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一百九十九章殿主的舊事

第一百九十九章殿主的舊事

    一個體形似牛的妖獸出現在天邊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大家心中都隱隱升起了一種明悟,或許這個就是他們要找的元凶了。

    而彩虹島的弟子們心中更是恐慌不安,因為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尋找了許久的殺人凶手竟然就是本宗的聖殿的聖獸。

    謝天寧雖然是彩虹島的島主,但是島上卻不只她們這些人,確切的說島上還有一批精通煉藥的女子也在那里住著,而06的師傅就是這伙人的領袖,平時她們依附于謝天寧,兩幫人時常相互幫助。

    而藥獸就是這伙人的寶貝。傳說藥獸能醫世人之疾病,只要將自己的身體狀況告訴它們,這些通了靈的聖獸會自行到野外采集草藥醫治病患。若是化成人形的藥獸,更是能夠妙手回春甚至起死回生。

    它們本就是天地的寵兒,數量極其稀少。身為彩虹島的一員,大家都知道,在遠古時代,曾經有一頭藥獸追隨著藥神踏上了通天之路,自那以後,藥獸就成了靈獸,在煉丹師們心中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

    藥獸心性純良,一向以治病救人為己任,怎麼這頭藥獸的行事手段會如此的狠辣,居然做出屠村這種惡行。

    “結陣!”。杜明大喝了一聲將所有人的思維全部都拉了過來,既然在彩虹島的勢力範圍內做惡,那就一定是他們的敵人。

    無數道劍光沖天而起,眨眼之間就到了藥獸的跟前。它們向一把把的利韌一樣刺向了藥獸的身體。

    “咕咕.”。藥獸被兩派的人同時攻擊,自然是有些吃痛,它大叫了一聲吐出了無盡的罡氣然後趁著大家分神的時候直沖而下,一鼓作氣來到了眾人的面前。

    眼見著白森兩手空空,李凌便好心的將扶光劍遞給了他,現在這種局面,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他們師兄妹想要自保就必須一起對抗藥獸。

    白森寶劍在手,一道道劍氣就從他身邊飛了出去迅速的將他和甦晴包裹了起來。

    甦晴隨手打出一道道的白光,和兩宗的那些人一起攻擊著藥獸。

    這些人那里見過如此簡單粗/暴的戰斗方式了,被藥獸一個俯沖之下就要幾個人受傷,好不容易才結成的劍陣也被沖的七零八落的,好在沒有人因此喪命,大家這才能夠提起精神繼續戰斗。

    雙方的實力相差太大了,即使只是簡單的沖撞,兩派的人也難以應付這種局面。越來越多的人失去了繼續作戰的能力,大家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

    就在藥獸在劍陣之中肆虐的時候,一把長劍破空而來,轉瞬之間就到了洛紅裳的跟前,她一把抓起了那把長劍然後連人帶劍一起刺向了藥獸。

    此時的藥獸卻也不再托大,它開始不斷閃避著洛紅裳的寶劍,雖然看起來體形很巨大,但是身法卻是異常的靈活。

    洛紅裳的加入給了眾人**的機會,大家趕緊調理身子,吸收玄氣,也後應付接下來的戰斗,既然遇到了元凶,就一定要將它擒住問個明白,究竟為什麼要屠了劉家村。

    “頂住,大家都穩住心神不要慌張,重新集結劍陣,李凌你還愣著干嘛,還不快一點給大家醫治一下?”杜明還在兀自大聲呼喊著,他沒有想到此次的對手如此的強大。這麼多的同門受傷,這次回去之後他可真的要到後山去面壁思過了。

    李凌拿出一顆丹藥,正要將它交給一個紫凰劍派的女子服用的時候卻听到了一陣低沉而迷離的笛音,好象是某個人在召喚什麼東西一般。

    正在和洛紅裳爭斗的藥獸凝神听了一陣子,攻擊的速度慢慢的減緩了許多,到最後干脆跳出了戰圈。

    洛紅裳也長舒了一口氣,她和藥獸在修為上還有一定的差距,現在的她不過是在硬撐著,為的就是給其他的人多爭取一點點的時間。

    隨著笛音的越來越大,李凌也漸漸的看清楚了來人的相貌,居然就是空間殿的殿主,他身上有傷,已經幾日不曾下山了,這次又為何會到劉家莊來?莫非他和這藥獸之間還有什麼瓜葛不成?

    “藥兄,多年不見,一向可好!”。殿主沒有理會兩宗門下的第子,而是直接向藥獸問道。

    藥獸眼見殿主向自己走來,整個身體突然顫抖了一下,後腿不斷的刨著路面,有鞋激動的說道︰“卑鄙小人,你還敢過來?當年我視你為友,將自己在煉藥上的心得盡數的傳授給你,而你又是如何報答我的?”。出乎意料的,那藥獸居然開口說話了!

    眾人聞听此言心中又重新震動起來。殿主是空間殿之中唯一的高人,傳聞他之所以能夠取得這麼高的成就皆因他天資過人,在空間異能以及煉藥術上都有所革新,能夠根據草藥的屬性相互搭配,雖然無法煉制成丹藥,但是比起一般的方法,往往可以使人獲得更多的草藥精華,沒有想到這些原來都只是這只藥獸的經驗。

    殿主老臉一紅,對藥獸他的確是有些愧疚,當初自己心性不夠,居然趁著它給自己講解毒性的時候將一些毒素轉移到了它的身上。並且妄圖控制它。從而導致藥獸元氣大損,既而離開了彩虹島去尋找醫治之法。

    既然做過了他就不會在後悔,如果可以再來一次他還會這麼做,當時彩虹島也是群敵環繞,比現在的情況好不到哪里去,而修為最高的他自然要想方設法尋找助力了。

    。

    “往事已易,我們還是不要在提了吧,你對我以及宗門的恩德我時刻不敢忘記,只是沒有想到多年不見,現在的你居然做了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這到底是為什麼?難道你忘記了藥獸一族的使命了嗎?”殿主心中徘徊著,他也失去了分寸,不知道該如何對待這頭以前有恩于自己的靈獸。

    “所謂的正邪,只不過是你的個人主觀印象而已,難道你能保證自己的判斷就一定是對的?今日既然再次遇上了,那我們就在此來個了斷,我要你償還當初對我所做的一切!”。

    藥獸說著迅速的跑到殿主的面前,一腳向他的腦袋踢去。巨大的力道夾雜著漫天的塵土,轉眼間就到了殿主的頭頂上。

    殿主已經在那里呆呆的站著,心中不斷的浮現出了昔日的種種︰他剛剛來到聖殿,正心懷忐忑之際卻遇到了聖獸大人,得它無私的傳授自己煉藥和在武技上的心得,殿主的修為越來越高,在聖殿之中的地位也水漲船高。到最後居然成為這空間殿的殿主。

    想到這里,一時之間殿主竟然忘記了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