幾次面,他好象已經忘記了這件事情一樣,但是這些表面上的和氣並不能輕易的麻醉夏紫月,她知道這或許就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總有一天他會徹底的爆發的。到那個時候李凌才麻煩。

    只是現在她家族之人還沒有過來,她們兩個也只能低調行使,若是惹怒了空間殿的人,只怕他們饒不了兩人,這也就是她勸李凌不追究劉蕊的原因所在。

    她已經勸過李凌好幾次了,但是他始終不同意放棄煉丹室,更加的不同意和她一起到內門弟子所能待的島嶼中央區域去。

    李凌雖然也認為夏紫月的想法沒錯,空間殿住並不會輕易放過自己,但是他也不會過分的回避,只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空間殿主若是過來。兩人做一個了斷也就是了。

    他得到七彩幻花以後也曾研究過,發現里面蘊藏著深厚的空間力量,這些空間力量如今全部注入到了他的經脈當中,只要他善用這股力量,即便是他無發和空間殿主相抗衡,但是逃跑總沒有問題。

    直到有一天鐵牛過來告訴李凌說是找到豹哥哥的尸首了,李凌這才重新重視起空間殿來,看來他們早就想要給程飛揚報仇了,只是有些不明白的是,他們先前為什麼不動手呢。

    這夜李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空間殿的殿主見著他的時候每次都是客客氣氣的,難道都是笑里藏刀不成?

    一陣哀怨、淒涼的笛音傳進來李凌的耳中,他心里充滿了疑惑,丹室這個地方一向十分的寧靜,大晚上的,怎麼會有人吹笛子,而且听著聲音就應該知道,吹笛子那人心中一定很苦悶。

    “你終于還是來了?”。

    李凌走出丹室的時候卻見一個人靜靜的站在大樹底下,眼楮隨意的盯著他過來的方向,好像事先就知道李凌要過來似的。

    仔細一看李凌才發現這人居然真的是空間殿主,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對自己有很大的仇恨一般。

    “你知道嗎?程飛揚其實應該姓謝,是我謝天寧的親生兒子!”。空間殿下主憤怒的說出了事情的真相,看到李凌睜大眼楮的樣子,他決定要將整件事情全部都告訴李凌,在他的眼里,李凌已經是一具死尸了,既然對方今天非死不可,將自己的秘密告訴對方又任何,這樣也可以發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沉悶。

    謝天寧年輕的時候一次去聯邦辦事情的時候認識了程飛揚的母親,離開聯邦的時候她已經懷有身孕了,只是那時候上代空間殿的殿主正要去域外戰場,正忙著挑選自己的繼承人。

    而謝天寧也是候選人之一,謝天寧的母親乃是一個沒有異能的普通人,再加上兩人屬于無媒苟/合,這樣的事情他怎麼能告訴自己的師傅,若是讓他老人家知道了,不但要剝奪自己候選人的資格只怕為了維護空間殿的聲譽,還要懲罰自己,就這樣他才將這件事情隱瞞了下來。

    本來他在幾個候選人當中的實力是最弱的,根本就沒有可能染指殿主的位子。哪里知道幾位師兄相互牽制反而讓他坐受漁人之利,撿了個大便宜,坐上了空間殿殿主的位子。

    後來他假意將謝天寧取了回來,幫助他覺醒了異能,又利用空冥盅給他制造了異能空間,在培養程飛揚這方面可謂是用盡了全力,哪里知道程飛揚自己不爭氣,異能一直沒有什麼長進。

    雖然程飛揚一直做著欺男霸女的勾當,但是謝天寧還是處處維護著自己的兒子,在他的心中雖然不能將空間殿殿主的位子傳給程飛揚,但是卻可以保著他榮華一世。

    哪里知道此次卻遇到了李凌,不但程飛揚的空間就此崩潰,而且落了個身首異處的下場,程飛揚的身體已經和空冥盅融為一體了,那些蟲子盡數死亡,程飛揚的身體也開始潰敗,尸體運會空間殿沒有多久就全部潰爛了。

    “你知道嗎?今天是飛揚的生日,這些天來我只所以能夠容忍你,甚至做出來要將自己的女徒弟嫁給你的假象,就是為了讓你在聖殿里待到今天!”。空間殿主恨恨的說著︰“你究竟想怎樣死,我成全你!”。

    “想殺我?你別想來,其實你應該感謝我,。若不是我的話,程飛揚還要繼續往你們空間殿的臉上抹黑!”。李凌辯解道,他一邊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一邊聚集自己的力量,希望可以瞬移出去,只要躲過這一次,他就可以暫時的避過謝天寧,到時候只要回到聯邦,謝天寧就望塵莫及了,聖殿中那麼多事情,對方總不能將所有的精力都花到他身上吧!

    “想跑,別做夢了,我早已將這片空間都封閉了,無論無何,今天你必須要死!”。謝天寧說著。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就像李凌壓了過來。

    李凌嘗試了幾次以後都沒能夠瞬移出去,這個時候他已經知道情況有些不妙了,巨大的壓力讓他透不過氣了,身上包裹著的空間之力開始一點點的崩潰。

    李凌感覺到一陣劇烈的疼痛,他想掙托,卻怎麼也無發擺脫那股巨大的威壓,就好像是整個天地的力量都壓在他的身上似的。

    “哼!”。謝天寧雖然表面上不以為意,內心卻也不得不有點佩服李凌,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能夠堅持這麼久。

    在謝天寧看來,李凌的資質尚算不錯,居然在沒有人指導的情況下自行修煉到化液期,若是這小子不招惹程飛揚,自己一定會將他收入門牆的,如果自己悉心教導,他的成就一定哺可限量。

    “空間壓縮!”。謝天寧一聲大喝,巨大的空間之力不斷的向李凌的身邊壓縮,四周的天地元力在瞬間就被抽調一空。

    “哇!”。李凌覺得自己心口一甜,一股鮮血就噴了出來。

    “撲哧..”。謝天寧也沒有撈到什麼好處,在李凌摔倒的一剎那,他分明看到謝天寧也被巨力給拋了出去。

    書友群431506895歡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