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一十八章玉貝兒的親人

第三百一十八章玉貝兒的親人

    冬菱的突然倒下讓眾人覺得很是不解,為什麼好端端的人說昏迷就昏迷了,一時間大家都慌亂了起來。

    李凌也覺得非常的好奇,他趕緊過來查看了一下冬菱的狀態,發現他呼吸均勻,身體並沒有大的障礙之後才稍微的放了一點心,不過他現在也不敢貿然的給她服用什麼丹藥了,他害怕冬菱再出什麼閃失。

    大家七手八腳的忙活起來,一伙人到達醫院的時候大長老也問訊趕了過了,知道自己的寶貝孫女生了病,他也身是著急,將自己手頭上的事情簡單的處理了之後就向這邊趕來了。

    “卓凡,你妹妹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好好的突然暈到了?”

    大長老一過來就向冬卓凡詢問起來,她是修真者,身體向來都是很好的,怎麼就突然出了這種事情呢?

    冬卓凡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著急妹妹的身體到底是出現了什麼毛病,李凌問了他們幾句話之話他就暈倒了,而紫月卻並沒有發生任何事情,這事確實奇怪,看來要等到醫院的檢查報告出來之後才可以確定了。

    大約半天之後冬菱在醫生的救治之下終于清醒過來,可是當眾人看到她的那張檢查報告的時候卻全部傻了眼,根據報告所說,冬菱的身體非常的健康,沒有任何的疾病。

    “這些人不會都是庸醫吧,冬菱都昏迷了居然還說他沒有任何的疾病?”。

    李靈看到大家都不說話,他可不管這是在什麼地方,他立刻的說出了著急心中的疑問。

    “我看也不會,這個結果並不是有哪個醫生做出的診斷,而是由儀器診斷的,正常情況下是不會出現什麼錯誤的。”

    “那要是異常的情況下呢?”

    對于李靈的這個問題,大家都沒有興趣去回答,所有的人都知道儀器出現故障的幾率是極其小的。

    幾人要求進入病房去探望冬菱的時候卻遭到了拒絕,理由是她剛剛醒過來還需要清淨,所以進入病房的人要盡量的少一些。以免打攪她的修養。

    經過商討以後大家決定還是由李凌一個人進去的好,大長老和冬卓凡嘴上雖然不說但是他們也都知道現在冬菱最想見到的或許就是李凌了,再說她是在李凌問話之後昏迷的,或許這個原因和問題的答案有關。

    李凌進來的時候冬菱已經坐了一起來。看到李凌到來她急忙示意讓他在自己的身邊坐了下來。

    李凌並沒有立即向她詢問昏迷以前的事情。而是幫助冬菱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拿了一顆丹藥喂給了她。確定她現在確實已經無礙之後才向她問道︰“你究竟是想起了什麼,為什麼你會突然的昏迷呢?”。

    冬菱閉上眼楮仔細的想了想才說道︰“當時我想到我和玉貝兒他們曾經到聯邦科學院下屬的一個研究院去玩過,除了這個便再也沒有特殊的事情發生了?但是當我想起這個的時候就一陣的頭暈,覺得那個時候的記憶一片空白,之後就昏了過去?”

    “聯邦科學院的研究院。記憶空白?”

    听到這個李凌就感到一陣的不妙,或許這個才是事情的根源,冬菱的昏倒和沛凝的異常行為都和這件事情有關系?

    “是玉貝兒帶你們去那里的麼?她為什麼要這樣做?聯邦科學院所屬的都是一些科研機構,那里應該有著嚴密的制度,你們怎麼能進的去?”。

    幾個小姑娘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進入了這麼一個機密機構說出去恐怕沒有人會相信吧,越是反常的事情李凌覺得越是可疑,他一定要問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說她的親屬在那個研究院,所以讓我和沛凝陪他一塊到那里去看看,所以我們就......”。

    “這樣啊,難道你不知道她是孤兒。沛凝不知道還可以原諒,你可是對她的事情清清楚楚的啊。”

    李凌本來想質問她的,可是話一出口立刻就想到了她剛剛病愈,聲音也就緩和下來。

    冬菱听出了李凌話中的那股不舍,心中一甜,將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希望他從中看出一點端倪,她也知道自己雖然已經好了,可是沛凝現在還在昏迷狀態,事情真的很麻煩。

    玉貝兒知道自己是個孤兒。雖然她嘴上不說,可是心里一直以為這是個遺憾,她痛恨自己的父母,既然將她生了出來。為什麼又要遺棄她?

    其實這些年他一直在不停的尋找自己的父母,可是一直都沒有什麼線索,直到他修煉了李凌交給他的功法。

    她的修為大進以後,耳目也靈聰了許多,她發現每一次自己出去辦事的時候都有人在默默的跟隨著她,開始的時候玉貝兒覺得很害怕。還以為是有人要對她不利,可是日子久了她發展這些人對她並沒有存著什麼壞心事,膽子也就大了起來。

    尤其是幾次跟蹤玉貝兒的人幫助她解決了一些小麻煩之後,她決定要和這些人接觸一下了。她相信這些人是在暗中的保護自己。

    又一次的離開聯邦學院的時候玉貝兒終于將跟蹤她的人堵在了一個僻靜的地方。

    那人也十分的光棍,看到自己泄露了行蹤,要跑也跑不了了,索性他就老實的承認了。

    但是接下來的話,卻讓玉貝兒很是以外,那人稱呼她為小姐,告訴玉貝兒他是對方的父母請他來保護她的。

    通過那人的話玉貝兒了解到原來他的父母是聯邦的一個科技工作者,因為她出生的時候兩人在為聯邦進行一項很機密的研究項目,他們不方便帶著她,而兩人又不想拖給相關的機構代管,才想出了一個看似無情的辦法。

    他們通過觀察才選定了讓她現在的爺爺代為撫養,于是在一些人的安排之下玉貝兒就成了一個棄嬰落在副院長的手中。

    “這麼俗套的故事玉貝兒也相信,萬一對方是欺騙她的怎麼辦?”

    李凌想了想覺得那人的方法還真的很高明,專門攻擊玉貝兒心中最軟弱的地方,就算這是一騙局,只怕她也願意上當吧?

    “她不是很相信啊,所以她才讓我和沛凝一起陪她的研究院去查看一下,我們三人的修為也不算是很低吧,沒有想到最後還是遭到了別人的算計。”

    “那你們在那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沛凝和玉貝兒兩人為什麼要殺我呢?”

    “我也不知道啊,現在的我雖然不再昏迷了,可是我之記得進入研究院以前和出來以後的事情。期間發生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啊。”

    失去了那個時候的記憶?李凌覺得他的麻煩大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