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五十三章龍谷際遇

第二百五十三章龍谷際遇

    朦朧的遠山,籠罩著一層輕紗,影影綽綽,在飄渺的雲煙中忽遠忽近,若即若離,就像是幾筆淡墨,抹在藍色的天邊。

    空山寂寂,冷月如勾。寒星懸浮于天幕之上,仿佛點點光斑,如同棋布。地面上花團錦簇,樹木蔥蘢,整個空氣中,**著花的幽香,和草木的清香,兩股香氣交織在一起,令人如痴如醉。忽而,一聲鳥唳劃破了夜色中寂寥的山谷,憑空多了一點生氣。這時候,天邊的盡頭飛來無數鳥群,寒鴉萬點,絡繹不絕。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山谷,整個世界仿佛由地域變成了天堂,原來,山谷之中,絕壁之下,竟然有著無數高大的石屋,連成一片屋海,仿若人間仙境,世外桃源。

    雖然李凌再三強調他的醫術有限,但金龍太子仍然不依不饒的要求他去一躺龍谷,想到駐地的事情始終還得落到龍族的頭上,早點面見龍族中人也好早點解決此事。

    迎著晨曦,李凌和金龍太子走近了龍谷,他此次是有備而來的,因為他已經再次確認了自己異能空間里的東西可以拿到游戲空間里來,又詳細的詢問了金龍太子母親所患的疾病。

    當年龍後產下金龍太子以後突然頭昏眼花不能起坐兼又心胸滿悶惡心嘔吐,到後來痰涌氣急心煩不安,以至神昏口噤不省人事。

    那時候龍王遍訪名醫無果後只得將自己的妻子封印,自己含辛茹苦的撫養金龍太子,從他破蛋而出到姍姍學步再到如今,真是費盡了心思。

    進來龍谷以後李凌就發現這里有好多草藥都是上了年份的,更有許多是外面的世界所沒有的。他就暗自動起了心思,或許他應該找個什麼理由在龍谷里搜刮一番。

    進入正中央的一坐宏偉大殿以後,金龍太子將他帶到了自己父親的居所,因為要給龍後治病就必須得到龍王的允許。

    一個醉醺醺的大漢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時候李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這個就是傳說中的金龍一族的王者?這個形象實在是邋遢了一點。

    “你別介意,自從我母親出事以後父親就成了這個樣子。”

    感受到李凌那種異樣的目光。金龍太子立刻解釋起來。看樣子他對這個自小將他拉巴大的父親還是蠻尊重的。

    又是一個痴情的男人,李凌將自己的目光從龍王身上轉移到了這間石屋上,它是一個平整的石塊沏成的巨大房間,看來他們不只以人的形態出入這間房子。

    听金龍太子說這個人是來醫治自己妻子的。龍王古井無波的臉上終于露出了吃驚的表情,打量了李凌片刻之好,臉上的表情隨即變成了一種失落。

    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龍王尋遍天下都沒有找到一個可以醫治自己愛妻的神醫,在內心深處他已經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傳聞這個世界有的煉丹宗師可以煉制出具有奪天地造化的丹藥。這些丹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可是他窮盡宇內也沒有找到一個可以醫治龍後的人。

    “你有什麼要求可以盡管提,能滿足你的我會盡量的滿足!”

    龍王已經從金龍太子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經過,他不能責怪自己的兒子,因為這是他的一片孝心,同樣他也不能責怪李凌,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個人是被他兒子脅迫而來的。雖然他沒有看過金龍太子所說的那些神奇的丹藥,但是他私下里已經認定這是他兒子見識淺薄才把普通的丹藥當成寶貝。

    “你,既然你不領情那還是算了,我也不想打擾尊夫人的長眠。”

    “父王!”

    看見自己的父親和李凌沒有談妥,金龍太子忍不住和龍王開口了。要知道他母親的封印近來已經些松動了,再不進行處理只怕她的性命更加難保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懂得煉丹的人,他們怎麼能就此放棄。

    “也罷,這個或許就是天意,若是這次衡兒有個好歹,我就和她一塊離去。”

    龍王小聲的自言自語了幾句之後突然振作起來,鏗鏘有力的對金龍太子說道︰“吩咐下去,馬上為你母親解除封印!”。

    金龍太子離開以後龍王小心翼翼的從一個盒子里拿出一個丹方遞給了李凌,“你就照這個方子煉制吧,說不得這次要拼一下了。”

    “這個是.......”李凌接過方子以後向龍王詢問起來。

    “不瞞你我。我們龍谷是有辦法和上界取得聯系的,我也曾經委托一個青龍族的前輩向一個上界的先輩詢問過,而那位前輩就傳下一個這樣的丹方,經過多年的籌備我已經找到了方子上的所以藥材。你放心就算你的成功率低也沒有什麼關系,藥材準備了好多份,所以不要給自己壓力。”

    “為什麼不在龍族中找一個煉丹師,那樣不是更方便?”

    “我也想啊!”

    一提起這個話題龍王的心里就很郁悶︰“我們龍族向來就不喜歡搗鼓這些東西,我們的傳承記憶中也沒有這些玩意,所以......”。

    原來是這樣。堂堂一個龍族竟然連一個像樣的煉丹師都找不到,其實也不是像龍王所說的那樣,無論是青龍一族或者是他的金龍族都有煉丹宗師存在的,只是他這張丹方雖然藥材並不是特別貴重,但是煉制方法卻很煩瑣,再加上關系到龍王妻子的性命安危,沒有人願意冒這個險的,畢竟金龍王脾氣暴躁在龍族是出了名的。

    白玉人參、凝香附子.......看到最後李凌的臉色一變︰“龍王大人,你給的方子我沒有辦法煉制,你還是另請高明吧?”

    “為什麼無法煉制?”

    他已經盡量不給李凌壓力了,可是這小子怎麼還推脫,莫非是想乘機給自己索要個更多的好處?

    “你盡管煉制,成功以後我會給你足夠的好處的!”

    “對不起,不是報酬的問題,而是這張丹方中說煉制過程中需要龍元或者更加高級的能量,這些我都沒有啊!”

    “你.......”

    “父王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準備好了,請您和李凌過去吧!”。

    李凌正和龍王解釋的時候金龍太子走了過來,他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辦妥了,萬事具備,只欠東風。只有李凌將丹藥煉制好以後就可以救治龍後了。

    “你將封印解除了?”

    看見金龍太子點了點頭以後龍王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起來,他們父子的莽撞可能會害了龍後。

    “讓我去看一下麼?”

    病篤亂投醫可能是每一個患者家屬的共同心態,听到金龍太子如此說話,龍王父子心中又有了一點期望。

    “好吧,帶他過去!”

    生同衾死亦**,龍王既然已經打定了注意,他就不會再猶豫,此時他對生命早已沒有了眷戀,只是可惜金龍太子還未成年就要擔負起族長的重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