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第二百二十九章傳說中的隱藏任務

第第二百二十九章傳說中的隱藏任務

    紫月再次上線的時候給了李凌一張里面有一千游戲幣的卡,說是他捕獲的那些靈魂之火的收益。

    兩人依舊配合著打怪和捕捉靈魂之火,這次紫月明顯要比昨天純熟許多,才四個小時不到就捉滿了空間袋,而這個時候李凌才知道原來一般的捕捉袋只能裝十個靈魂之火而且要二十個游戲幣去購買。

    “這次你明顯要快很多,下線以後你一定要多多的體會自己在游戲中捕捉靈魂之火的感覺,這個對你精神力的提升有很大的幫助。”

    在兩人休息的時候李凌刻意提醒她。

    “難道真的對現實中的實力提升有幫助?我的爺爺也讓我注意在游戲中的經歷,莫非他也是這個意思?這個只是一個游戲啊,有這個必要麼?”。

    “自然有必要,而且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游戲里的許多技能都可以在現實中實現,就拿你的小水球術來說吧,利用水系異能是不是也可以辦到?可惜你不在亂星海,若是你能到安息之地嘗試一下你自己就會明白了。”

    “什麼,安息之地?我就在那里啊!怪不得我爺爺讓我到這里來,難道說是真的可以在現實中捕捉到靈魂之火?”

    紫月感覺到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夠用了,看來她應該從新的評估《末日危機》這個游戲了,當然還有李凌這個人。

    紫月下線以後李凌也開始了自己的計劃,這一千的游戲幣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及時了,首先他將自己在安息只地的那些手下叫過來幾十個。

    他將靈魂將軍轉化的人分別以血字命名,而他第一個捕獲的就叫血一,黃色的靈魂之火則以黃字命名。

    幾個靈魂將軍轉化的人已經有了初步的智慧可以幫助他做一些不太復雜的事情,而剩下的黃色靈魂之火轉化的人也可以機械的幫他打怪甚至捕捉靈魂之火畢竟相對于那些白色靈魂之火它們依舊擁有上位者的威懾力。

    就這樣一千游戲幣變成了五十個空間袋子而那些靈魂之火轉化的玩家也不斷的捕捉靈魂之火,源源不斷的將它們轉化為游戲幣。

    得知游戲中的技巧可以用于現實當中紫月在游戲中的時間逐漸少了起來,而李凌也有時候到她們的帳篷前面觀看紫月捕捉靈魂之火。

    看著現實世界紫月一次次的失敗後重新來過李凌又忍不住幫了她一把,他以自己的精神力控制著白色靈魂之火讓紫月慢慢的將其馴服。

    日子就這麼的過著,紫月上線的時候兩人一起打怪共同討論心得。下線以後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偶爾李凌也會到她的帳篷旁邊查看一番。

    幾天之後紫月升到了七級兩人基本做完了新手村的所以任務,相互商議了一翻之後李凌決定接那個雞肋任務——為酒館老板獵取泡酒用的狼鞭。

    之所以說這是一個雞肋任務是因為它的報酬只有一個游戲幣而且那老板都會對每一個接受任務的人說狼鞭越多越好。

    紫月告訴他曾經有許多人將它看做是一個隱藏任務,也曾經有一個不信邪的玩家在新手村東面殺了進一個月的冥狼采集了過萬的狼鞭。可是結果還是一個樣子。那老板依舊是只給了他一個游戲幣,還對他說這是游戲規則。

    其實紫月是不想去接這個任務的,無數人的經驗已經告訴她想從那個吝嗇的老板手中多扣出哪怕是一丁點的東西都是不可能的,只不過為了陪李凌她也只好接了任務。

    酒館老板交代了一翻采集的方法之後又遞給兩人一個空間袋之後就讓兩人離開了,這更讓原本就不信任他的紫月生氣了。

    紫月雖然和李凌一起來到冥狼的聚集地也很賣力的打怪。但是她只要了十個狼鞭——這是領取一個游戲幣的最低數量——在她看來即使是擁有再多也只能換取一個游戲幣。

    紫月下線以後李凌也沒有了顧及他將血一它們統統叫了出來,讓他們一刻不停的殺冥狼采集狼鞭。而李凌則一邊用紫凰劍干擾冥狼的魂魄減低它們的反應速度一邊對血一等使用春風化雨術。

    經過一整夜的瘋狂殺戮李凌采集到了一萬兩千多個狼鞭,他和紫月兩人去交任務的時候酒館的老板先是接過紫月的袋子看了看然後隨手將他放在了桌上,他懶洋洋的看向李凌的袋子里的時候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你可不可以讓先出去?我有話想問這個年輕人。”給了紫月一個游戲幣之後他也不那麼客氣了。

    “老板有什麼請說吧,我不認為有什麼要瞞著她的。”

    “女朋友?了解!既然如此我就問下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是昨天才接的任務吧,你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里采集到這麼多的狼鞭的。”

    李凌沒有回答酒館老板的話而是將目光投向了紫月,她雖然紅著臉卻沒有進行反駁,一雙疑惑的大眼楮緊緊的盯著李凌,很顯然他也想知道答案。

    “你不用解釋,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弄到這麼多的吧,看來你還有其他的空間裝置吧!”

    李凌正在思考怎麼回答他的時候酒館老板主動幫助他找了個答案。他也只好含糊的應付了過去。

    “最後一個問題,即便是你有毅力收集這麼多的狼鞭也要個把月吧,難道你真的在那里殺了幾十天的冥狼”

    李凌見他詢問的如此的仔細就知道其中一定有內情,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會暴露自己的情況,甚至不會說出有關紫凰劍的事情。

    靈機一動他突然有了主意︰“這個也沒有幾天,連十天都沒有。”

    “你怎麼做到的?”紫月和酒館老板異口同聲的問到,顯然兩人都想知道答案。

    “是新手村外的火麻,每次經過那里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的行動很遲緩,因此我覺得那些火麻可能有問題。當我將火麻汁涂抹在自己的武器上的時候發現他果然有了麻痹的效果,因此才能用比別人少的多的時間來完成此事。”

    酒館老板圍著李凌轉了幾圈之後將他上上下下反復打量個遍,最後用異常鄭重的語氣說道︰“我叫賈明,你可以高攀我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李凌的心中不住的嘀咕這人不是有病吧!怎麼這樣說話。莫非是中病毒了?

    “你听我說,連續幾天做同一見枯燥的事情是毅力,細心觀察留意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是機警,這些條件很符合我的擇徒標準,我決定收你為徒弟,傳授你煉藥技能。”

    果然是隱藏熱任務。這下我可賭對了,如果是修士們所用的煉丹技術那就更好了。

    “我當是什麼呢,原來是輔助技能啊,真是吝嗇,就算你不教我凌哥哥到十級以後到大城市中同樣可以學的到。”

    紫月知道她們忙活了半天只得到一個輔助技能有點不高興了。

    “你一個女孩子家懂什麼,你知道煉制恢復精神力的丹藥為什麼成功率那麼低麼,那是因為其中一種叫玄陰草的原料只能在新手村生長一旦離開就會枯萎失去藥性。而玩家又不能任意返回新手村,他們用的玄陰草都是經過處理的,要是你的心上人提前學會了這個技能還不發財!”。

    李凌和紫月听了賈明的一番話之後眼楮都亮了起來。李凌知道即便是所謂的煉藥技能對他的修煉沒有用處他也發財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