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一十章六道輪回李凌

第三百一十章六道輪回李凌

    由紫凰劍相關的口訣配合著順利的渡過了深淵深處的那道結界,可是當他進入其中的時候卻大吃了一驚,他糅了揉眼楮確定自己的確是沒有看錯以後他整個人都楞在那里了。◎,.

    一座仿古的城門橫亙在他的面前,這座城門無論是建築風格和材料都是仿照地府的“鬼門關”所建。更加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無數道白光從四面八方飛來,無視結界的阻擋,義無返顧的投入城門之中,一切都是那麼的玄妙。

    如此古怪的事情他絕對的不會坐視不理的,小心的來到城門邊上,確定沒有危險之後他才慢慢的走進城門之中。

    距離城門不遠處。則是一條蜿蜒的小河,河面上飄蕩著白色的大霧。分不清河里到底有沒有河水。李凌的面前的河面上架著一個白玉砌成的連拱石橋,石橋的中央則是一個巨大的白色晶體,它似乎佔據了整個橋面。

    所以的光芒都無聲無息的鑽入了橋上的晶體之中,而後則在晶體的另一面出來,然後飄向遠方未知的空間。

    一時間李凌也有了一種明悟,這里難道就是這個世界的幽明地府,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不是所有的靈魂都是由一個地府管轄的麼,陽世的所有善惡不是全部都有十殿閻羅裁決的麼?

    這里的一切打跨了他身為鬼差的自信心,也成功的引起了他的興趣,地府才用的特殊結界,鬼門關、奈何橋的仿制品。所有的這些都表明這里或許也是地府的一個仿制品,只是不知道制造這些的人到底有什麼目的,而這些東西是做什麼用的。

    御劍而行到達了石橋的另一面李凌又有了新的發現,那些白光通過那個巨大的晶體以後居然變成了不同色彩的光束。然後又分開過來向著不同的方向逸去。

    很明顯,那種紅色的光芒的方向和其他六道有很大的不同,李凌選擇了顏色較多的光束追去他想看看這些光芒到底要到什麼地方去。

    身邊不斷的有光束經過,給李凌指引著道路。他一路向前,卻發現這些光線最終又有所分散,李凌緊緊的追逐著一個顏色的光到達終點的時候卻發現那里是一個高台。高台上是一個類似大型智腦的東西,後面連接著一個龐大的通道。

    李凌親眼眼到一所有的光芒都進入了那台智腦一樣的東西中,然後進入通道中消失不見。這個時候的李凌發現這里的天地元氣尤其濃厚,而高台上的這種裝置卻不短的消耗著元氣。

    結合以前所見到的,李凌現在意見肯定是有人在這里私設地府了,那個仿造的奈何橋上的巨大晶體一定是對來這里的靈魂進行鑒別,依照善惡或者其他的標準對靈魂分類,同時剔除它們的記憶。只是他還不明白,在真正但是地府。這些只能夠依照生死簿和孟婆湯才可以完成,而那個晶體又什麼本領可以做到這些?

    那些不同顏色的光芒所到達的高台必然就是六道輪回了,經過奈何橋上的篩選,在這里分別投入不同的高台進行輪回。

    麻雀雖小五髒俱全,這里設置雖然簡陋,可是一個地府該有的都有,在這里巡視了一番之後李凌的心里陡然的生起一股懼意。難怪龍族的大長老對這件事情不聞不問,原來深淵之中竟然潛伏著這樣一股龐大的勢力。他們絕對不是游戲空間中的些許龍族可以應付的了的。

    “主人,這里有一些智腦的波動。我可以嘗試和它們聯系一些麼?”。

    “不要!”。

    李凌沒有思考就回答了亞莉克希亞的話,在他看來,現在做任何有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行為都是愚蠢的,他現在要做的是努力保護好自己。

    回頭看了一眼那座高台,李凌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然後閉上了眼楮。片刻之後他義無返顧的進入了自己的異能空間,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索然沒有他的命令,亞莉克希亞還是對這里進行了一番探索。

    他回到火鳳凰駐地的時候卻見這里依然是那麼的熱鬧和繁華。看著一個個玩家進進出出,李凌由衷的感到悲傷,也許這些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命運都被別人所操縱了,只是現在的他還不知道深淵中的那個偽地府吸收的只是游戲空間中生物的靈魂還是整個聯邦所在的世界的靈魂都歸它管轄?

    李凌疲倦的走到火鳳凰的議事廳的時候卻發現紫月幾人全部都在那里,原來這些人是在討論李靈哥哥的事情,冷不丁的冒出一個修為決高的人說要呆在火鳳凰這個幫會,她們這些人自然難免心生疑慮。

    直到李凌將對她們解釋以後眾人才放下心來了,當然了,他只說了能說的部分,一些需要保密的內容他是不會外傳的。

    李凌的到來使大家十分的開心,可是轉眼間紫月和冬菱的臉色又暗淡了下來,兩人雖然及力的掩飾,可是還是被李凌看出了端倪。

    “紫月,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了,你們的臉色為什麼這麼難看?”

    “這個......”

    李凌的問話使紫月陷入了一種難以抉擇的境地,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將實際情況告訴李凌,他剛剛從深淵歸來,看他疲勞的樣子這一躺已經是經歷了不少的事情,她真的不想再拿這些事情讓他煩惱。

    “算了,算了,就算我們不說大哥遲早也要知道,還是告訴他吧。這樣他心里也好有個準備,要不然的話,若是他回到聯邦學院,倉促應對反而不好。”

    七彩在一旁看著有些著急,想起自己的失敗她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索性將一切都告訴李凌,也好讓他想個辦法為他出一口氣。

    李凌進入了深淵以後,那幫來交流的學院代表而如期來到了聯邦學院,起初的事情進行的很順利,那幫商業聯盟的學生根本就不是對手,聯邦首都學院的學子們以逸待勞,佔了很大的優勢。

    可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對方一個叫劉祖的學生就如黑馬一樣脫引而出,他不但戰勝了包括冬卓凡在內的所有學生,就連七彩下場也不是他的對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