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二百七怒十八章劉家老祖的怒氣

第二百七怒十八章劉家老祖的怒氣

    李凌從冬林的意識之中知道了一個神秘的去處。本是他是想立刻前往的,不過考慮到海族剛剛經歷了一場大仗,可能這里還有許多事情等著他們處理,他也不想貿然的向沛凝公主開口討要向導,所以只好擱置下來。

    晚上的時候李凌照例是修煉《神農本草經》,但是當他內視自己的丹田的時候卻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他的丹田之中居然存在著異物!

    這下子可把他嚇了一跳,他現在才注靈期的中期,自然是可能結成丹田,而且他又沒有煉制過本命法器,怎麼可能有東西無緣無故的出現在他的丹田之中呢?

    仔細看的時候卻現這個東西原來是一個粉紅色的心形物體,他到底是什麼東西呢?好奇之下李凌集中了自己所有的意識對她觀察起來。

    意識觸擊到那個心形的物體的時候李凌的心猛然間動了一下,,是風動桂花香的清涼,是四目相對的歡喜,如見精致瓷器時的心動,恨不能放在手中,擁在懷里,喜在眉梢,如邂逅一段心儀的文字,字字句句都入了心。便是初見時,心里漾起的那種別樣的感覺,是怦然心動,世界都變的奇妙了,那個人,在眼中,一萬千好,那種感覺,大抵就是喜歡了,李凌是相信前因的,一切皆注定,便是不早,不晚,在最好的年齡相遇,一見傾心,再見傾城。

    而更加令他羞憤的是,他此時心中所想的那個人既不是紫月,也不是冬菱,而是一個與他認識不久的人——沛凝公主,這一夜他注定要失眠了。

    正當他輾轉反側,沒有辦法入睡的時候。沛凝公主也顫抖了一下。初初見,一眼驚心,心里剎那的心動,歡喜是美好的,和心上人在一起,恨不得一夜白頭。依舊很動心。

    和李凌的懵懂無知不同,此刻她分明知曉這些都是海洋之心的緣故,但是她一點也不後悔將它送給他。

    最美的遇見,就是你路過,正好我在,然後相視一笑,一切,剛剛好;最好的愛情,便是于千萬人之中。尋一個心意相通的人,我素指拈花,你清顏一笑,于歲月深處,共剪一段清淺的時光。

    相思相知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此刻的沛凝公主,又怎麼能夠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清晨,李凌便早早的起床了,剛一開門就現一個小廝早已經等在那里了。他手上拿著嶄新的洗漱用品。

    說實話,李凌還真的就不習慣別人的伺候。可是當他整理好一切將要出門的時候這個小廝毅然的待在那里。

    “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要你去做了,你可以出去了,”

    李凌對那小廝吩咐,可是他現這個小廝依然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李凌的耳邊傳來了蒼老的聲音。

    “不錯,真的不錯,洗的很干淨。你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上什麼路?”

    李凌下意識的問,怎麼海族的人說話都怎麼別扭?

    “自然是黃泉路了!”

    “你”。

    李凌扭頭看時卻現自己身邊的青衣小廝,已經變成了一個鶴童顏的老者。片刻之後,他終于想明白了,或許這個人根本就不是海族的人。而是自己在外邊招惹的仇家也說不定。

    “是不是有些明白了,不錯,我不是海族的人,今天我來這里的目的就是要你的性命,不過在此之前我可以先解決你心中的疑問,滿足你的好奇心。我姓劉,劉用是我的玄孫!”。

    這個就是冬卓凡所說的劉家老族了,聯想到自己劉用叔叔所用的魔器,他知道這個老者或許就是一個魔修,但是當他對來人仔細的打量一番之後,他現自己居然看不透對方的境界。

    他修為只少比我高一個大境界,李凌想到這個老者的恐怖,一邊頭偷的用意念聯系紫凰劍一邊向門外靠攏。

    、“你別動什麼歪心思了,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嘎嘎,我可是好多天沒有吃過這麼新鮮的人肉了!想來你的修為也不低,應該擁有更多的靈氣吧!”。

    李凌將要退到門口的時候,卻現好似撞到一面牆上一樣,居然出不去了,隨即他便明白了一切,八成是這老家伙在那里設下結界了。

    看到李凌踫壁。劉家的老祖開心的笑了,他就想看著李凌在他面前掙扎,就想是貓抓老鼠一樣,看著對手無助的掙扎卻怎麼也逃脫不了自己的手心。這才是痛快,這才是淋灕的報復,劉用是最討他歡心的一個後人,就在樣死在了這個小子的手中,若不將他肆虐一番,自己心中的這股怒氣也出不來。

    “想吃我,還是吃你老母吧!”

    李凌看到劉家老祖那中自以為吃定自己的模樣氣就不打一出來,大聲的罵了他幾句之後,從異能空間里拿出了幾個能量壓縮秋,拋了出去,雖然他自己飛快的進入了異能空間。

    這種能量壓縮球在聯邦已經了淘汰了的武器裝備,但是因為制造簡單成本偏低,在黑市依然有人販賣。

    上次為了應付怪物進攻“火鳳凰”駐地,李凌托冬家購買了不少,至盡依然存有不少,不想在這里有派上了用場。

    金龍太子剛想去找李凌,卻現在他居住的地方產生了劇烈的爆炸聲,他感覺自己的心仿佛被什麼東西揪了一下一般,慌忙的向事地跑去,卻見那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水柱沖向天際,許久不曾落下。

    沛凝公主和大祭祀和一些其他的海族已經到達了那里,大祭祀望著巨大的水柱,目光呆滯的反復說著︰“我說過的,那個大殿是不可以進去的,初代神侍的意志怎麼可以違背呢?”

    而沛凝公主也在那里低聲的啜泣,而他的哥哥海皇卻在不住的勸慰他;“我說妹妹。你還是別哭了,神侍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會沒有事的,你別在哭了。”

    “我知道他沒有事情,可是我知道他去哪里了啊,我我將自己的海洋之心給了他的,若是他長久的不出現,那我”。

    “你們說什麼?李凌他沒有事情?這是真的麼?”

    方才他還為自己的朋友擔心呢,沒有想到一會的工夫就出現了轉機,這個消息真是太好了。

    “這個絕對是真的,我可以做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