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六十八的章異能空間的異變

第二百六十八的章異能空間的異變

    “他是什麼人,又和你是什麼關系?你別忘了現在是你有求于我們,你們就是這樣和人商談合作事宜的?”。

    韓立暈厥前的一聲大叫將其他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過來了,正在和冬卓凡商談在《末日危機》中合作的幾個年輕人頓時站了起來。一個個對著李凌怒目而視。

    一個叫劉用的年輕人適時的向冬卓凡起了抗議,這些人中他所代表的劉家勢力是最強的,本是听說冬卓凡要和他們這些年輕人商量在游戲中合作的事情,他是不準備過來的,因為他們家族在《末日危機》中的勢力比冬家還有高上許多,但是他的長輩卻勸說他來都星一趟。

    這就是所謂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劉家和冬家是存在利益沖突的,他們早晚都要對上。

    所以他這次本就是懷著渡假兼探听虛實的目的過來的,先前冬卓凡提出要購買一些家族在游戲中特權的使用權的時候他已經有些震驚了,他怎麼可以如此大膽的提出這個?難道他們冬家不害怕游戲的開者阻止或者干脆懷疑他們的用心,還是雙方早已達成了某種協議?看來他要盡快的將事情回報給家中知曉。

    這些擁有特權的家族當初都是追隨過游戲開者的,冬家這樣做的確是存在著不小的風險,不過冬卓凡的爺爺考慮到五百年才有這麼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若是不好好的拼上一把,只怕自己以後是要後悔的,再加上冬菱的堅持,冬家這才下定了決心。

    “我只能告訴你們他是我冬家的朋友,若是想與他為敵就等同與我本人做對!”。

    既然爺爺和妹妹都下定決心將重注壓在李凌的身上。冬卓凡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

    “冬少,難道為了一個外人就要與我們這些從小就認識的人翻臉?你何苦要為一個不知天高底厚的小子出頭!”。

    先前那個和冬菱打招呼又想認識紫月的年輕人站了出來,在這些人中他和冬卓凡是最熟悉不過的,再他看來自己的朋友無論如何也會給他一點面子的。

    “就是,你何苦為了一個認識沒有多久的人而得罪了這幫兄弟,要知道大家的關系錯綜復雜。有很多利益是交織在一起的。”

    眼見雙方鬧的很不愉快,冬卓凡的未婚妻急忙站起來打圓場。

    “他還用人替他出頭?如果你們自認自己的本事了得那就去試試看,如果你們想死誰也不會攔你們。”

    冬卓凡看了自己的未婚妻一眼,其實她還是挺維護自己的,可惜因為家世的關系自小就養成了驕傲自大,目中無人的性子,而自己也找到了心愛之人。

    听到冬卓凡的話劉用冷笑了一聲,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不管李凌是不是冬家的幫手。今天都要將他除出。

    紅燈區這麼多家娛樂場所,為什麼他們偏偏要指定這家來作為他們相聚的地點,那是因為這家名為“天上,人間”的夜總會是他們劉家的產業,家族在這里安插的勢力很是強大。

    再者說如果他這次幫了韓立,那麼韓家豈非要倒向他們劉家,韓氏勢力不小,關鍵時刻還是有些用處的。

    “既然冬兄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看看他究竟有什麼本事,居然將韓少打成這個模樣。”

    劉用走過來的時候。李凌就在他的身上掃視了一下,現他竟然擁有a級的精神異能。

    “撲通、撲通”兩聲劉用還沒有走到幾人的跟前紫月和冬菱便從椅子上摔了一來,李凌剛想去攙扶兩人卻見寒光一閃,一柄長劍就向他刺了過來,李凌情急之下伸出右手就去抓那柄劍。

    見他如此的大膽劉用的臉上露出一個了詭異的笑容,心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卻偏來頭,心中一狠就將手中的劍遞了過去。

    一股陰冷的氣息從劍中涌出順著李凌的手蔓延至全身。這是一種比鬼氣更加陰寒的一種元氣。他的靈魂隨著長劍的抖動突然顫抖了一下。

    “是魔氣!”

    他立刻明白了過來,慌忙運轉”神農本草經”。並且將紫凰劍拿了出來。一邊它化解自己身上的魔氣,一邊從異能空間將一柄飛劍掏了出來飛快的向劉用的魔劍擲去。

    兩柄劍相交的時候李凌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向心頭,他心口一甜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李凌將自己的右手從魔劍拿下來的時候以神念御使著紫凰劍向劉用砸了下來。

    兩劍相交的時候雖然李凌吐了一口鮮血。但是劉用也沒有撈到什麼好處,巨大的撞擊力使他身體的某些地方的骨骼都迸裂開來,而他本人更是無法抵御劇烈的疼痛而直接暈了過去。

    紫凰劍將要處及劉用的身體的時候,突然停滯在半空之中,而李凌知道事情不妙就勉強掙扎著站了起來。

    “你將我家少爺傷成這樣的?你竟敢傷害我家少爺!”。

    李凌費了好大的力氣將紫凰劍收回來的時候卻見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穿過慌亂的人群向他走了過來。

    此刻的李凌心中也慌亂起來,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他現這人身上也有修真者,確切的來說是修魔者的氣息。而且他的境界比自己還要高一點。

    “九叔,你一定要為小佷報仇啊!我一定要將這個人碎尸萬斷。”

    劉用在多名侍者的共同搶救之下很快的恢復了知覺,他一雙眼楮惡狠狠的盯著李凌,不時在紫月和冬菱兩女的身上掃來掃去。

    李凌從自己的異能空間里找出幾顆療傷的丹藥後匆忙將他們放進了嘴里,臨陣磨槍,雖然不可以使自己完全的恢復傷勢,但是總要好上一些。

    “空間束縛”中年男子大聲喊著,他要一招將李凌致于死地才甘心,要知道劉用是家族的嫡系孫子,也是劉家老祖宗的心干寶貝兒,若是他在自己這里出了什麼差池的話,只怕他這個都星的聯絡人就不要想再干下去了。

    李凌突然現自己竟然動不了了,這個時候他才知道原來這被劉用叫做九叔的人也是有異能的,而看現在的情況或許就是異能中最具威力的空間系。

    “次元斬!”隨著中年人的一聲大喝,李凌周圍出現了輕微的空間波動,為了逃命他不得不打開了自己的異能空間,在他看來,只要自己逃到那里安全就得到了保障。

    而當他打開自己的異能空間的時候,令他想象不到的事情生了。他身邊的空間波動慢慢的趨于平穩。而劉用九叔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最後摔倒在李凌的面前,地面上“叮當”一陣亂向,跌落了許多零碎的物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