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零五章 林萬富的另一重身份

第三百零五章 林萬富的另一重身份

    “你可以怎麼幫我?”。

    林萬富提出要在《末日危機》這款游戲中幫助李凌的話成功的吸引了他,他也想知道林萬富可以在哪方面幫助他。

    “我就是這一代的百曉生”。

    林萬富淡淡的說道,一股豪情升了在他的心中升了起來,在他看來,李凌的異能或許好自己很多。在游戲中的勢力也很大,但是有一件事情卻是他沒有辦法和自己相比的,做為百曉生他幾乎掌握著游戲中的輿論,只要有他的幫助,辦起事情來肯定可以事半功倍的。

    “你到底覺醒的是什麼異能?”。

    李凌有點兒想知道林萬富到底擁有的是什麼樣的異能,雖然他的異能是在游戲中吃了李凌的丹藥才覺醒的,可是這個家伙滑頭的很剛剛覺醒異能就下線了,根本就不給他們詢問的機會。

    “這個,告訴你也沒有什麼,或許你也猜測到了,就是隱身啊,這個就是我沒有告訴你們的原因,他是我吃飯的依仗,自然不可能輕易的告訴你了!”。

    “吃飯。依仗?”

    李凌一想就明白了,百曉生能夠知道別人的隱秘依仗的就是這個異能。看來他們也有一定的功法,這樣才能保障自己覺醒的異能一定就是隱身,

    想起他到白虎城時的所見所聞,李凌又有了新的計較,看了百曉生這個身份卻時是有些不簡單。

    “除了隱身你在游戲中可還有什麼樣的特權。比如說可以在各個城市之間隨意來往?”

    李凌的話剛一出口林萬富的臉色突然變了,要知道這可是他們百曉生一脈的最大秘密了。眼前的這個人是怎麼知道的?但是眼下他有求于人,不得不說了實話,更何況李凌現在已經將事情點了出來,他想隱瞞也隱瞞不了了。

    “這個確實,在游戲中百曉生做為天機門一脈確實也有著自己的特權,那就是可以擁有在各個城市之間游走的能力。當然這也是游戲開發者為了讓我們更好的去發覺信息才賦予的特權”。

    “天機門?”。

    這個稱呼讓李凌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散仙王阿鼠就曾經說過他自己是天機門的,難道林萬富的師門和這個有關系?可是也不對,按說異能者和修真者是相互對立的,聯邦智能電腦理應幫著異能者。怎麼星零所開發的游戲還對這些修真者有所照顧?莫非星零的創造者和修真者有關系?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什麼時候被天機門選中的,除了這些特權以外他們還交給了你什麼師門有關的東西了?”。

    李凌的問的這些已經屬于個人**了,林萬富本來可以不回答他的,可是現在他獨自一人生活在聯邦,身邊沒有多少可以借助的勢力,他急需李凌的幫助。所以他想將一切的事情都告訴李凌,他不允許自己半途而廢。有些事情在他心里憋了太久了,他也想找一個人傾訴一下。

    他在游戲中加入天機門已經是好幾年的事情,《末日危機》這款游戲不僅在聯邦流行。在商業聯盟同樣擁有許多玩家,並且有些東西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也不是什麼秘密。大家都知道這款游戲可以提高人的精神力,所以即便他的父親知道林萬富將時候大把的花在一個游戲上面也沒有去阻止。

    他的父親都不管,其他的更加的不會去打攪他,尤其是他弟弟一方的人,他們更是樂的林萬富就這麼一直頹廢下去,永遠也別和他們的少爺爭奪軍團長這個位子。

    可是在他新手村的時候他同樣的遇到了一個隱藏任務。他完成以後就成了這一任的百曉生。雖然他的資質不是很好,但是他憑借著可以在各個城市以及原本的新手村隨意往來的優勢他在游戲中混的還算不錯,不過現在他覺醒了異能,以後還要兼顧這方面,想要升級只怕就不會那麼容易了。

    隨便李凌怎麼詢問他,林萬富只是回答他在游戲中只是得到了一個可以在各個城市中穿梭的令牌和一些百曉生所擁有的一些特權,他並沒有得到什麼功法之類的特殊物品。

    看來他真的是沒有得到天機門的功法,有不然他也不會到現在還只有這麼低的異能,一翻思考之後李凌覺得還是將自己所知道的東西都告訴他,嚴格說來,他才是真正的天機門傳人,林萬富有權利拿到天機門的功法。

    知道了天機門的事情以後林萬富很是驚訝,他沒有想到異能者和修真者居然還有這麼多的恩怨,而天機門居然是一個湮滅在歷史中的修真宗派。

    他對李凌也充滿了感激,沒有想到他不僅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了自己還將錄有天機宗功法的玉簡送給了他。

    “你好好的想想,為什麼游戲中允許天機門的存在?”

    李凌還是覺得一個以異能為基礎的游戲中憑空出現一個修真宗派的分支有些奇怪,更何況老院長等人不只一次的告戒過他在聯邦中最好少用修真者的手段。他已經知道修真者在聯邦中就是一個禁忌,可是游戲的開發者為什麼還要做這樣的事情。

    記得大長老曾經說過,他們這些家族只所以在游戲中擁有特權是因為他們的先祖和游戲的開發者有過一段過往。冬家擁有家傳的火系功法,而劉家是修魔者,這麼說來他們都是修真者,萬余年前異能者和修真者曾經有過戰爭,這麼看來他們這些人的身份就十分明顯了,或許他們就是背叛了修真者轉投另一方的人。

    李凌將自己的推測告訴了林萬富以後,他或許是受到了什麼啟發,也想起了一些事情。

    、“經你這麼一說我到是想起來了,我們百曉生一脈都是玩家,即便是有什麼秘密也是口口相傳的,我在新手村踫到上一任百曉生曾經告訴我說我之所以有這些特權也是因為我們的前輩和游戲的開發者有些淵源的緣故。”

    “有淵源,只怕是仇敵的關系吧。”

    想到這里他更是有些迷茫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