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二十章玉貝兒是克隆人

第三百二十章玉貝兒是克隆人

    听到李凌說她只是一個克隆人,玉貝兒再也忍不住了,她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對著李凌說道︰“你憑什麼這麼說我,要是你沒有什麼證據的話我要你的好看!”

    “要證據麼?我有!”。

    李凌將這個推測說出了是因為他真的在玉貝兒的身上發現了異常,他發現這人靈魂非常的分散,就像是臨死前的人一樣,但是她的靈魂卻是逐漸的凝實的,這和那些將死的人有很大的不同。

    知道玉貝兒的身上有貓膩他就讓亞莉克希亞對他做了一些簡單的測試,結果發現他皮膚上的細胞居然都是初代的細胞,它們竟然沒有被更新過,這就說明這些細胞存在的時間還沒有達到一個周期,聯想到玉貝兒去研究院尋找自己的親人也不過就是這幾天的事情,他立刻就明白了這個玉貝兒是假的。

    一個不很穩定的靈魂再加上全新的細胞和組織,李凌自然的就想到了克隆這個詞匯,想到這個在聯邦已經成熟的技術。

    雖然李凌說的很肯定,但是還有一個問題在他發心中縈繞。這種情況的確是和符合克隆這項技術,可是說起來還是有點不符合情理。冬菱曾經說過,她們到研究院是尋找玉貝兒的親人的,也就是說那里的人有可能就是玉貝兒的父母,可是他們為什麼要克隆自己的女兒呢?

    李凌斬釘截鐵的話使玉貝兒十分的緊張,不過事到如今她已經到了兩難的境地,或許他稍微一疏忽就會被這些人抓住把柄,看到大家望向他的眼神,尤其是冬卓凡那雙帶著血絲,凶惡的目光,她不知道倘若事情真的揭穿以後這些人會怎麼對付他。

    但是想到來這里之前她的主人對她說的一段話她的語氣也就強硬起來。

    “李凌。我希望你能夠明白自己的身份,要說起來我們只是朋友而已,我和你又不是關系很親密,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是真的玉貝兒。不要以為你救了我兩次就可以隨便的侮辱人。什麼克隆人,你說的我一點兒都不知道。”

    “你既然還承認我救過你那就更好辦了,若你所說當初你是修煉了我傳授給你的功法才使你躲避過一劫,你所修煉的功法我熟悉的人。可是現在你自己看看,你身上有真元的波動麼?”

    李凌獨闢稀境,從另一方面揭穿了玉貝兒的身份,此刻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他身上真的沒有修真者的真元力。

    “沒有。玉貝兒的身上沒有一點真元力,她不是修真者!”

    李靈的哥哥對大伙說道,他的修為最高,他說的話同樣也是最有說服力,現在已經基本確定這個玉貝兒的身上沒有真元力了,她不是修真者。

    “你們這些人就是死腦筋,我身上沒有真元就是換了一個人了,要知道現在的聯邦所有的人可都修煉的是異能,我將自己的真元隱藏起來不可以嗎?你們這些人仗著修為比我高一點就可以胡亂說話了麼,你們不要忘了。我們是在聯邦,科技才是整途,若是使用高明的科技來掩蓋真元,企不是一件很輕松的事情麼?”

    李凌沒有想到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這個假玉貝兒還在狡辯,他原本想將亞莉克希亞的調查結果說出來的,可是想到技術自己這麼做了她也不見得就會承認,相反還會暴露了這個的一種手段。

    他現在隱隱的覺得玉貝兒的事情不不像是表面的這麼簡單,或許他還會遇到更加麻煩的敵人,自己的實力還是不要在她的面前暴露太多才好。

    “依靠科技隱藏?”

    冬卓凡其實並不相信玉貝兒方才所說的話,他的爺爺就是聯邦長老院的大長老。聯邦有什麼新的科技他都是第一時間知道的,可是就連他的爺爺也沒有告訴過他有什麼東西可以屏蔽的了修真者的真元的,何況他也听李凌說過李靈的這個哥哥神通廣大修為極強,若是他也檢查不出玉貝兒的身上擁有修真者的真元力。只怕他多半就是個凡人罷了。

    想到玉貝兒或許已經被克隆,冬卓凡的想中不由的一陣惆悵,他不知道研究院的人這麼做的原因,但是他還感到情況有些不妙,若非大家都在這里看在和他。他現在就有一種到研究院看個究竟的沖動。

    “你以為你咬緊牙關不承認我就拿你沒有辦法了?”

    李凌想了想突然靈機一動,他想到了地府的收魂咒語。他雖然是是鬼差專門用的收集靈魂的方法,可是他只對游離的靈魂有有效果,若是她是真的玉貝兒。那這個咒語則不會對她有什麼影響。

    但是若他她真的是一個克隆人,因為時間尚短,她的靈魂就不可能完全的凝實,這段咒語就會對她起作用。

    這的確是一個驗證玉貝兒身份的一個好的方法,想到就做,他一面念動著這個短小的咒語一面觀察著玉貝兒的反應。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玉貝兒先是自己揉了揉額頭,好象是很疼痛的樣子,然後一點點的汗珠從她的臉上滴了下來,她順勢做在了身邊的椅子上。

    眾人都趕感到了一絲不妙。這里的溫度是根據人的舒適程度來調節的,它可以根據進入房間的人數和他們釋放出的熱量自動調節室內的溫度。

    因為玉貝兒的緣故,大家都感覺到里一點涼氣,隨即大家都注意到了她的異常狀態。

    冬卓凡也看到了她的反常,若是在平常的時候他肯定是要過去詢問一下表示關心的,可是現在他卻愣在那里了,看著李凌在念念有詞的,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若是做點什麼的話會不會影響到他。

    順著冬卓凡的目光,玉貝兒自然也看到了李凌所做的小動作,不稍片刻她就清楚了自己身上的異常一定和他有很大的關系。

    “你就是這麼對待朋友的,說吧,你到底是安的什麼心,為什麼一而再的對付我?”

    听到玉貝兒倒打一耙李凌也有點生氣,但是考慮到她可能不是真的玉貝兒。而現在兩人又是敵對的關系,想到這里他反到平靜下來。

    “習慣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它就叫離魂咒,是可以仍人的靈魂脫離自己身體的一種咒語,當然了,現在的我修為還不高,起不到在打斗的時候擾亂別人心神的作用,但是卻可以讓靈魂還不太凝練的你有點反應。”

    李凌自然不會將咒語的真正作用說出來,所以向大家撒了個謊。

    ”原來如此,果然是你在算計我,正好主人給我的命令是殺了你,現在你準備受死吧!“。

    玉貝兒說完以後又想站起來和李凌拼命,此刻大家基本上都明白了她的身份和意圖。

    李靈的哥哥認清了形式以後就不在猶豫了,他飛快的制住了玉貝兒,然後一拳將她擊暈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