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一十二章比試

第二百一十二章比試

    “你們就想這麼離開嗎?”。

    二長老被放逐以後,李凌和洛紅裳本來想離開。但是卻被空間殿主給攔了下來。他和李凌積怨極深,這個時候正好做一下清算。他雖然有點疲憊,但是卻很自信能夠對付的了這兩個小輩。

    可是正在這個時候,三長老帶著幾位長老走了進來,她們一見空間殿主卻有了主意,二長老早就說過她的仇人是空間殿主,這不是冤家路窄嗎?

    “不如這樣,我們也不乘人之危,咱們比試三場,二場或者三場勝利者為最後的贏家,輸了的就去死,你看如何?”。三長老也不拖沓,她立即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但是另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們不但要報復空間殿主,還要算計李凌,若是空間殿主失敗,則李凌也要跟著一起死。

    見到三長老也要謀劃李凌,空間殿主露出了笑容,看來李凌也得罪了她們,自己雖然不擅長解釋毒,但是李凌可以啊,他本身就是一個煉丹師。

    “隨便吧,我還有反駁的權利嗎?”。空間殿主不自然的笑了一下,現在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頭?

    “好,既然如此我們先來第一場,我們來比試解毒的本領,只要你能解的了我所下的毒,那麼我就認輸!”。她眼光在大廳中掃視了一遍,然後向大家詢問道︰“有人出來做個試藥者嗎?”。

    “開什麼玩笑,要是解不了怎麼辦?”

    “這不拿人命做賭注嗎?萬一有什麼差池,那可怎麼辦?”

    幾位長老一下子又炸開鍋了,總之就是一句話,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危險,大家都不願意去做。

    “既然你們幾位長老不願意,那就讓我的人來做吧!”。空間殿主拍了拍手之後,許多空間殿的人魚貫而入為首的正是杜明。

    出乎意料的,空間殿主並沒有讓他的那些弟子們來試藥。而是打算親自出馬,叫弟子門進來只不過是為了震懾幾位長老而已。

    在場的空間殿之人默然而退。不自覺的為殿主讓出了一片空地,大家都知道他已經十分疲憊不堪了,連續的使用空間之力讓殿主不堪重負,他的這種做法。的確是讓大家感到自慚形穢。

    “好,好!殿主高風亮節令人敬佩,如此,我們開始吧!”。三長老子一抬手,一股白色的粉末飄向了殿主。瞬間便將他籠罩在了其中。

    “你可以開始了,注意,你只有一柱香的時間,若在這段時間里你完全的解了他身上的毒,或者使用方法將毒素壓制住,只要他到時候不倒地就算你們贏。”

    她的話剛一說完,李凌就過去抓住了殿主的脈搏,一道溫和的異能渡了過去,一邊幫助他調理身體,一邊探察這種毒素到底是什麼。

    毒素入體殿主立刻打了個哆嗦。他立即感覺自己好象被封住了修為,更加無法抵御這種詭異莫測的毒物。

    見此情景他立刻閉上了眼楮,在他看來自己是沒有任何抵抗力的,所有的一切就全靠李凌了,只是這家伙當的起這個大任嗎?這或許就是藥他的劫數?

    “卑鄙,真是小人!”。

    “太無恥了,居然選擇了一種可以封閉異能的毒藥,真是居心叵測。”

    大伙心中一寒,都被長老們的手段下怕了,如此小人的行經做起來居然猶如行雲流水一般的自然。看來空間殿以後甭想安寧了。

    這些人雖然氣憤,但是大家都不願意做出頭鳥,當三長老子再次冷眼盯著他們的時候,人群立即又平靜了下來。

    “糟糕。這妖女到底是搞的什麼鬼,怎麼自己絲毫沒有頭緒,不會第一場就要落敗吧!”李凌的汗珠大把的掉了下來,他實在是有些不甘心,可是任憑他搜斷肝腸,也想不出這到底是什麼毒藥。

    殿主突然間顫抖了一下。身體向前一傾斜就要倒了下去,好在李凌眼疾手快,立馬將他扶了起來,裝做給他診治的樣子,將一股股精純的異能輸入到了對方的體內。

    三長老子冷哼了一聲,但是卻沒有揭破李凌的小把戲,在她看來,對方只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即使在怎麼折騰,也于結局無礙,他們注定是要輸的。

    這種粉末混合了萬年烏頭王以及極品蛇毒的藥性,不傷害體表卻可以刺激人的神經,在短時間里讓一個人思維迷亂,片刻之間就可以取人性命。

    其毒性之烈世所罕見,別說是現在的殿主,就是他在全盛的時候也難以難逃此藥的殘害。

    所以她不怕李凌的搗鬼,更不怕他的醫術。

    果然如他料想的那樣,李凌連續不斷的將幾顆解毒丹放到殿主的嘴中仍然無濟于事的時候他還真的就沒著了。

    解毒丹雖然只能解除一些毒性淺薄的毒物對人體的傷害,但是不管怎麼說,它對毒素都有克制作用。

    殿主一把推開李凌,開始在大廳之中轉起圈來,他有些神智不清了。

    三長老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這些毒藥哪里是那麼好解的?看來這一次她可以完美的完成自己的心願了。

    殿主轉了幾圈只後猛然的止住了腳步,突然一側身在身邊的一個中年人的一把刀,在所有的人都沒弄明白他到底要干什麼的時候,殿主舉起大刀照著自己的大腿就是一下子。

    鮮血順著他的褲腿流了下來,周圍的土地都被染紅了一片,而殿主則是傲然的立在那里一動不動,片刻之後又是一刀切向了自己的大腿。

    “可惡!”。三長老子現在終于明白殿主的目的了,他是要用錐心的疼痛來使自己的神智保持清醒。這樣做雖然對他的傷害更大,但是只要挺過一柱香的工夫,李凌他們就贏的了勝利。

    “殿主!”杜明大喊了一聲,此刻他也想明白了,殿主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捍衛自己這些人,若是他們真的失敗了,彩虹島的長老們未必肯放過他們。

    李凌想去攙扶殿主,但是卻被他給拒絕了,他要堂堂正正的贏,即便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再所不惜。

    時間慢慢的流失,殿主就這麼一刀刀的砍向自己的大腿。

    悄無聲息的環境使大家感到了壓抑的氣氛,所有人的眼楮都一眨不眨的盯著殿主,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十七刀,十八刀.。當殿主在自己身上割了二十下的時候,他轟然的倒在了地上,即便是他的修為告絕,但是以前傷勢還沒有完全好的他,已經經受不住這樣折騰了。

    而那一柱香仍有一小節插在香爐中,香未燃盡,人卻已倒地。

    “我輸了......”。李凌很干脆的認輸了。。

    “好吧,我們開始下一場的比試。”三長老子淡淡的說道,她對殿主也有些敬佩。(未完待續。)

    ps︰  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