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一百九十五章尋蹤

第一百九十五章尋蹤

    雖然李凌懷疑婉蓉所在的空間是他前世所熟的天庭,但是他始終沒有得到證實,只是有一件事情卻讓他感覺十分的奇怪,他被送回來的時候,聖殿這里已經過去好幾天了,看來兩個空間在時間上也是有些出入的。

    由于李凌和杜明在煉藥室大打出手的關系,大殿主親自下令將他們兩個禁錮在各自的島嶼,讓兩人面壁思過。

    可是正當兩人要去關禁閉的時候卻發生了一件大事,空間島上的劉家村一夜之間被人屠了村子,幾百多口人居然無一幸免。

    有知情者透露,這幾天有三個身者奇裝異服的年輕人在這附近出沒,並且傷了一家客棧的店小二,行為相當的古怪。

    在聖殿,並不是每一個島上都只有異能者,有些比較大的島嶼上甚至有許多的村鎮,他們多是一些異能者的後代,長時間累積下來人數也不少

    那里村民雖然都是一些凡人,可是他們向來對各個分殿恭敬有加。四時的供奉也不曾缺少過,更是有許多村民因為異能者飛天遁地的大能而拜入了各個宗門之中,可以說他們早已和聖殿一榮俱榮了。

    由于事起倉促,大殿主只得免去了對兩人的處罰,讓他們和其他的弟子們一起到去尋找那三個年輕人,查明劉家村被屠的真相,也好戴罪立功。

    大家都在秣兵歷馬準備下山誅魔降妖的時候李凌卻一個人偷偷的來了後山,他懷疑是不是那里的空間有了松動,才導致了其他世界中的修行者來到了這里,七色幻花所生長的地方必然就是兩個空間相互交匯、重疊的地方,那里的空間多數不是太穩定。

    令他稍微有些安心的是,他在那個山谷中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看了那幾個異樣的少年並非是從這里而來。

    李凌人走到那家據說是凶手時常出沒的那個客棧的時候,幾個一身白衣,手中持劍的女子已經在那里詢問店小二了。

    而更加巧合的是,杜明等一眾空間殿的人也在這個時候到了。

    看見李凌他們前來,領頭的女子主動向他笑了一笑,原來她就是那位姓洛的姑娘。

    當日兩人在坊市之中曾經有過一面之緣,沒有想到在這里又遇上了。看她的樣子就知道,這女子是帶領著彩虹島的人過來的,

    “三人兩男一女,穿著到是和咱們這個地方的人沒有多大的差異,只是那些人特別的邪乎,他們在我們這里吃過飯以後,居然大搖大擺的走了,伙計們去找他們要錢,只見那女的一招手所有的人都趴下來了,直到現在還沒好呢!幸虧當天我只是在店里招呼客人,若是我也出去的話,只怕現在也好不了!”。

    店小二一邊嘟囔著一邊用懇求的目光看著那幾位少女,在他想來習武之人都是無所不能的,或許這些女俠可以救的同伴們的性命。

    “洛師姐安好啊!”。杜明一趕緊走到那位帶頭的絕色女子跟前向她打招呼。

    。可是因為彩虹島全部是女子的緣故,其他的分殿倒也不會和她們爭資源,就這一點來說她們活的可要比其他的人要滋潤的多。

    再加上她們經營著一個坊市,這些女子活的就更加愜意了。

    洛姑娘和李凌彼此對視了一眼,就將各自的視線轉移到了別處。只是她望向劉蕊的目光卻有些古怪。

    “好!”。洛姑娘隨便應付了幾句就又要開始詢問店小二了。

    “紅裳姐姐!”。劉蕊歡喜的叫了一聲就來到了女子的身前。

    聖殿里女子並不多見,而劉蕊又是一個愛玩的人,她經常會跑到其他的宗門去玩耍,更喜歡結識一些同齡的玩伴,這洛紅裳就是其中的一位。

    “妹妹也來了?听說你師傅將你許配給別人了,你怎麼不告訴我們一聲,難道是一直待在未婚夫身邊就忘記我們這些姐妹了?”。洛紅裳一把就將劉蕊拉到了自己的身邊向她詢問起來。

    “說什麼呢,我怎麼會嫁給一個雜役?”劉蕊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後指了指李凌說道︰“那就是那個怪物,整天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好象自己多麼高貴似的,我怎麼會喜歡這樣一個人”。

    “哈哈......”。杜明帶頭,所有人都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

    這次出來的都是一些內門弟子,這些人平時都看不起李凌,要不是殿主說他的丹藥或許可能會有一點用處,這些高傲的內門弟子們又怎麼可能和他同行,誰又稀罕他那些破丹了?

    “劉姑娘,即便是雜役也是有尊嚴的,何況我也不是真正的雜役”李凌隨意的掃了一眼劉蕊繼續說道︰“你可以不同意這門親事,可也不能羞辱我,你是被父親所迫,我又何嘗願意了?”。

    好不容易才逮到和她相見的機會,只是一路上人太多,他又不好意思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像一個小姑娘家發作,沒有想到她自己卻找上門來了。都說人命大于天,怎麼這丫頭暗害了他和夏紫月,怎麼就可以像一個沒事人一樣,一點兒也不內疚?

    “你......”。劉蕊也來氣了,沒有想到李凌居然如此的不給面子,在這麼多的人面前給他難看。一個藥奴而已,她從來沒有將李凌放在心上,更不會嫁給一個奴才!

    “大哥,你醒醒啊!”。劉蕊剛想和李凌爭吵的時候突然听到一些女人的哭泣聲。她隨即明白了這些人八成就是那些被打傷之人的家屬。

    李凌輕輕的走到了店小二的旁邊說道︰“帶我去看看你的那些伙伴吧,或許我可以給他們治療一翻!”。

    “又要顯擺你那些破丹藥了?”劉蕊雖然在心里看不起李凌,但是還是和洛紅裳一起來到了後院。

    幾個年輕的小伙兒橫七豎八的躺在院子當中,他們不停的呻/吟著,顯然是承受著很大的痛苦。

    幾個女子圍繞在他們的身旁正在清理這些人身上的傷口,一股股膿血冒了出來。

    李凌趕緊走了過去檢查了一下,發現傷口上居然還殘留著一股能量在不停的侵蝕著他們的身體,難怪一般的大夫無法使傷口愈合。

    輕輕的吸去了這些能量,李凌發現它們並不是很精純,看來那女子的修為也是有限。可是她們為什麼要血洗劉家莊呢?

    所謂人在做天在看,修士與天爭命,追求的是強大和超脫,這些本就是逆天而行,大家無不戰戰兢兢,以求在武修的道路上走的更遠一點,怎麼會有如此猖狂之人呢?

    李凌將他說煉制的丹藥給這些人服用過後,他們的疼痛感立刻就減弱了不少。

    洛紅裳在一直關注著李凌的動作,她發現李凌全部都只給了這些人一顆丹藥,難道說這些劉蕊口中的廢丹也有如此大的效果?

    李凌重新回到前院的時候卻發現那里突然變得劍拔弩張了,兩派的人正合力圍堵三個身穿奇裝異服的人。

    “你憑什麼這些對我們?”一個身穿短裙的女子絲毫沒有在意李凌他們的到來,繼續向杜明喝問道。

    “哼,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誅之,還需要理由嗎?”。杜明難得的化身正義,此刻他終于豪放了一回。

    “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卻見那三人彼此看了一眼,十分默契的抬了抬手,一道白光向眾人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