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二十四章消弭怨氣,取得海玉

第二百二十四章消弭怨氣,取得海玉

    令李凌感到遺憾的是木一和金一兩人只告訴他那個像管蟲珊瑚一樣的怪物是本土生物,其他的便什麼也不肯多說。

    管蟲是濾食性的定居管棲蠕蟲,具有棲管。體光滑圓柱狀,前端特化為漏斗狀的觸手冠,附著在岩石或沙地上。一些品種的管蟲伸出的羽毛能達到幾十厘米。對水質要求不高。

    原本只是一種十分低等的生物,但是在這個靈氣充沛的大陸生活在含有各種金屬的種水中生活,它們經過不斷的進化以後實力逐漸的加強,現在最為強大的蟲管生物或許也已經有了極點期的修為。

    更為神奇的是由于大陸上水的比重很大,水中氣體的含量極少,無論是氧氣還是二氧化碳都不能滿足如此多的水生生物的需要,而事實上它們的新陳代謝根本就不用任何氣體的參與,它們所利用的也僅僅是水重的各種礦物質和天地之間的靈氣而已。

    它們的代謝產物是一種含有特殊光澤的塊體物質,也許是加入了水的律動和天地的神韻,這種物質不但有著很好的可塑性而且具有記憶的能力,一但它們離開海水兩天以上則外形就已經固定,想要破壞他們的構造就要花費很大的氣力。

    因為這種怪物一向將海洋看做自己的領地,又天生的仇視元木、銳金兩族,所以這種被稱為“海玉”的東西在大陸上並不多見,而他們聖殿中的塑像就是利用這種物質雕刻而成的,所以才能經年保持原狀。

    “你們想要我做些什麼?”

    “說服它們不要和我族為敵。”木一對他解釋起來︰“只有您的特殊身份才可以震懾它們,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難道我還有別的事情要我去做?”

    看到木一吞吞吐吐的說不清楚,金一索性接過話茬對李凌說明了實情,原來它們祖蟲的修為就算是比不上金一、木一兩人只怕也不會差上多少,更重要的是它們管蟲一族向來敵視大陸上的生靈,所以只能讓李凌一個人前去,否則的話。一旦弄巧成拙非但幫不了他還會給他帶來更多的麻煩。

    “我們知道讓您一人前去海洋的中央會有很大的風險,但是近些年來這些蟲子一樣的怪物已經加快了向大陸擴張的速度,而那道陣法對它們的約束力也越來越小,再過些年只怕這個陣法就會完全失去作用。只怕這些該死的蟲子就會在祖蟲的帶領下肆無忌憚的登上大陸,”

    “當然我們也不能讓你赤手空拳的前去。”金一說著向金靈打了個顏色。

    金靈一見金一看向自己,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拿出一枚戒指向李凌說道︰“這里面裝有我族的鎮族之寶金絲甲,只有您穿上它以後就不必再害怕那些怪物的攻擊了。至少它們不會對您造成太大的傷害。”

    “空間戒指,給我的麼?”李凌倒不是很在意他說的什麼金絲甲,那玩意兒的防御力再高能和紫凰劍相比?對于此刻的他來說那是自己保命的利器,只是現在的他修為還很低無法使它發揮全部的力量吧了,不過即使是這樣他也不相信那些管蟲生物可以傷的了他。

    見李凌如此說話金靈不禁苦笑了一聲︰“給你的,里面的東西全部都是給你的!”他咬著牙齒擠出這麼一句話。

    其實他心中已經在滴血了,空間戒指在大陸上也是高級貨色,只有少數修煉空間之力的極點期的前輩和兩為老祖可以煉制,而煉制空間戒指所要的空冥石更是難找,這個戒指也是他們銳金一族的傳承之物。里面的空間極大,不過看兩個老祖宗對李凌的恭敬程度也不由得他不給。

    金一、木一兩人向李凌介紹了這些怪物的生活習性以及所要注意的事項之後又傳了他御空飛行的方法。

    習練飛行術對李凌來說並不是很難,難的是它實在是太耗費真元,好在這個大陸靈氣充足而他的所習煉的功法又是一門擅長吸收靈氣的功法,這才堪堪能夠維持真元的消耗。

    第一次依靠自己的力量在空中翱翔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李凌點頭向三人示意了一下之後便向茫茫大海飛去。

    “兩位祖宗,聖主大人他沒有穿那個絲甲會不會有什麼危險?”金靈看著興致餑餑的離去的李凌不禁有些擔心他的安慰。

    “當然不會了,他又不傻怎麼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的!”

