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三十一章重塑身體

第二百三十一章重塑身體

    七彩有關修煉歷程的記憶對他的幫助很大,李凌終于踢出了鄰門一腳,他的身體感到無比的燥熱,有所感應的李凌急忙出了游戲空間。

    他的靈魂之火漸漸的變成了紫色,身邊的靈魂將軍全部向他發出了臣服的訊息。他終于成了一名小領主,在安息之地有了自己的自己領地範圍。

    李凌和七彩同時出現在安息之地的時候所有的靈魂之火都躁動不安起來,甚至平時深藏著的幾個靈魂君王也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

    為了不給離他們不遠的紫月帶來麻煩,李凌帶著七彩飛快的奔向安息之地的最深處,一路上各種階層的靈魂之火皆匍匐在地,對他們顯示了絕對的順從,頃刻間李凌有一種狐假虎威的感覺。

    徒然之間兩人感覺到一陣觸及靈魂的戰栗,一朵白色的雲朵出現在七彩的上放的時候李凌也明白了事情的原因,原來這是上天對七彩的考驗,如果成功它就要化為人形了。

    “這個是雷劫啊,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應該這麼匆忙的將你帶出游戲空間,若是沒有把握我帶你回去吧!”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永遠的待在魂洞。我要有自己的身體,我要無拘無束的到處游玩,謝謝你幫助我,即便是我失敗了灰飛煙滅我也不會責怪你的。”

    七彩意志堅定,在它看來渡雷劫雖然有危險但是也失是一個擺脫自己桎梏的好方法,而且它在傳承記憶中已經得知了應對的辦法。

    它脫離李凌向上面迎去的時候恰巧踫到劈過了的雷電,一聲巨響之後七彩的火焰顯的有些萎靡,但是沒有等它恢復過來又是一道閃電降下。

    第四道雷電降下的時候七彩整個火焰已經縮小了許多,看起來一副隨時都可能被擊潰的樣子。

    此刻的李凌再也坐不住了,趁著兩道雷電間隔的時間他將自己異能空間里所有的藥丸統統拿了出來,用精神力指揮著不管是補血丸還是補氣丸一刻不停的向七彩擲去。

    得到他幫助七彩的火焰勉強恢復了一點,強行打起精神應付雷電的打擊。它不想半途而廢更不想失去追逐自己夢想的機會。

    第七道閃電過去之後李凌的藥丸已經全部拋出,而七彩的火焰已經萎縮到拳頭一般大小,看著洶洶而來的第八道雷電它已經絕望了。

    億萬年來沒有一個靈魂之火超越君王的境界而化身為人。這也許就是它們的宿命。身體死亡的那一剎那生命就應該終結,化為靈魂之火的它們或許真的是上天所不允許的存在,即使大多數的靈魂之火已經失去了前世的記憶。

    它對站在自己不遠處的李凌沒有絲毫的怨懟,他雖然給自己帶來了危機但是卻是一個真正關心自己的人。路是它自己選的,即使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它也不會放棄追求自由的決心。

    正當它陷入無盡的絕望之中的時候卻發現一個火焰比此刻的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靈魂之火躍它直接迎上了那道雷電,仔細看的時候卻是李凌。

    李凌並不是一時意氣才怎麼做的,他仰仗的是自己異能空間里的那枚紫凰劍,做為擁有器靈的裝備。怎麼說它也應該是一件極品法寶了吧。

    他並不想讓七彩就此失去性命,不管怎麼說是自己將它帶到現實世界的,他有義務保護它。

    整道雷電劈到紫凰劍上面的時候李凌分明听到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雖然紫凰劍幫他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但是剩下的力量卻不是他可以應付的,更為要命的是沒有等他恢復自己的身體,又是一道雷電緊跟著劈到了紫凰劍上。驚慌之中李凌隱約的看到了自己收藏的那枚千年蟠桃,在他還能保持自己的意識清醒的時候猛的轉身跳到了那道空間裂縫之中。

    異能空間中的石桌旁邊散亂的放著各種各樣的物品,這些都是他在地府絞盡腦汁甚至昧著良心弄來的,李凌顧不得其他慌忙找到那瓶仙靈之液用精神力打開之後一點點的吸入自己的靈魂之火中。

    火焰一點點的凝實。慢慢的有了人的模樣,他不敢大意一點點的控制著仙靈之液塑造著自己的身體,小到全身的器官以及周身的經脈,大到自己的樣貌,他知道這些都不能馬虎,自己的外貌還好說,但是身上的經脈卻關系自己日後的修煉成就。

    這樣一來對精神力的消耗就大了,不過還好在他以前是鬼差收集了不少的這類丹藥,雖然並不見的多麼的名貴,但是用來應急也足夠了。

    待到身體成形大局已定的時候他並沒有松懈下來。而是運轉起來早已經準備好的功法《神農本草經》。這篇功法嚴格說起來只能算做是一個殘篇,它只有真元在身體當中的運行路線,卻沒有對相關境界的解說。

    李凌經過多次對比之後發現這個殘篇是最適合自己的,深思熟慮之後他決定修煉《神農本草經》。即便日後他找不到這個功法的後續篇章也可以自己創造。

    仙靈之液塑造的身體果然強悍他冥想了一會就覺得身輕心暢。,神靜氣安,自己的意識之中一個真元凝聚的細小氣流在自己的奇經八脈中流淌,他已經走出了修真的第一步達到了s級異能。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道溪流慢慢的變大充斥了整個經脈,而真元不斷的增多,密度也越來越大。隨著功法的運行慢慢的擠壓著真元,李凌的身體一震經脈中的真元轉化成了液體,而他也進一步穩固了自己的境界。

    一種心靈上的明悟,他知道自己不能在繼續突破下去了,既然機緣如此他也不能再強求什麼,能夠以仙靈之液來塑造自己的身體已是一種莫大的幸運。

    想起七彩還在外面渡劫他又擔心起來,也不知道它是不是可以安全的化身為人。

    李凌剛從異能空間出來的時候發現兩個粗壯的大汗正在圍攻一個柔弱的少女,但見那女子雖然落了下峰卻依舊苦苦的支撐著。只見她招招指向敵人的要害,並且擺出一副同歸于盡的架勢。

    那女子躲過矮小男子的一記鐮刀,大聲的說道︰“你們兩個究竟有完沒完,不要以為你們的修為高我就怕了你們,惹急了我就自爆,大家一起玩完!”

    “這位姑娘我們並不是和你過意不去,只是你的出現在已經破壞了整個和、亂星海的平衡。你若是對太天誓不過問整個安息之地的事情我就放過你!”

    “哼,我破壞了平衡?只怕是影響了你們骷髏一族的勢力吧,若是靈魂之火沒有主宰存在你們就可以稱霸亂星海了!”

    “這位姑娘我們並不想在亂星海做大,但是你們靈魂之火對我們骷髏一族有著天生的克制作用,若是它們在得到你的支持,難免它們不會有什麼大膽的想法,要知道同階級的情況下我們骷髏遠遠不是你們的對手!”

    那女子剛想反駁卻突然發現了站在不遠處的李凌︰“李凌,你……你還活著!”說著不顧兩個敵人的存在跑到他的身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大聲痛哭起來。

    兩個骷髏主宰此時也不敢大意,一個小姑娘已經弄的他們手忙腳亂,更何況再加上一個同樣化為人身的存在。

    李凌和七彩的相認最終破壞了實力的均衡,兩個骷髏主宰見到實力更勝一疇的李凌的加入,不得不停止了對七彩的攻擊,雙方化干戈為玉帛,就此了結了此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