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章毒人肆虐

第二百章毒人肆虐

    眼見著藥獸一腳就要踢到殿主的身上,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藥獸的厲害剛剛已經見識過了,這一腳要是給踢上,雖然殿主的修為再高,只怕他也難逃重傷的下場。

    藥獸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還是踢了下去,只听得“砰”的一聲響。它的這一腳整中殿主的後背之上。

    殿主一下子摔出一丈多遠,趴在地上就再也起不來了,目光在場中所有人的身上掃視了一遍,最後將視線集中到了殿主的身上,卻見他渾身震顫著說道︰“不知聖獸大人可否原諒我?”。

    藥獸奔跑著來到了他的跟前,眼前的這個人仿佛依然是當初那個卑微卻奮發的男孩兒,這麼多年過去了,自己也是時候該離開聖殿到處轉轉了。

    “無所謂,我只是一時閑著沒事又看你肯努力所以才傳授你一點本領的,相遇即是有緣,緣來則聚,緣去則散,有什麼原諒不原諒的?”。藥獸冷冷的說了幾句,就要轉身離開。

    殿主的臉色頓時暗淡下來,這麼多年位高權重的生活使他也失去了那顆卑微之心,不管是什麼時候在神靈一般的聖獸大人的心中自己或許都是一個小角色,是一個用來打發閑暇時間的小人物吧。

    幾乎所有的弟子都圍攏了過來,在這些人的眼里,殿主就是一個奇跡,而聖獸大人則是一個神話,一個屬于空間殿自己的傳說。

    大家看了一下發現殿主只是受了一點皮外傷的時候才放下心來,雖然看起來挺嚴重,但是卻沒有傷到五髒六腑。

    “踏,踏..”。大家正在考慮如何開口讓藥獸留下來的時候卻傳來了一陣陣整齊的腳步聲。

    “小梅!”。洛紅裳大喊了一聲,臨的近了,她突然發現來的這些人居然全部都是彩虹島的人,而為首的那個正是她的師妹小梅。

    “媽呀!”。劉蕊一聲尖叫就躲到了杜明的身後,那些女子一個個指甲細長,牙齒粗大,這樣的人類她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一下子將嚇怕了。

    “大家都注意一點,千萬別被她們的指甲或者牙齒傷到,否則就會變成和他們一樣的毒人。這些人身上攜帶著巨毒,並且都沒有了意識,大家不用顧及他們以前的身份,用最凌厲的劍法攻擊就是了”。這些牙齒上冒著藍煙的女子走過來的時候,藥獸忍不住提醒到。

    “劉蕊,你趕緊回宗派將這里的情況告訴大殿主,讓他和諸位長老們過來,這里的情況已經不是你們這些三代弟子所能解決的了。”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殿主急忙吩咐劉蕊回山搬救兵。

    話雖如此說,但是又有哪個人願意真正的傷害自己的同門,空間殿的人也就吧了,彩虹島的人都是且戰且退,並且希望捕獲她們進行救治,她們心中一有仁慈之念,手上也就慢了下來,加之沒有使用什麼厲害的劍技,登時就有兩個弟子被毒人們所傷,片刻之後他們的眼楮逐漸變得赤紅,牙齒也粗大起來,不顧一切的開始攻擊自己的同門。

    這種情況讓所有的人都感到了不安,看來還真是容不得她們手下留情,看來劉家村的人也是中了這樣的毒素才被藥獸屠了村的,只是這些本來應該待在彩虹島的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而且還變成了毒人。

    情勢逐漸糟糕起來,李凌飛快的來到了殿主的身旁,掏出了幾顆療傷的丹藥給他服下,然後在一旁觀察他的傷勢,若是他可以復員的話,將是最大的助力,雖然他的傷勢很重,但憑借著他高深的修為,只要發揮出一成的功力也就夠了。

    “苟活了這麼多年,也夠了!”。殿主看了看藥獸,又注視了一下李凌然後說道︰“感謝你為我付出了那麼多,但願你今後不要嫉恨空間殿”。

    說話的工夫殿主抖擻著精神重新站了起來,然後又從身上拿出了一顆紅色的藥丸,沒有任何的遲疑一口吐了下去。

    李凌心中一顫,慢慢的退了下去,他知道殿主的心中依然有著執念,他在盡力維護著聖殿的人,若是讓這些毒人蔓延開來,一定會毀了附近的村莊和山上的聖殿的。

    這一刻的天地屬于殿主自己的舞台,英雄遲暮,卻注定要散發出讓人心折的光華,他長劍一揮就加入了戰群之中,碩大無匹的劍氣顯示了他高人的全部實力。劍光所到之處無不所向披靡。

    那些毒人雖然被巨毒迷惑了心智,可以大幅度的激發人體的潛能,但是他們最多不過是玄階的修為而已,哪里又能夠和殿主相抗衡了,不稍片刻工夫,這些毒人就被他消滅的干干淨淨。

    彩虹島的人心下淒然起來,雖然後患解除了,但是她們也失去了一些平日里同甘共苦的好姐妹。

    “既然諸事已畢,我們還是盡快離開這里吧!”。洛紅裳此時有些意興闌珊了,她想盡快的離開這里,小梅的死給她帶來了巨大的打擊,她無法忍受一個事事以自己為尊,整天叫自己師姐的人就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踏,踏!”。

    還沒有等她們這些人離開,又有一個毒人從遠方走了過來,待洛紅裳看清楚來人的樣子之後不禁留下了眼淚,那毒人居然是她的師尊所化,一個照顧了她許多年的親人居然也變成了毒人。

    “大家小心一點,千萬不要被他傷著。看情況這人應該就是毒母了,是這些毒素的源頭所在。”。藥獸在一旁邊提醒大家道。

    “所有人都讓開,我來對付她!”。殿主沒有遲疑,凡是威脅到藥塵宗安全的都應該去死,哪怕是另一個宗門的長老。

    “不要!”。洛紅裳哭泣著走上前去懇求殿主,同樣的,這也是她心中的執念,這叫她如何放的下?

    “絕對不行,若是毒母不消滅,毒人勢必會再一次危害蒼生,是你的感情重要,還是山下的無數百姓重要?若是事態擴大,只怕是山上的宗門也難以幸免。其中的利害你要想清楚啊!”殿主並不是不想成全她的一片孝心,只是不願意再留禍根給後人。

    “還是讓我來吧!”。李凌越過眾人,對著爭執不下的兩個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