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二十二章傾天崖下,血祭地火

第二百二十二章傾天崖下,血祭地火

    李凌和元木族的族長以及一干長來到傾天崖下的時候雙方已經停止了爭斗,元木族的士兵在一個高階修士的帶領下和銳金族的人僵持著。

    銳金一族的人全身泛著金屬光澤,他們不像元木族那樣皮膚只具有一種顏色的,有些在黑夜當中依然放著特殊的光芒。

    銳金的族長見見到李凌一干人來到,沒有理會元木族的眾人而是躍身來到李凌的面前雙膝跪到在地︰“金靈率領族人前來參見聖主,請您老人家移架銳金一族的聖殿接受我族子民的參拜。”

    “你”元木一族的族長氣的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緩過來指著金靈的鼻子罵道︰“你這個老小子真是欺人太甚,我們剛剛將聖主大人接過來你們就想撿現成的?天底下哪有這等好事。”

    “哼,這個我知道,不過你真的可以替聖主大人做主?既然大人已經現身怎麼也得到我族的聖殿去做一趟,你不會反對吧!”。

    元木族的組長沉默了,說實話他真的沒有資格代替李凌去做任何的決定,他不行,金靈也不行。

    金靈見元木族的人被自己問地牙口無言便越發得意起來︰“現在記得自己的身份了吧,我們都只是聖主大人的僕人而已!”

    見他如此的囂張李凌就想過去教訓他一番,但是還沒有等他有所行動,剛才和那些士兵一起對抗銳金族的一干人的那個修士卻迎了上去,冷冷的對著金靈說道︰“聖主大人在整個大陸確實是說一不二沒有人敢不遵從他老人家的命令,不過今天他卻是不可以離開傾天崖。”

    “為什麼,木羲,你別以為自己的修為高就了不起,要知道修為到極點的人兩族中大有人在,你也不能挑戰我做為銳金一族族長的權威。”

    李凌走到他們的跟前問道︰“什麼是極點?”

    見是李凌詢問金靈也只好向他解釋了所謂的極點的修為。

    大陸上的兩族都是通過不斷鍛煉自己的肉身而使自己變的更加強大,如果再不斷的進行修煉,他們舉手投足都會有毀天滅地的威力,最後他們會隱約的感應上界的召喚。這個時候他們的修為最強被稱為極點期。

    結合自己修煉中所領悟的一點皮毛和猜測。李凌知道或許木羲已經到了渡劫期,到了接受上天考驗的時候了。

    “前輩可渡劫了?”轉頭向木羲問道。

    木羲搖了搖頭,兩位族長卻異口同聲的對李凌說道︰“什麼是渡劫?”

    “額,你們不知道?渡劫就是上天對修士的考驗。比如雷劈什麼的,如果成功渡過就飛升上界繼續修煉,失敗則灰飛煙滅。”

    “大陸上從來沒有人經受過這種考驗,達到極點期的族人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是等候真元在體內過度的凝結從而導致撐破身體而死。要麼就是以自己的身體血祭地火為這片大陸做一點貢獻。”木羲看了看傾天崖下的山洞入口有些枯澀和惆悵。

    他們這里沒有天劫使李凌感到很是吃驚,要知道天道是無處不在的而渡劫期接受考驗是則是宇宙中普遍存在的自然法則,他們這里怎麼可能沒有天劫呢?而所謂的血祭地火更的令他感到困惑。

    提起血祭地火兩個族長都默然不語這個是他們心中的一大傷痛,最後還是木羲站出來給李凌解釋了一下。

    他們元木和銳金兩族本來不是生活在這片大陸,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被安置在這個環境惡劣的地方。雖然他們的適應能力很強,可是最為基本的生存條件水和火還是必需的。

    好在大陸上水源充足,到處林立的高山和起伏不平的陸地為內陸上形成河流創造了良好的條件,兩族只靠著河水以及湖水就可以生活,更不要說銳金一族的陸地上還有更為廣闊的海洋提供源源不斷的水資源。

    傾天崖的外圍中年火焰升騰,他們元木一族的族地不但有高達萬丈的傾天山將他們與銳金一族分割開來。還有不知名的陣法阻擋,任你是有著極點期的高階修士也別想越過。

    而唯一能夠在兩族之間互通的道路就是傾天崖下的山洞,但是這個通道在白天是被極熱的火焰所佔據的,也只有夜晚火焰退去的時候雙方才可能彼此到達對方的年個領地。所以兩族人只要在夜晚防範對方就可以了。

    按理元木族的族人要感謝傾天山這個天然的屏障,但是事情並沒有怎麼簡單,他們的祖先在這片大陸上居住了一段時間發現傾天山下的地火並不是無窮無盡的,而沖出地面的火焰也在慢慢的減少。

    沒有天劫,他們兩族也就斷絕了和外界聯系的可能,木能生火,兩族的高層相互商量之後決定由元木一族每百年犧牲一個極點期修為的修士來補充地火的能量以保證他們能夠持續的得到充足的火焰。

    做為回報銳金族不但要承諾永遠不與元木族為敵還有給他們定時提供他們一定數量的黃色金屬球做為吃食。

    而傾天崖也從戰場轉變成了試煉場。雙方和解的事情只有兩族的高層才知道。後輩們在這里相互撕殺雖然有少許的傷亡但是卻可以保持兩族的戰力。

    “明天就是木羲血祭地火的日子,還請聖主觀禮之後再去銳金一族的聖殿。”木羲最後用沉重的語氣向李凌說道。

    “怎麼是明天,不是還有兩年的時間?”金靈急切的想要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改變原定計劃,莫非情形又有了新的變化?

    元木一族的族長搖了搖頭。很顯然他也不知道木羲為什麼要提前行動。

    沖天的火焰再次升起的時候傾天崖下的人們俱是哀傷之色。李凌他們再次見到木羲的時候,他已經氣定神閑的在那里等著了。

    “聖主,這里是我的修煉法訣和一些自己的修煉心得,還請您在大陸之外再幫我找一個合適的傳人,也好讓它也能夠在其他的地方流傳。”

    李凌接過木羲遞過來的水晶球有些傷感的問道︰“你們不是說我可以幫助你們解所以的問題嘛,為什麼不再等等?也許事情有所變化也所不定。”

    木羲搖了搖頭︰“不必了。我早已接受了自己的命運,我這樣做不但可以使自己的族人可以獲利也可以為聖主大人您爭取一百年的時間,希望您可以盡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以便解決我族的難題。”

    “你……?”

    李凌還沒有想好自己該怎麼去勸說木羲,卻見他猛然轉身向傾天之炎撲去,熾熱的火焰瞬間吞噬了他的軀體,一點一點的消失在人們的眼中。

    “聖主,要幫…….幫我們……”

    木羲的聲音逐漸消失的時候傾天崖下除了李凌以外所以的人都跪了下了,感受到這種悲傷的氛圍,他突然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很種很重。

    雖然他和木羲也只是剛認識不到一天,彼此之間尚且沒有相互傾訴過自己的心事,但是李凌可以領會到它那種博大的情懷,為了種族的延續不惜犧牲自己的精神,也許正是因為這種無私的付出才可以讓他的族人在如此險惡的環境中持續的生存下來。

    整整三天李凌都守侯在傾天崖下,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體內的真元緩緩的遠行這,丹田里黑色和綠色兩種氣團彼此的交錯,相互壯大。

    又一次火焰沖天的時候他仰天咆哮︰“我一定要變強”。

    而後小聲的對自己說道︰“我一定會的,一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