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一十九章李凌的猜測

第三百一十九章李凌的猜測

    冬菱也是剛好,李凌不想再過多的打攪他,問過她關于和沛凝一起到聯邦科學院下屬的研究院的事情以後他就退出了病房。

    現在沛凝和玉貝兒兩人刺殺李凌的事情雖然落幕了,但是是剩下的事情卻更加的麻煩了,冬菱的話給了李凌許多的信息,但是也讓他產生了更多的疑問,這些事情不是他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了的,他想找冬卓凡合計一下在做打算。

    “什麼,你說玉貝兒有問題?她已經找到自己的父母了?那他怎麼不告訴我?”

    回到聯邦首都學院的時候李凌終于將他所知道的一切事情對冬卓凡講了,听了他的話以後冬卓凡很是生氣,他是玉貝兒的男朋友,這麼重要的事情她怎麼不和自己說一聲呢?

    他郁悶,李凌的心情更加的糟糕,冬菱雖然好了,可是沛凝還一直在昏迷之中,雖然經過檢查以後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現在李凌依然是很為他擔心,因為只要他一甦醒就會對他進行攻擊,他和李靈的哥哥反復的商議過後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他們兩個根本就不知道癥結的所在。

    “那,現在要不要詢問一下玉貝兒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事情關系到玉貝兒,他的心也就亂了,一向果斷的他這個時候只能寄希望于李凌給他拿個注意了。

    李凌點了點算是同意了他的意見,現在這個時候他們也只能這麼做了,他也是很想知道玉貝兒為什麼要針對自己。

    幾人趕到玉貝兒家的時候,他的爺爺正在照顧她,按說做為聯邦首都學院的副院長他的修為和閱歷都不算低了,可是他就是看不出玉貝兒到底是得了什麼疾病,他在心里懷疑自己的孫女是不是真的被別人控制了。

    他將自己的這個猜測告訴李凌兩人的時候,兩人心中一亮,這的確是一個新的偵察方向,其實他們早就該往這方面想了只是這段時間里事情接踵而至。兩人沒有心思去進一步的猜測而已。

    “到底是用什麼手段控制的沛凝和玉貝兒呢,是傀儡術還是簡單的催眠呢?”

    李凌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目光轉到了李靈的哥哥身上,此時的他眼楮一亮立刻就有了主意,他修為高深見識也很廣博。想必鑒別出玉貝兒的病癥所在應該是不難吧。

    “不,我對這方面是一竅不通啊,你也知道我修習的是天機門的功法,擅長的是演算之術。”

    他的話令李凌大失所望,原本以為這次有了方向他更容易行事。哪知道這人根本就不擅長這個。

    “還是讓我來看看吧,因為生命漫長的緣故,我對許多方面都有涉獵,在靈魂和醫術方面都多少知道一些還是讓我看看吧。”

    李靈見自己的哥哥拒絕了李凌,而現在這間房子里的人又沒有難個精通這項技術的人,于是他便自告奮勇的為玉貝兒做檢查,在她看了,若真是有什麼異常,她應該看的出來,畢竟在深淵的時候她是在這醫道上面花了很大的工夫的。

    李靈到玉貝兒的床前進行檢查的時候李凌也動起了心思。說到靈魂他只怕是在這方面的造詣是最高的,自己何不仔細的觀察一下。

    片刻之後李靈茫然的搖了搖頭,看的出來,她也沒有檢查出什麼毛病來,此刻的冬卓凡更加的焦急了,拖的時間越久,玉貝兒就要昏迷的越久,這對她的身體是非常的不利的。

    “這是人或許不是玉貝兒,或者說她不是真正的玉貝兒。”

    看到大家都站在那里一副束手無策的樣子,李凌只好說出了自己的判斷。雖然他不知道這個推斷是不是一定是正確的。

    “什麼,你說他不是玉貝兒,這怎麼可能?大家都是認識她的,怎麼可能會看錯?”。

    李凌的話徹底的刺激了冬卓凡。玉貝兒明明就躺在床上。他怎麼可以這麼說呢?

    “算了,還是先將她救醒之後再說吧。”

    說到底還是要這個玉貝兒自己承認才好,要不然就算是自己說破了大天冬卓凡也不會相信的,既然如此還是讓事實說話的話。

    冬卓凡剛剛將李凌給他的丹藥給玉貝兒喂服之後她就有了動靜,不一會兒的工夫她就恢復了知覺,看到站在床前的冬卓凡她慢慢的搖了搖頭。努力回想以前發生的事情。

    但是當玉貝兒的目光轉向李凌的時候她的臉色一變,顧不得自己的身體是否虛弱,他一躍而起,抬手就要去偷襲李凌。

    冬卓凡沒有想到她剛剛甦醒就要去做這樣不合適宜的舉動,他急忙攔在了李凌的前面,雙手擋住了她,此刻他也發現了不對,原本修為高過他的玉貝兒竟然輕易的被他擒住了,並且反復掙扎了幾次都沒有掙拖開。

    此時的冬卓凡開始有點相信李凌的話了,難道她真的不是玉貝兒,那這個和她長相一般不二的女子究竟會是誰呢?竟然可以一假亂真到這個程度,難道會是他的孿生妹妹?可是他也沒有听說過玉貝兒有什麼姐妹啊?不會是她剛剛認下的吧。

    冬卓凡一晃神的工夫,玉貝兒就掙扎著逃出了他的手掌,她惡狠狠的看了冬卓凡一眼之後就向李凌撲去。

    但是還沒有等她靠近李凌的身邊的時候,李靈的哥哥卻一把抓住了她,他可不像冬卓凡那麼憐香惜玉。任憑她怎麼掙扎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和我過不去?”

    看到這個假玉貝兒逐漸停止了掙扎,李凌就開始向他詢問自己想知道的東西了,

    “哼,我就是玉貝兒啊,至于說我為什麼要殺你,殺因為我看不慣你!”

    假玉貝兒看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她也沒有了顧忌,開始肆無忌憚的詆毀李凌了。

    “你說什麼呢?你討厭我,是我解除了玉貝兒的病痛,若你是就是她的話就不應該這樣?說到底你根本就不是他,現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你怎麼知道玉貝兒不討厭你,你這個無恥的男人,你對冬菱三心二意,難道不應該受一點懲罰麼?”

    “懲罰,你是想要我的命。”

    李凌心里想著臉上卻也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她又拿自己對三女的感情做借口,同時他的心中也暗自猜疑,玉貝兒是不是和沛凝也說過這些話才導致他性情大變的?

    “你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實話說了吧,你只是玉貝兒的復制品,是克隆人對不對?”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此言一出她等同于承認了自己克隆人的身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