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五十九章落幕

第二百五十九章落幕

    冬卓凡帶著自己的手下以及一干雇佣兵離開時已經是黎明,天邊第一縷陽光透過來的時候眾人都松了一口氣,大家都知道黑暗對這些亡靈生物是有加成的,它們的實力在黑夜中可以完美的發揮出來。而白天正好是它們的客星。

    “接下來攻打駐地的會是哪種亡靈生物呢?”

    李凌正在猜想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何種敵人的時候,駐地外圍又出現了一個空間門戶,還沒有在穩定下來他就感覺到里面濃濃的死靈之氣。

    “準備戰斗!”

    從某種跡象來看這次來的生物肯頂非同一般,現在的李凌也顧不上所謂的游戲規則了,在空間之門出現的時候他就命令所有的戰艦集中火力對它進行轟炸。但是事實的確和他預料的一樣,無論是空間之門還是里面出來的怪物似乎都不太畏懼那些能量炮。

    由戰艦進行熱點分析的結果知道這次前來攻擊駐地的怪物很少,只有一千個,可是李凌卻隱隱的感覺到只怕這個些怪物才是最難應付的。

    這次的怪物是一些俊男美女,只憑借一雙肉眼觀看是無法分辨出這些人和活人之間的區別的,除非可以像李凌一樣感受到這些亡靈身邊的死靈之氣。他們就是巫妖,是近乎不死的生命。

    李凌親眼看見一個巫妖在能量炮的打擊之下灰飛煙滅但是只是一瞬間的工夫,在原地出現一道細小的空間裂縫,從其中又出來一個俊美的青年,他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的就加入了戰斗。

    雖然這些巫妖距離火鳳凰的駐地還很遠,可是卻不斷的有巨大的火球和一些冰錐被拋過來,更有甚者居然是一些莫名的毒素。

    “這可怎麼辦啊,難道這些東西都是打不死的?”

    冬菱也看出了一點點的門道,也些生物經過了戰艦的打擊區域之後居然一個沒有少,還是整整齊齊的一千人。

    “管他呢,我就不相信他們真的可以永生不死。我一定可以消滅他們的。”

    還沒有等李凌說話,氣急敗壞的七彩就等著上萬的幫眾出去了。

    “你們兩個在這里等著我也過去看看!”。

    發反復叮囑紫月和冬菱兩女要遠離戰場之後李凌也起身到了駐地只外。

    七彩他們投入戰斗的時候,這些巫妖向駐地移動的速度明顯的慢了許多,但是無可置疑的是這些靈魂之火轉化而來的幫眾依然沒有辦法將這些巫妖的性命奪取。死神鐮刀割在他們的身上的時候雖然血肉橫飛,看著折實嚇人,但是巫妖們居然依然生龍活虎的和幫眾們搏斗。

    看來這些巫妖有些門道,或許他們的命門根本不在這里,恍惚之間李凌想到了巫妖們的身體殘缺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所出現的那道空間裂縫。一定是他們依靠某種方法重新召喚出來的身體,想到此處李凌的眼前一亮,飛快的來到了七彩的身邊。

    “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啊,七彩,不要和他們拼命,先拖著他們,只要不讓這些巫妖攻擊到駐地就可以了!”。

    “為什麼,難道要放任他們胡為不成?雖然他們的等級高實力強,但是我們的人多啊,只有堅持下去未必沒有希望。怎麼能一開始就采取守勢呢?”。

    “照我說的去做吧,我懷疑能夠使他們致命的東西不在這里?”

    “什麼東西?”

    七彩還是很迷糊的,不過當她看到無數的幫眾被打成靈魂之火,甚至白色的靈魂之火的時候他終于答應了李凌的建議。

    “我盡量的拖延時間,但是你也要快些回來!”

    李凌對他微笑了一下轉身進入了自己的異能空間,望著又多出的那道空間裂縫,他沒有任何猶豫的穿了過去。

    一座巨大的廣場出現在李凌的眼前,他似乎蘊涵著無窮的死靈之氣,而他分明從廣場里整齊排布的一口口玉石棺材中感受到了連綿不絕的生氣,雖然遠遠沒有死靈之力那麼強大。但是卻給人一種悠長的感覺,這是一種矛盾的平衡。

    待到李凌走近一口玉棺的時候發現他的蓋子是打開的,里面安詳的躺著一個長相帥氣的少年,在這人的頭顱底下則枕著一個狹長的玉盒。

    對照游戲空間的情景他發現這些看似活著的尸體或許就是巫妖們的替身。而那個玉盒里裝的什麼東西呢?

    將其中一個玉盒打開以後,一縷清煙從里面飄了出來,前世身為鬼差的李凌豈能不明白這個?他趕緊掐了個鎮魂絕將這個看起來幾乎實質化的魂魄給定住,然後將噬魂幡.從異能空間里取了出來。

    一股比死靈之力更加邪惡的力量瞬間籠罩了李凌身邊一丈方圓。前兩次黑暗生物來攻擊的時候,噬魂幡.已經吸收了不少的魂魄,或許是黑暗生物的魂魄對它更加的滋補。如今的噬魂幡.已經變成了嬌艷的紅色,相比以前顯得更加的詭異了。

    “大人不要殺我,我願意歸順于你,我什麼都听你的!”

    李凌正要將這個魂魄收進噬魂幡.的時候卻听進一個女子的聲音通過意識波動傳入了自己的腦中。

    “你怎麼可以聯系到我?說,為什麼你的意念如此的強大?”

    “意念,我不知道什麼是意念,我只所以可以與你聯系是因為我的精神力特別的強大,我們巫妖擁有生前所有的能力,且有無盡的時間來鑽研魔法,而我所擅長的是精神方面以及煉金術,我的精神力比一般人要強上許多,這也許就是我可以將自己的想法傳給你的原因吧。”

    原來是這樣,精通精神技能和煉金術的人對他來說的確是一個不小的助理,而這樣一個在充滿死氣的環境中生存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存在,或許可以和他在靈魂方面交流一番,對他的好處還是蠻大的。

    “你那什麼讓我相信你?你憑什麼說自己不是虛與委蛇?”。

    “我可以把我的命匣交給你,也就是這個玉盒,只要你拿著這個盒子也就擁有隨時取我性命的權利,若是你還不相信我可以和你簽定契約,這個可以吧!”。

    女巫妖的誓言剛落,李凌就發現自己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個一閃而失的六芒星陣,玉棺中的那具女尸同樣如此,李凌大呼了一口氣,塵埃落定,他就女巫妖的魂魄放回了玉盒,然後將那盒子放回了自己的異能空間。

    “李靈參見主人。”

    那女尸剛剛從玉棺里出來就對李凌行了一個大禮,然後一種下人的姿勢站在了他的對面。

    “李靈?這個名字很熟悉啊,你怎麼叫這個?”

    “噗,這個不是我的名字啊,我們這里只有編號而沒有名字,我的這個名字是根據你的起的。”

    女巫妖笑了一下才回答他的問題,心里想著這個看起來很和氣的主人千萬不要是一個殘暴的人才好!

    “李靈,我們應該怎麼做才可以消滅這些巫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