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一十七章其中的內情

第三百一十七章其中的內情

    大家都沒有想到沛凝和玉貝兒會同一時間對李凌出手,幸好紫凰劍突起護主才讓他躲過了這一難,直到冬卓凡反應過來制服了玉貝兒才讓大家緩過氣來。

    她們兩個為什麼要無緣無故的攻擊李凌呢,要知道玉貝兒的命還算是他救的,而沛凝和李凌的關系大家都是知道的,她不可能有傷害他的動機。

    大家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玉貝兒突然掙脫了冬卓凡的束縛,她提起自己的飛劍越過了攔在路上的其他人直沖李凌而來。

    而此刻的李凌還一手抱著沛凝,還沒有從兩人對他拔刀相向的震驚之中清醒過來,雖然沛凝沒有來由的就過來刺殺他,可是看到他暈過去的樣子還是感覺十分的心痛,他趕緊喂給他一顆丹藥,希望可以快速的喚醒她的神志。

    玉貝兒還沒有到達李凌的身邊,卻被李靈的哥哥給阻攔了下來,憑借玉貝兒的修為她怎麼可能去和他相比,還沒有放應過來就被他擊傷在地,同樣是人世不醒的下場。

    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就這麼干脆的暈了過去,冬卓凡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但是他知道現在是非常時刻,還是先讓李凌將沛凝救醒以後問清楚事情的原因再說。

    沛凝悠悠的轉醒過來以後立刻從李凌的懷里跑了出來,他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李凌,急忙拿起他的匕首又想行刺他。

    “為什麼,他那里得罪你了,你居然如此念念不忘的要取他性命?你是開玩笑呢,還是真的瘋了?”。

    看到李凌一再忍讓沛凝還不依不饒的,冬菱就不打一處來,想到李凌向她坦白的他和沛凝之間發生的那些事情,她就更加的不能忍了,她紅著臉向沛凝詢問的事情的原委,同時不經意間瞥了自己的情郎一眼。

    “為什麼,還用問原因。我本是海族高貴的公主,可是這人卻玩弄手段讓我跟隨他,從此做了他的玩物,你說我要不要殺他報仇?”

    此話一出大廳里立即鴉雀無聲。所有的人都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李凌,幸好剛剛所有的客人都走光了,而服務生也比較拾取的離開了這里,要不然他丟人可丟大了。

    “主人不要擔心,從你們開始爭斗的時候我就已經關閉了這里的監視系統。沛凝的話是不會有任何人知道的。”

    亞莉克希亞非常不合適宜的說出了一句容易讓大家誤會的話,此時的李凌覺得更尷尬了,他不知道沛凝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來,其實他和沛凝並沒有肌膚之親,更沒有向她說的那麼的不勘。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紫月哭泣著著向李凌跑來,一邊追問李凌一邊伸手向李凌打了一巴掌,她實在是不清楚這人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他已經有了冬菱和自己,難道還不夠麼。居然做出這樣讓人不恥的事情來。

    李凌覺得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疼,可是他沒有去躲避,他不想躲也不敢去躲,此時的紫月已經處在要爆發的邊緣,任意的一個因素都會讓她徹底的爆發。

    “我沒有,相信我啊|”。

    李凌說著一把將紫月拉到自己的身邊,他擦拭了一下她臉上的眼淚,將她緊緊的抱在了懷里。

    紫月看到自己打了一巴掌他還是不躲避,心情也就平服了下來,可是一些起沛凝剛才所說的話。她又開始生氣了,她不斷的掙扎起來,試圖掙拖出他的懷抱。

    “哎,真是一對冤家。”

    此時的冬菱不免羨慕起紫月來。她可以隨意的發泄自己大小姐的脾氣,可以隨意的向李凌撒嬌,而自己卻是不能,因為在冬菱的心目中,他永遠都是以前的那個他,她對他的愛是毫無保留的。他就是她的一切。

    “紫月你不要鬧了好不好?”

    冬菱慢慢的走到了兩人的面前,將兩人分開之後有將冬菱拉到了不遠處,好讓她徹底心靜下來。

    “冬菱,他,他.......”

    紫月說了幾個字就開始哽咽了,她實在是想不出要用什麼樣的話語才形容李凌的行為,也沒有辦法去想象沛凝所說的話究竟是不是真實的。

    看到她這個這樣冬菱也有點心痛,兩人一快兒長大,她自然知道紫月自小就很柔弱,若不是真的遇到了這麼一個讓她痛心的事情,她是不會在人前就這麼大吵大鬧的。

    她悄悄的安慰了紫月幾句,又在她的耳邊秘密的說了兩句話,心中卻在埋怨著這丫頭大大咧咧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真正的長大。

    “這,這是真的?”

    紫月紅著臉向冬菱問道,而後又悄悄的瞥了一眼李凌,想著自己剛才的行為是不是讓別人笑話了。

    “主人,李凌他和沛凝確實沒有什麼的,剛才亞莉克希亞已經將他們這次乾元行的資料全部傳輸了過來,如果您不相信的話可以慢慢的看啊!”

    安娜塔西雅的話成了壓跨紫月心理的最後一根稻草,她現在突然巨大剛才的自己實在是太沒有禮貌了,想起自己的鹵莽行為她的臉色更紅了。

    在場的人听了安娜塔西雅所說的話才顯得自然一點,但是又一個問題又襲上了大家的心頭,那就是沛凝為什麼要這樣說?要知道一個女人的名節是很重要的,他這樣做的原因是什麼呢?

    此時多李凌也覺得自己混上的不自在,雖然現在大致已經澄清了,可是他還是老覺得他的這群朋友看他的不光不像以前那麼單純了。

    “無論任何自己都要將這件事情徹底的調查清楚,名譽啊......”

    心里想著他也有了大致的方向,這些天沛凝、玉貝兒應該都和紫月她們在一起,所以發生了什麼事情兩女應該會知道一點蛛絲馬跡。

    “什麼,你問我這些天沛凝和玉貝兒的行蹤,你要知道她們兩個有沒有什麼異常?”

    “異常麼?”

    兩女听到李凌的話都開始回憶起來,這些天以來四人的確是經常見面,特別是是沛凝,他就和紫月住在一起,要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他一定會知道的,可是他想了一想只後卻沒有發現沛凝有什麼異樣,難道是自己記錯了?她不禁懷疑起來。

    冬菱想了想之後也沒有發現什麼特異的事情,她剛要和李凌說的時候腦海中浮現出了幾天前所發生的事情。不過就在此時他覺得腦子中一陣疼痛,好像天旋地轉似的,一下子沒有站住,突然摔到在地上。

    看到冬菱的反應大家都圍攏了過來,此時他們都明白了,事情一定有蹊蹺。(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