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一百九十四章蟠桃園!

第一百九十四章蟠桃園!

    李凌在一個桃園中再次見到婉蓉以後,兩人都很激動,只是這個時候卻又有人過來找婉蓉,而婉蓉似乎也很害怕李凌在這里的事情被人知道,她急忙讓李凌躲到桃園中的一個湖泊當中。

    令李凌沒有想到的是湖泊當中的天地元氣居然比岸上還要濃厚,似乎這里的湖水就是天地元氣液化一樣。

    此時李凌躲避在湖水之中,他身體一陣的舒坦,《神農本草經》也急速運轉了起來,天地元氣迅速的進入到了經脈之中,不停的被轉化成自身的真元匯入到他的丹田之中。

    雖然轉入丹田的真元越來越多,它們在丹田之中被反復的壓縮,真元變的越來越弄稠。

    在李凌的周圍仿佛就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一般,越來越多的天地元氣都匯聚來過來,他就像是一個黑洞一樣,不斷的吞噬著天地元氣。

    丹田中的真元被逐漸的壓縮,李凌經脈當中的真元運動的速度也逐漸加快了起來,最終將這些真元壓縮成了液體,他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化液期。

    而就在他丹田中真元被液化的那一刻,經脈中的七色能量終于又全部匯聚到了他的腦域當中,在哪里逐漸的匯合到了一處。

    就在它們相互交匯的那一剎那,李凌的腦中出現了一道亮光,這道亮光不斷的增大,最終永遠的停留在了他的腦中。

    雖然李凌十分的好奇,他卻沒有用自己的意識卻進行探索,他能夠重新見到婉蓉,這已經是讓他非常高興的事了,至于他現在的這種情況,還是等下向婉蓉詢問的好。

    李凌的境界剛剛提升沒有多久,婉蓉就將他請了出去,仔細看的時候李凌卻發現桃園當中又多了一個年過古稀的老婆婆和一個像馬一樣大的狐狸狀生物。

    那狐狸一見李凌就急忙撲了過去,用她的嘴不斷的在李凌的胳膊上亂蹭,流露出一副很親熱的樣子。

    “這是..”。李凌突然有些摸不著頭腦了,怎麼自己對著家伙也有種熟悉的感覺?

    突然之間他想起來了,這家伙不就是從那顆石頭一樣的蛋中孵出來的乘黃嗎?怎麼就一下子長這麼大了?原來它可真是像狐狸一般大小啊!

    “阿黃在這個空間中吸收了足夠的天地元氣,所以它才從幼年期進入了成長期!”看到李凌一副疑惑的樣子,婉蓉急忙向他解釋起來。

    自己的姐姐剛才就是過來給自己送乘黃的,她和她的丈夫被天河隔在了兩邊,若是她貿然前去的話一定會被巡邏天河的士兵們所發現的,只有乘黃這種可以在各個空間中自由馳騁的神物才可以躲避開士兵們的眼楮不被他們發現。

    這個天來這位姐姐經常到桃園中向婉蓉借乘黃,雖然她知道一旦母親知道她幫著姐姐去見自己的丈夫就會懲罰她們,但是婉蓉也不忍心自己姐姐就這麼孤獨的生活。

    “這位是..”。李凌指著那位老嫗向婉蓉問起來,他在這里的事情不是連她的姐姐都要隱瞞嗎,怎麼就不需要避諱這個婆婆?

    “這位老人家是從小看著我長大的,很多事情我都要爭取她的意見!”。婉蓉簡明扼要的介紹了老婆婆的身份。

    李凌所不知道的是在這個桃園之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事情可以隱瞞這個婆婆,婉蓉這麼做也是情非得以。

    婉蓉心中自有她的一番考慮,自己的父母最嫉恨的就是她們姐妹們私自戀愛,若是讓他們知道自己多李凌情有獨鐘的話,他們一定會對付自己和李凌的。

    現在李凌的傷勢已經大好,當務之急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將李凌送走,然後再自己想辦法到聯邦所在的空間。

    雖然七色幻花所形成的空間門是單向的,但是只要有了空間定位,集合她們姐妹的力量,自己想要在回到聯邦也不是不可能。

    眼下就是一個好機會,自己的那位姐姐經常借用自己的乘黃,想必要她幫忙做一個隱蔽一點的空間之門也不是難事。

    “凌哥,你先回去,當我將這邊的事情解決了以後我就到聯邦所在的空間去找你!”。婉蓉終于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李凌。

    “好吧,我在那邊等著你就是了!”。這次再見婉蓉,他分明從對方的身上感覺到了一陣威壓,即便是那個老婆婆,李凌也感覺到了她身上極高的修為,雖然兩人都故意的親近自己,給他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但是他面對著兩人尤其是這位老婆婆的時候依然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李凌隱約有一種感覺,這個空間應該是比聯邦更高級的一個位面,這里人的修為餓應該比聯邦甚至是聖殿高明許多才是。

    在臨別之際,婉蓉又將李凌身上的簪子給取了出來說是這個是她母親給自己的,她母親已經給她討要好幾次的,本來婉蓉也想留著這個簪子繼續保護李凌的,只是她轉念又一想卻放棄了這個想法。

    這個簪子和她母親的聯系非常密切,即便是和她不在同一個空間她也有辦法在找到。

    自己的母親若是突然將這個簪子收回來也就算了,若是他憑著這個簪子找到李凌所在的空間,那麼他們的麻煩可就大了。

    “這個長命鎖是我父親小時候送給我的,想必它的威力應該也不錯,更何況它已經被我煉化,你可以直接使用,也可以用它來定位我所在的空間!”。婉蓉說著遞給李凌一個通體如玉的長命鎖,它上面隱隱流動著濃厚的真元。

    由于兩人曾經被靈魂枷鎖鎖在一起很長一段時間,對婉蓉所有的寶貝,李凌也是可以使用的,因為在它們這些寶物看來,他們或許是同一個人而已。

    不僅如此。婉蓉還給了李凌一些蟠桃和桃園中的其他一些珍希植物,在婉蓉想來,若不是這里的桃樹都有定數,她非得移植一些到李凌的異能空間不可!

    “土地婆婆,你我聯手將他送回去吧!”。婉蓉將一切都做好以後對著那婆婆說道。

    “土地婆婆?蟠桃園!”。李凌心中有些詫異,難道這里是天庭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