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零二章洛紅裳的請求(求訂閱)

第二百零二章洛紅裳的請求(求訂閱)

    二長老就這麼走了,洛紅裳這些人回去以後才知道彩虹島里的那些從事煉丹的長老們居然全部都失蹤了,只剩下了她們這些末代弟子了。

    洛紅裳的師傅在彩虹島上做了大長老,和南宮涵月她們的感情極好,怎麼突然之間就被煉制成毒人了呢?

    望著空蕩蕩的大廳洛紅裳心中充滿了感慨,她經歷了這個分支從創立到繁盛又到如今衰敗的全部過程,期間又換過幾次身份,嘗遍了生死離別,對這個彩虹島的感情不可謂不深,她怎麼能夠忍心讓它就此消散于天地之間?

    這些姐妹們大都是從小就在彩虹島之中長的,對門派也有著獨特的感情,況且大家都習慣了每天修煉然後行俠仗義的生活,她們對門派也有著很強的依賴性。

    況且這些人大都是被自己師傅撫養長的的孤兒,她們之間的感情那是非一般的師徒可比的,雖然長老們都失蹤了。但是她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尋找,包括洛紅裳在內的大多數人都相信她們一定會找到自己的師長的。

    大家商議過後決定重建立這一支脈,讓這里成為她們心中理想的彩虹島中的聖地,不過出人意料的,這些人居然想讓李凌出任負責人,原因很簡單,他是洛紅裳的主人,並且接手了彩虹島的丹室。況且他接受了大長老臨終前的囑托,自然有責任幫助洛紅裳去建設這個支脈。

    洛紅裳到彩虹島丹室尋找李凌的時候他也陷入了為難之中,雖然他和空間殿的殿主共同抵御過敵人,但是他們之間還是有很大的隔閡的,若說空間殿的殿主能夠放下兩人之間的仇恨,他是說什麼也不會相信的。

    李凌和洛紅裳回去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她們是要自己擔任負責人的職務,這怎麼可以?他以為洛紅裳讓自己和夏紫月過來是處于保護自己的目的,畢竟他們在彩虹島只是一個普通煉藥師的身份。

    “這怎麼可以?我可從來沒有做過什麼負責人,我看這個位子還是由你來做吧!”。李凌誠惶誠恐的對洛紅裳說道,這個責任太大了,他不想承擔。更怕做不好。

    況且她們負責人一向都是彩虹島的長老,在島上的位置很高,怎麼能是他一個男子所能勝任的,即便是她想答應。只怕彩虹島的島主也不會同意。

    “這怎麼行,要知道我只是一個劍靈,怎麼能做宗主的位置”。洛紅裳不假思索的就否決了他的提議。

    “你們別再爭論了,我看還是由李凌做代理負責人,所有的事情還是由洛紅裳姐姐負責好了。”夏紫月看他們僵持不下的樣子心中不禁有些好笑。誰做負責人有什麼分別嗎?洛紅裳能夠違背李凌的意願嗎?

    李凌想了想覺得夏紫月的辦法可行,于是就答應了下來,只有不讓他管理那些煩瑣的事物,就是做一個掛名的負責人他還是能夠接受的。

    李凌的興趣在煉藥上面,看著洛紅裳她們的勢力範圍內到處都是光禿禿的山頭就十分的不舒服,在征得大家的同意之後他就決定要在這里種植一些草藥。

    種植草藥也不是臆見輕松的事情,同一種藥材由于產地的不同,七質量也存在著顯著的差異,這是由于各地的土壤、水分、氣候、日照、雨量、肥料等自然條件不同致。特別是土壤和日照條件對草藥質量的影響尤為突出。

    而不同的草藥對上述條件的要求更是各不相同,將喜陽的草藥種植在山脈的向陽的一面。喜陰的種在背光的一面,這是最起碼的一點要求,另外山坡之上終年少雨,還要選擇一些耐旱的草藥進行種植。

    這些女劍俠們雖然平素沒有做過這些事情,可是愛護花草卻是所有女人的天性,在李凌的指導之下,他們一個個也做的有模有樣的。

    “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故積陽為天,積陰為地。陰靜陽躁,陽生陰長。陽殺陰藏。陽化氣,陰成形。寒極生熱,熱極生寒。寒氣生濁,熱氣生清。清氣在下,則生飧泄;濁氣在上,則生月真脹。此陰陽反作。病之逆從也......”。

    “故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故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髒;清陽實四支,濁陰歸六腑......”。

    自從李凌做了負責人以後,彩虹島里的形勢也算是改變了不少,最為明顯的就是每天都從山上傳出一陣陣清脆悅耳的讀書聲。

    起初也有讀書人駐足傾听,但是他們完全听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也有人以為這些女子所讀的都是一些深奧的功法,于是他們興高采烈的將其中的內容抄錄了下來,但是卻怎麼也無法弄明白它們究竟是什麼意思。

    其實李凌讓他們所誦讀的只是《內經》中關于中醫醫理的一些記載而已,因為這個世界極少有關于醫學方面的典籍,于是他就想將前世那些中醫理論傳授給眾人,這也算他對天彩虹島的一點貢獻吧。

    開始的時候這些女子以為這些枯燥的經文對于她們的修煉沒有一點的幫助,本來大家都不想在這上面多浪費精力的,可是看到夏紫月和洛紅裳兩個人都在那里一本正經的朗讀,她們也只能按著性子一起了。

    這段時間夏紫月和洛紅裳兩人一人主內一人主外,將所有的事務打理的井井有條的,大家發自內心的敬重兩人。

    半個月之後這些女子不但記熟了這些醫理,而且還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起初的時候她們都覺得記這些瑣碎的東西很麻煩名但是她們慢慢的學進去以後,發現這些東西十分都有用,這些知識可以幫助她們提高煉藥技術,于是她們也就完全投入到其中了。

    她們努力的修煉,閑暇的時候和李凌學習醫理,日子倒也過的自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