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一十四章冒名頂替

第二百一十四章冒名頂替

    成韻菲真的沒有想到她會再空間殿中遇到自己的丈夫,更加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貴為一殿之主,並且已經和別人有了孩子,這讓他怎麼能忍?

    雖然成韻菲幫助殿主鏟除了二長老以及七長老,並且驚走了其他的幾位長老,但是這並不代表她真的會原諒空間殿主,自己苦苦等了對方這麼多年,他卻早已貴為一殿之主,在異空間逍遙自在,這口氣她怎麼會咽的下?

    空間殿主也沉默了,他剛剛來聖殿的時候的確是想過來尋找延長成韻菲生命的辦法的。兩人相戀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卻給他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他要想將這份溫欣重新拾起,就必須早到讓成韻菲和自己一樣擁有長久的生命,否則他遲早要面臨生離死別的那一天。

    只是可惜的是成韻菲沒有覺醒異能,不能進行修煉,這讓也是讓他痛苦不堪的事情。

    想要找到特殊的方法就要擁有更多的資源,甚至要有顯赫的身份才行。

    為此他將自己的目光放到了中央島嶼的坊市上,哪個時候只有中央島嶼有一個大型的坊市,而其他島嶼上的異能者想要交流修煉資源就必須到中央島嶼上來。

    他正是看中了這個商機。然後再各個島嶼上根據其大小和消費能力,在上面建起了不同的坊市。在給大家帶去方便的同時也給了他來的很大的利潤。甚至發展到最後他在中央島嶼的坊市中也佔有很大的股份。

    漸漸的手中的資源多了起來,但是他始終沒有找到能夠解決自己問題的方法,他始終沒有想到能夠延長坊市生命的方法。

    最後他毅然決定放下自己的身份甚至是封印自己的火系異能,然後以一個空間異能者的身份投入到空間殿的門下。

    空冥盅可以幫助人們勾結自己的異能空間,等于讓一個人變相的覺醒空間異能,身為坊市的主人,他自然會有足量的空冥盅來組建一個完美無暇的異能空間。

    正因為如此,他才被上一代的空間殿主看中並且收為了弟子,只是可惜的是曾經轟轟烈烈的愛情始終沒有抵擋的了長久的分離。

    痛徹心扉的愛情是真的,只有幸福是假的。那曾經以為的花好月圓……愛情只是宿命擺下的一個局。

    或許是寂寞的太久了。當他第一次在彩虹島上踫到二長老的時候就深深的愛上了她。為了她甚至多次放下自己的修行跑到彩虹島上去見他。

    少女情懷總是春,在寂寞的修行路上能夠遇到一個真心對自己好的人,二長老覺得自己很幸運,她絲毫沒有理會自己師姐對自己的忠告。義無返顧的愛上了空間殿主並且為他生了一個兒子。

    但是或許空間殿主真的不是一個對愛情忠貞的人,在愛情和地位之間他還是選擇了地位,最後他為了博取自己師傅的好感,依然放棄了和二長老的這段愛情。

    “什麼,殿主大人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接連兩次背棄自己心愛的人?”

    “唉,能夠擁有一段堅貞不逾的愛情,對普通人已經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了,怎麼師傅就如此輕易的就放棄了呢!”。

    人群中頓時紛紛議論起來,大家都小聲的指責空間殿主做事情不地道,平時看起來道貌昂然的一個熱沒有想到居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真是讓人感到不恥。

    “好了,好了!大家都別議論了。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殿主,你們怎麼能當著外人如此詆毀他老人家?”。見這些人鬧的亂哄哄的也不是辦法,杜明趕緊小聲的勸阻大家。這要是讓殿主知道了,還不向他們發脾氣?

    劉蕊站在人群中也有些默然了,沒有想到她這個師傅還是一個色/胚,哪他收自己為徒不會還有別的意圖吧!

    11站在劉蕊的身邊緊緊握著自己的拳頭,內心之中卻想著自己一定研討將自己所愛的人保護好!

    “你不是成韻菲,你到底是誰?”。這個時候空間殿主越來越感受到成韻菲身上的火屬性異能了。

    他十分肯定這是修煉自己家族萬火流源的結果,起初他還以為是成韻菲修煉了自己留下來的功法,之後他一想又覺得不對,這種功法在自己家中放了多少代都沒有人修煉成功,怎麼她一個沒有覺醒異能的人就修煉成功了?

    況且他也隱隱覺得。成韻菲此時和以前的言行舉止相比有很大的差異,他這才懷疑自己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成韻菲。

    “你說的沒錯。我的確不是成韻菲,可是你想過沒有,除了成韻菲和二長老以外。你曾經還傷害過另一個女人?”。成韻菲看了看空間殿主一副茫然的樣子之後繼續說道︰“我是該叫你謝天寧呢,還是該叫你殿主大人?萬火流源本來就是你送給我的禮物,我為什麼不能修煉?”。

    殿主听了她的話以後大為震驚,他怎麼也想不到佔據了成韻菲這副身子的居然會是家族給他訂下的未婚妻,只是兩人到了都沒有見過幾次面,他就如此瘋狂的喜歡上了自己。甚至還侵佔了成韻菲的身體?

    空間殿主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如此看來真正的成韻菲靈魂早已經消散了。他嘆息了一聲,自己奮斗了這麼久突然沒有了目標,這讓他今後該何去何從?

    “沒有想到吧,雖然成韻菲的生前沒有覺醒異能,但是她的身體卻是適合修煉萬火流源的,也不枉我苦笑謀劃了一場!”。神農詩綺冷冷的說道,看到神農詩綺一副痛苦的模樣,她心中沒來由的一陣激動,她知道,這是報復的快感,是自己多年心願完成的成就感。

    “適合?你太小看我們祝融家的絕技了,若是那麼容易找到適合修煉的體質,這部功法也不至于被閑置了數前年了!”。

    別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神農詩綺已經多次研究過成韻菲的身體了,她哪里適合修煉萬火流源?雖然他無法確定神農詩綺到底是如何修煉成功的,但是他卻很肯定這一定不是純粹的萬火流源,只是徒具其形而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