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三十四章S級煉金術士的珍藏

第二百三十四章S級煉金術士的珍藏

    李凌躲過機甲發出的激光束以後,一只巨大的手臂就向他橫掃過來,而後又是帶著無比勁力的一腿。

    “為什麼這麼對我,萬事好商量,如果你不喜歡我來這里做客的話我可以離開啊!”

    “做客?沒有人喜歡強盜來自己家里做客的,更何況是我偉大的煉金師王放,既然來到了我的古堡,那麼你的生命將歸我掌控,對了,也包括你那些從另一條路上走過來的朋友。”

    “如果我們都被你抓住,你會怎麼對付我們?”

    “讓我想想,偉大睿智如我的存在一定不會讓你們輕易的死去的,我要你們幾個做實驗將你們這些強盜的靈魂抽取出來像我的一樣依附在這些機甲上面,或許我在靈魂方面的造詣會更進一步也說不定,這里實在是太荒涼了,平時連個老鼠也難見到,感謝上天一下子給我送來如此多的實驗材料。”

    “他奶,奶的!”

    李凌又一次躲過一道激光的時候再也忍耐不住了,若是自己當真若到這個家伙的手里只怕是想死都難了。他真的沒有想到這個機甲居然是有生命的。難道說這個機甲就是這里的主人?

    見敵人只是一味的躲避王放的膽子大了起來︰“真是自不量力,就這點能耐還想學人家探險,我看你還是乖乖的做我的實驗材料吧,凌空一擊!”

    一丈多高的機甲突然飛到了半空之中,將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到了拳頭緊握著的巨型鐮刀上呼嘯著向李凌砸來。

    “ ”一聲巨大的撞擊之後那個機甲倒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王放金屬質感的聲音中充滿了震驚。看著他的機甲斷臂一股不安的感覺襲上了心頭,此刻的他已經萌生了退意。一根黝黑的棒子握在李凌的手中,上面傳出一股蒼涼的古意並且散發著讓他的靈魂都顫抖不已的震懾力。

    看著那把扭曲變形的鐮刀他的心頭也在不斷的滴血。做為自己的終極武器,這把鐮刀不知道收割了多少強者的生命,曾經無數次的救過他的性命,幫助他在失敗中逆轉。

    更加不可思意的是鐮刀上所擁有的那股黑暗悠遠的氣息被敵人那把棒子克制的死死的,不經意間就將它最強的手段破除的一點兒不剩。

    “我可以認你為主,求你不要殺我!”

    當他看到李凌揮舞著那個令他心顫的棒子襲來的時候他選擇了向自己的敵人投誠,活的越久就越是眷戀這個塵世。歲月已經磨平了他的膽氣。

    “我為什麼要放過你,你有什麼價值?”

    “我是s級的煉金師,我可以制造出許多現在已經失傳了的東西,你也看見了我的幻魔劑是多麼的厲害。你的幾個朋友和空氣對打了差不多兩個小時還沒有察覺。”

    “這些不夠!”

    “我還有許多珍藏,我可以全部的拿出來獻給你!”

    “還是不夠,將你殺了它們也是我的,我不介意多花點時間尋找。”

    有修真者的煉器手段李凌不會在乎他的那點煉金術,他相信自己可以找到埋藏在這個古堡里的任何東西。他更相信那個帶自己來這里的骷髏主宰會樂意的幫助自己尋寶。

    “我還知道一個驚人的大秘密。是關于聯邦智腦星零的!”

    “說說怎麼一回事?”

    “听說她在實施一個針對所有人的計劃,具體是什麼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她在我生活的那年代就已經開始布置了,你可以放過我了麼?”

    “偉大的煉金術士閣下,你似乎忘記了什麼該做的事情。”

    “在契約之名下以吾血,吾我魂,吾之肉身起誓,終生以李凌為吾主,以往生,今生。來生之願締結此誓”。

    王放的聲音剛落在兩人的額頭隨即呈現出一個奇特的六芒星陣,他忍不住嘆息了一聲或許自己要永遠的失去自由。

    六芒星陣消失的時候李凌仿佛和王放在心靈上有了一絲莫名的聯系,他感覺只要自己一個念頭就可以知道對方心里想的什麼。

    李凌對王放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讓他將走廊里的三人放進來,七彩撲一進來就撲向了李凌,而兩個骷髏主宰則是目光游弋的在大廳里搜尋著什麼。

    “你們在找什麼呢?”七彩很好奇為什麼他們一副神色緊張的樣子。

    “沒有,听說這個金術士是幾千年前很有名望的一個,怎麼沒有一點珍藏呢?”矮個骷髏主宰不經意的問道。

    “收藏麼?”李凌不禁想起了那個實驗室,或許王放的收藏都在那里也說不定。不過看他們急切的模樣一定是在找什麼重要的東西。

    李凌將自己異能空間里的幾個箱子統統拿了出來,既然大家一起來探險他就沒有打算藏私,如果用這些東西可以結交兩個骷髏主宰那也是不錯的。

    七彩飛快的跑了過去掀開一個大箱子。一道道亮光閃過里面里面露出了各種屬性的靈石。

    “哇,李大哥好多能量晶石啊!”

    三箱靈石一箱各種藥劑的成品。七彩高興的都快瘋了不停在各個箱子旁邊游走,不時的拿起里面的東西神情陶醉的鑒別一番。

    兩個骷髏主宰只在幾個箱子上匆匆一瞥就將眼光放到了最後那個箱子上,高個主宰不顧儀態的跑到那個箱子跟前用力的去掀它的蓋子。但是他同李凌一樣沒有打開。

    矮個主宰沒有去幫助自己的同伴而是用一種求助的目光看著李凌。

    “把那個箱子打開!”

    “主人。這些可是我的珍藏啊,你怎麼能隨便的給其他人看?”

    “打開!”李凌用一種不容質疑的語氣命令王放。

    王放一副不情願的走到那個箱子的旁邊看似隨意的蓋子上點了幾下然後退到了一邊。

    片刻之後那個箱子自動的將蓋子彈了起來,一把把雪亮的鐮刀暴露在大家的眼前,看起來就和兩個主宰手中的武器有些相似。

    他們是沖著這個來的,一瞬間李凌和七彩都明白了過來,或許他們在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存了要借助兩人實力的心思。

    “真是對不住。我們也不是故意利用你們,只是這個遺跡的探尋對我們骷髏一族太重要了所以才……”。

    事到如今兩人也很光棍,矮個主宰坦率的承認了他們最初的目的,並且交代了事情的起因。

    原來骷髏一族千年前從這個遺跡中找到兩把奇形怪狀的鐮刀之後就將他們做為傳承的信物。鐮刀上散發出來的陰暗晦澀的氣息不但使骷髏主宰在戰斗的時候實力大增而且能夠加速他們的修煉。

    只是有些可惜的是百年前這兩個主宰用它們做為武器抵擋化形劫的時候不慎被天雷所損壞,他們想盡了辦法也不能將鐮刀恢復原樣。

    雖然他們依照前人的經驗成功的尋找到了這個古堡壘並且成功的進入了內部,但是他們怎麼也突破不了走廊上的迷陣。在發現李凌和七彩兩個人都對近古荒域有興趣的時候兩位主宰才不動聲色的將他們引誘這里來,企圖借兩人的實力攻破這個堡壘。

    “我們只要其中的兩把就夠了”矮個主宰小聲的說道,看向李凌的目光有些不安。

    “你夠了,這些都是我的藏品你有沒有問過我?一共只有五把你們就要兩把?真是太過分了!”

    眼見自己的心血之做將要被人瓜分王放頃刻間爆發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