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四十四章骷髏至尊令

第二百四十四章骷髏至尊令

    在女骷髏主宰倒下的一剎那,整個骷髏冢的空氣都仿佛凝固了一般,.男骷髏主宰那種異樣的目光使大家都感覺到了一種大戰在即的緊張與不安。

    在李凌升到了13級的同時,紫月和冬菱也都有了豐富的收獲,紫月也升到了13級,而給予男骷髏主宰致命一擊的冬菱則是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游戲系統一連給她提示了十幾次。

    “叮咚,殺死骷髏主宰一只你獲得100000點經驗值,因為是越級殺怪你獲得獎勵100000點經驗值,希望你再接再厲!”

    “叮咚,恭喜你升到4級!”

    “叮咚,恭喜你升到5級!”.......

    “叮咚,恭喜你升到10級,尊敬的玩家你可以離開新手村到別處冒險了。”

    “叮咚,恭喜你升到11級!”

    一天之內她由三級升到了十一級並且距離十二級的距離也並不是很遙遠,只怕《末日危機》這款游戲問世近萬年來,升級速度超越他的只怕也寥寥無幾吧。

    然而她此時並沒有來的急慶祝自己的提升就將那份喜悅的心情壓了下來,因為她同樣感受了那份莫名的壓抑。

    當骷髏主宰近乎瘋狂的掙脫了七彩的攻擊向紫月和冬菱沖過來的時候李凌慌忙之間召喚出好幾把火屬性的飛劍。

    飛劍的速度很快,瞬間便抵達了骷髏主宰的身邊,而另幾人感到詫異的是它們攻擊的目標卻沒有躲閃,李凌分明看到了骷髏主宰那一抹詭異的微笑,猶如三九天里的寒冰一樣凍徹人心。

    眾目睽睽之下骷髏主宰並不算很高大的身軀,慢慢的倒了下去。李凌的心一下仿佛被什麼東西觸動了一下,現在的他很想明白骷髏主宰為什麼要這樣做,骷髏的進化史就如同靈魂之火一樣漫長,他不明白骷髏主宰為什麼要放棄自己悠長的生命。

    李凌將他抱在懷中的時候骷髏主宰的身體已經起了變化,有些地方的地膚開始裂化露出了里面森然的白骨頭。

    “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選擇這種近乎自殺的方式?”

    骷髏主宰沒有直接回答李凌所提出的問題,而是微笑著斷斷續續的為他講述了一件陳年往事。

    多年以前,白骨之地有兩個最實力最底的骨骷髏,他們沒有像其他的骷髏一樣相互殘殺而是選擇了互相扶持。

    就如同李凌見過的那個白色靈魂之火那樣。他們同樣是幸運的,因為上天過早的賦予了兩人智慧。

    白骨之地的撕殺是慘烈的,但是他們堅持了下來他們成功了,慢慢的進化為黃色骷髏、血骷髏最後直至骷髏主宰。

    骷髏主宰在白骨之地已經是屈指可數的存在,只要他們不去招惹別人。沒有人會輕易的來攻擊他們/

    兩人滿足了,他們願意這樣無拘無束的生活在自己的故鄉,兩個人相互愛護直至生命的終結。

    但是事情往往不會盡入人意,突然有一天他們再次用自己頭顱中的靈魂火焰掃視周圍環境的時候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經不是兩人熟悉的白骨之地了。

    雖然同樣是陰森的洞**但是卻沒有以往在一起的同伴,兩人打其精神應付的時候卻發現這里多了許多名為“玩家”的人類。他們毫不留情的舉起屠刀任意的殺戮這里的骷髏,無情的屠戮他們的同類。

    開始的時候這樣人很弱小,但是隨著時間的增長他們的實力越來越強大,兩位骷髏君王雖然極力解救自己的同類,但因為高手很少,他們的努力也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做為骷髏主宰將這里的骷髏進行一番整合之後。原本以為可以大仇得報狠狠的出一口惡氣,卻不料陡然發現自己居然被禁錮在骷髏冢的深處,終年不曾得見一個玩家過來。

    他們真的徹底的失望了,骷髏在白骨之地相互殘殺那是自然法則,是天數使然,他們並不抱怨,因為這樣做畢竟可以使整個族群慢慢變得強大,而無數骷髏在這里喪生不知道又是便宜了哪個?

    失去了自由再加上日益思念自己的故鄉白骨之地,兩個骷髏主宰已經生無可戀,若不是他們沒有自殺的勇氣只怕兩人早就自我了斷了。

    七彩出現的時候他們就看穿了她是靈魂之火的本質。與其坐等一個更加厲害的玩家來結束自己的生命,還不如死在靈魂主宰的手中。雖然她們不明白七彩能夠不受限制的隨意活動。

    若是再早上千年的光陰,他們一定會去追尋七彩身上的秘密,只是可惜他們忍受了太多的孤寂。所以的耐性都被消磨的一點不剩。

    同伴的死亡更加的刺激到了南骷髏主宰,他任由李凌的飛劍穿過自己的身體,嘴角卻露出了慘淡的微笑,若是有來生,希望我們一定還會在一起。

    在男骷髏主宰告別這個時間的時候,李凌接到了一連串的系統通知。他升到了十五級,若是玩家按照正常的速度升級的話,到達十五級可能要半年時間,若是一個e級的異能者的話,則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

    但是他此時卻不怎麼開心,李凌能夠體會到兩個主宰那種對自由的向往和孤單的心情,一如以前的七彩。

    “李大哥......”七彩伏到李凌的背上放聲哭泣起來,此時的她方才知道自己遇到李凌是多麼的幸運,若不然,許多年後或許她的生活也會像兩個骷髏主宰一樣淡然無味。甚至萌生出結束自己生命的念頭。

    听完骷髏主宰的故事冬菱此時有些明白自己的爺爺為什麼要全力支持自己的哥哥在游戲中發展了,或許並不想她早期想象的那樣,《末日危機》僅僅只是那些大家族相互攀比、炫耀的場所。

    目光一轉,她的目光又轉向了李凌,他這一世又是什麼身份?是不是也向自己一樣是那些所謂的“世家”中人?

    “快看,這里有一枚幫派令牌!”

    大家都陷入深思的時候傳了王嫣的說話聲,也許只有這個一直在七彩庇護下成長的姐妹才不會想那麼多令人頭痛的問題。

    “這里,這里也有一個令牌”在男骷髏主宰身邊的王婉也有了發現。

    大家一起從這種悲憤的氛圍中解脫了出來,李凌接過兩姐妹遞過來的令牌觀察起來。

    幫派令牌他是知道的,想要建立一個幫派就必須有這個令牌,而那個男骷髏主宰爆出了的令牌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因為它只是一個黑色的令牌樣的物事,上面並沒有什麼文字或者特殊的符號。

    正因為這塊令牌的特殊大家才對他格外的上心,一般在游戲里第一次出現的物品才是最為珍貴的,就拿幫派令牌來說,最開始的時候要上千萬游戲幣一塊,而現在則只要幾十萬就可以買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