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四十章聯邦首都學院

第二百四十章聯邦首都學院

    首都做為整個聯邦的政治、經濟中心可以說是寸土寸金,隨著人口的日益增多和科技的發展人們逐漸將目光轉移到了外太空。

    不斷的計算和測試之後聯邦政府在外圍在不同的地方建立了二十個衛星,它們建成不久就被政府機構和一些超級財團瓜分了。

    都衛十五駐扎著的全部都是一些研究精神力與人體異能的科技工作者。這個隸屬于聯邦科學的機構,一向被人們寄予厚望。不僅聯邦政府每年向他們投入大量的預算,就連一些財閥也紛紛解囊,在暗中不斷的支持他們,即便是雙方有一些見不得光的協議政府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為那些議員們知道這個部門的重要性。

    一則令人震驚的消息快速的傳變了整個聯邦,異能研究院的工作人員居然用活人來煉制幻魔丹,而且還將注意打到了擁有s級精神異能的強者身上,這使聯邦上層大為震怒,要知道每一個s級的強者都是極其珍貴的,他們是整個聯邦終極武力的象征。

    雖然聯邦政府統治了近二十個星系,但是還有兩個適宜居住的巨大星系不在聯邦政府手中。而s級的異能者是可以和那些人進行威懾的存在,對聯邦政府還有特殊的含義。

    只是可惜的是當憲兵到達都衛十五的時候那里已經人去樓空,幾天之後所以的異能研究院的所有高層的尸體全部在不同的地方被當地的警察所發現,很明顯是有人殺人滅口。

    事情一下子變的撲朔迷離起來,很多人都猜測可能是這些人在私下和某些大財閥做了交易,以他們雄厚的財力為後盾在精神力開發的範疇做了一些違背人類道德觀念的研究,繼而探索出了一個抽取活人精神力煉制幻魔丹的方法。

    這件事情鬧的紛紛揚揚的時候李凌和玉貝兒已經踏上了聯邦首都。

    “李大哥!”當李凌兩人出現在學院大門的時候,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還沒有等他明白過來,他的懷里已經多了一個嬌艷的美女。

    原來亞莉克希亞早已經和安娜塔西雅聯系過了,說是他們今天可能回到聯邦學院,看起來紫月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你呀!”左手順勢刮了刮她的瓊鼻李凌慢慢的將她放了下來。

    “在這里等了很久了吧。我們就這就進去,”

    “紫月姐姐好!”

    看見李凌兩人交談完畢,玉貝兒這時才上來插話。

    “你,你回來了。你知道不知道大家這幾天著急死了,特別是你爺爺,你要是再不回來,只怕他老人家就要放下學院的工作卻找你了。”

    “我,我也不想的。誰叫他......,不過這次真是驚險,若不是遇到了李大哥只怕我真的小命不保了!”

    現在李凌才有些明白,敢情這位大小姐是離家出走的,真是小孩子心興。

    兩人手拉著手進入學院的時候人們頓時紛紛議論起來,他們沒有想到向來對男生不假辭色的小公主今天居然如此柔順的對一個年輕人。

    人群逐漸散開的時候兩個少年依然看著李凌幾人的背影發呆,片刻之後其中一個少年恨恨的咬了咬牙對身邊的同伴說道;“走,去給老大報信去!”。

    一陣忙碌之後李凌終于在首都學院安頓了下來,經過紫月爺爺的一翻周旋之後他被安排到了煉藥系進行學習。

    李凌非常干脆的接受了紫月的好意,說實話。他對那些看起來就復雜無比的科學知識並沒有什麼興趣,而他自己也不認為自己要必要在修煉上向別人學習什麼,這個煉藥系據說是最為松散的一個院系,導師們整體都待在自己的煉金室,一般是沒有工夫管理他們這些學生的。

    而他的住處就坐落在紫月和冬菱的別墅旁邊,忍受了幾天同學們的羨慕和妒忌之後,他才發現原來這棟房子是屬于副院長的孫女玉貝兒的的,也許是為了報答李凌的救命之恩才便宜他的吧。

    王放也搬來和他同住了,說是要伺候自己的主人,紫月這幾天一直粘著李凌。仿佛一松手他就會再次離自己遠去似的。

    幾天之後紫月帶著他遠離學生住宿區的時候他才發現有些不對勁,問起時紫月扭捏了好一陣子才紅著臉告訴他是自己的爺爺想要見他。

    “這麼快就要見家長了啊,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一聲也好讓我準備一下啊?”

    “你.......”

    紫月見自己的情郎如此的取笑自己,飛快的越過他的身子向前面跑去。

    見到紫月的爺爺的時候李凌卻大吃了一驚訝。沒有想到這個人人都崇尚異能的社會居然還有修真者存在,更加超出他意料的是原來聯邦首都學院的院長是一個修為很絕高的人,看著他那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李凌尋思著這個老頭或許是比自己高兩個小境界的人物,因為李凌探測不出老家伙的虛實。

    李凌就這樣小心翼翼的在紫月家用了晚飯,當院長提出要單獨和李凌聊會的時候紫月紅著臉回宿舍去了。在她看了自己的爺爺一定是要和李凌談她們兩個人的事情了吧。

    “你是修士吧”

    紫月離開之後院長單刀直入的詢問起來。

    “你是哪個家族的,難道你的長輩沒有告訴過你在聯邦政府的管轄範圍要隱藏自己的身份ど?”

    “沒有,沒有人和我說過這些?為什麼要隱藏身份?難道有人故意針對修士不成?”

    “你不要問為什麼。這些不是現在的你可以知道的,你只要以後隱藏自己的實力就好,相信我,我是不會害你的!”

    李凌點了點,就算只是看在紫月的份上院長也沒有害自己的必要,只是想起紫月,他心中又有了疑問。

    “為什麼紫月不進行修煉呢?以他發資質倘若修煉水系功法速度一定很快吧,為什麼不讓她修煉呢?以您的身份為她找一個合適的功法應該不難吧?”

    院長苦笑了一下︰“你不了解具體的情況,紫月的父親就是因為修煉了家傳的功法才落得一個淒慘的下場,相對于更高的實力我寧願讓她開開心心的活著。”

    李凌從來都沒有懷疑過院長對紫月的那份疼愛,或許也只有從小和他相依為命的孫女才可以理解他那分恬犢之情,但是內心深處李凌是不允許他這樣做的。

    “院長大人,也許您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會為紫月找一份合適的功法讓她修煉的,說我自私也好,大男子主義也好,漫漫長生路上,我需要有個伴!”

    “若是有強大的外力干涉呢?”

    “山無陵,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生同衾,死同槨。”

    “隨你吧,我若是執意阻止只怕她就不認識我這個爺爺了!”

    見到李凌如此堅毅的神情,院長擺了擺手讓他出去了,良久之後他才自言自語的說道︰“又是一對苦命的鴛鴦,擔願月兒比我的兒子走運!(未完待續。)(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