    木一點了點頭算是贊同金一的觀點,命中注定的事情又何必再去擔心它呢!

    大半天以後李凌在海面上看到一個方圓不知道多少里的紅色珊瑚樣的生物,李凌結合木一三人告訴他的情況知道這個或許就是所謂的祖蟲了。

    “人類你來這里到底想干什麼?”一個無比巨大的神識侵人到李凌的腦海當中。

    李凌大吃一驚。待在半空中好一陣子,確定自己沒有受到攻擊之後才小心翼翼的向海中的生物問道︰“你不攻擊我?”

    “自然,你和大陸上的人類不一樣,我非但感覺不到你的惡意。而且對你還有一種親切的感覺!”

    “你認識我?”見它不攻擊自己李凌才放下心來,雖然身具混沌中但他也不確信自己會是自己龐然大物的對手。

    “不認識,別說是你,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何人!”

    “為什麼會這樣,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靈智初開,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來歷?”

    突然之間李凌的腦海中閃現出無數的畫面。他徹底的明白了管蟲珊瑚的意思,原來它是由多個管蟲生物組合而成的,最初的它們都具有自己的意識,隨著歲月的變遷,通過無性生殖的它們邊的越來越多,雖然它們是通過直接分裂來產生新的個體,但是它們的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卻可以重新的結合到一起。而它就是所以管蟲生物衰老之後又重新組合的產物。

    “你是不是來做說客的?”。

    “你,你怎麼知道?”它的意識可以侵入到自己的腦海,那是不說它可以隨意的翻看自己的記憶?想到這里李凌有些不寒而栗了。

    “哼,這個當然是我猜的,元木、銳金兩族人將你找來難道還會有什麼好事,不過你不要害怕我沒有要加害你的意思,而且只要你答應一個條件我可以考慮讓你的要求。”

    “什麼條件?”為了讓自己做這點事情金靈連空間戒指都送他了,李凌可不會天真的認為自己可以輕松的完成它的條件!

    “其實也沒有什麼,我只是想讓你清理一下我們的糞便而已?”

    “什麼你讓我給你們清理糞便?滿大海都是你們的代謝產物我一個人怎麼干的過來!”李凌的心里暗自好笑,真是瞌睡的時候就有人送枕頭,剛才自己還在想怎麼弄一些“海玉”回去呢,現在它居然自動送上門來。

    “我的子孫們會幫助你收集的到時候只要你將這些糞便帶出去就好了,其實我們也不能到大規模的到陸地上”

    “既然如此,那些銳金族人手中的‘海玉’是怎麼一會事情?”

    “那是他們在海岸上撿的!”

    李凌點了點,看來這些海中的霸主和元木、銳金族人並沒有發生過戰爭。

    隨著珊瑚管蟲不斷的扭動自己的身體,整個海洋都動了起來,無數小管沖不停的在海水中穿梭,一種淺黑色的物質在李凌的身邊的海水中逐漸堆積起來。

    ‘你們是被誰趕出了自己的領地,又是誰限制了你們的自由?”李凌突然間想起了在海邊遇到的那個怨念極深的神識。

    “不知道,這只是我們的傳承記憶。”

    那堆“海玉”增長到兩個足球場那麼大的時候便停止了,而李凌的心也放了下來,幸虧那個戒指的空間足夠大,若是單靠自己的丹田空間只怕是遠遠不夠。

    既然事情辦妥,他已經沒有了停留在這里的必要。蟲祖傳年念讓他離開之後自己又沉入了海底,或許是李凌清理了環境的緣故,此刻它的意識充滿了安靜詳和。

    “主人。可不可以讓我侵入蟲祖的意識?”冬菱開始和李凌利用意識進行交流。

    “你,你怎麼會這種想法?”李凌有些不明白她的想法。

    “我也是想增強你的實力吧了,如果我控制了蟲祖你的勢力不是擴大了麼”

    “不行”李凌果斷的拒絕了冬菱的請求,世間萬物都有自己生存和發展的權利,況且他也不認為冬菱可以控制那麼大的意識體.。

    “嘻嘻,聖主大人還真是善良,公主殿下的夫君還真不賴!”李凌走後蟲祖用一個清脆的小女孩的聲音自言自語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