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二十三章秘室中的塑像

第三百二十三章秘室中的塑像

    “現在我們已經怎麼辦?”

    李凌三人在研究院里里外外都尋找了一遍都沒有什麼發現,他們既沒有找到玉貝兒的蹤跡也沒有查到相關的蛛絲馬跡,到了這個時候冬卓凡已經幾乎絕望了,他將所有的希望到寄托到了李凌兩人身上。

    關系則亂,李凌現在很理解冬卓凡的處境,現在他成了三人的主心骨,若是他也喪失信心的話,那麼這活就沒有辦法干了。

    李凌看了看院長臥室擺放的那個雕塑,覺得他很是眼熟,也隱隱的察覺到好象有哪里不太對勁。

    “你到底怎麼了,難到這個雕像上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冬卓凡看到李凌如此的注重這個雕塑,他趕緊的走了過去,在那邊不停的尋找起來,他想知道這里是不是暗藏著什麼機關,有地下迷道之類的東西。

    可是令他失望的是他找來找去也沒有發現什麼可以的地方,別說什麼機關了,就連一點不符合常理的地方都沒有找到。

    李靈的哥哥也走了過來,他對這個雕塑也產生了興趣,整個研究院他們都找過了,唯一的一個特殊地方就是這里的。

    這里是研究院,在這個地方.擺放一個塑像到底是什麼意思,更何況是在院長的臥室,他這樣科學狂人難道還會信仰什麼人不成?

    可是他和冬卓凡一樣也遭受到了失敗,經管他使用了神識進行探測。哪怕那個塑像或者牆壁上有再小的縫隙都可以“看”的書來出來。可是事實上他觀察了很久都沒有查出有什麼異常。

    冬卓凡兩人正在胡亂搗鼓的時候。這個塑像在李凌的眼中逐漸的變的清晰起來,現在他終于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見過它了。原來在元木大陸的時候他見過這樣的雕塑。

    他很清楚,元木大陸根本就和聯邦不在一個空間之內,兩者到底會有什麼樣的聯系呢?

    想到這里李凌也到雕塑前面觀察起來,片刻之後他也失望了,他和冬卓凡兩人一樣,從雕塑上沒有看出任何的異常。

    正當他要放棄的時候他看到自己腳下的地板有一點異常。這里好象比其他地方的磨損程度要大一些。

    “李凌。你找到什麼線索了麼?|

    冬卓凡看到他有轉移了目光,心中不免有一些期望,或許他是看出了一點端倪才這樣的。

    ”你們來看藍,這里的地板是不是和別處的有些不太一樣?”

    听到他這麼說,冬卓凡和李靈的哥哥都圍攏了過來,想幫助他找到地板上的異常。

    冬卓凡過去看看之後發現地板上有兩處摩擦的厲害,想是長期的接觸什麼東西所導致的,他慢慢的蹲了下來,在那兩處用勁敲了敲。卻發現他沒有任何的異常之處,這里是實心的。

    李靈的哥哥也在地板上摸索了一陣子,並且用修真者的手段檢查了一翻,卻依然沒有任何發現。

    三人都在沮喪的時候李凌又想起了這個雕塑的來歷。在元木大陸,它是被人供奉的。

    想到這里他突然有一種明悟,他或許知道機關所在了,當他將這個發現告訴其他兩人的時候,冬卓凡覺得這里真的可能有問題。

    冬卓凡迫不及待的跪到在雕塑的面前,膝蓋正好倒在那兩個擦痕上,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仍舊沒有任何的動靜。

    李凌和李靈的哥哥都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冬卓凡的身上。若是他在失敗的話,那麼他們真的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冬卓凡將自己的頭觸踫到地板上的時候,他感到地面一陣的顫動,而後整個地板連著他的人都翻了下去。他急忙的條了起來。

    “有情況!”

    李凌看到翻轉起來的地板就覺得事情已經辦成了,地板大約有半米多厚並且是實質的,怪不得三人在這間屋子里敲打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等到地板被完全的掀起以後,李凌發現一個幽暗的通道延伸到了地下,他很清楚這里就是他們幾個要找的地方了。

    三人來到那個通道面前,發現里面燈火輝煌,冬卓凡一步踏下去就順著樓梯走向了下面,絲毫沒有理會李凌兩人。

    李凌苦笑了一聲和李靈的哥哥相互對看了一眼,正所謂關心則亂冬卓凡他實在是太心急了,還好這里沒有什麼機關,若不然只怕他想要見到玉貝兒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李凌到達地底的時候卻發現這里面的布局和上面差不多,同樣也有一尊塑像,他此刻對塑像十分的敏感,仔細的看了一下發現他的確是和上面塑像的面貌是一樣的,這兩個可能就是一個人。

    “貝兒!”。

    冬卓凡的呼喊將李凌從沉思中驚醒了,他順著聲音看出,卻發現玉貝兒被人用繩子綁在了房間的一邊,而冬卓凡就在她的聲旁。

    冬卓凡剛要伸手去給她解開繩子,還沒有等他到達她的身邊就發現一股巨大的力量反震了過來,將他伸過去的右手又彈了回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李靈的哥哥剛走過來的時候見發現不對,他發現這里有一股極其龐大的神念,這股力量是他所不能相比的。

    “啊!”

    還沒有等他說明一切,就發現冬卓凡大喊了一聲然後整個身體都摔了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止下來。

    李凌此時也感覺到有一股龐大的精神力籠罩著這里,但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它雖然巨大卻沒有太大的攻擊力,看起來很柔和的樣子,李凌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子,發現他這些精神力好象就是從那個塑像中散射出來的。

    “這難道又是奪舍?’

    李凌覺得相當的無奈,自己究竟是第幾次遇到這種情況了他也不太記得了,修真者只有依靠不斷的奪舍才可以長生麼?他對這此刻有點兒厭惡這種不尊重別人生命的人了。

    “李凌,你一定要幫助我救一救玉貝兒啊!”

    此時的冬卓凡完全沒有了注意,他不知道玉貝兒這幾天都是怎麼度過的,是不一這樣的受遭受著這種痛苦。

    李凌想了想以後覺得事情的癥結還是在那塑像之中,他從自己的異能空間中找到了紫凰劍,將真元注如其中以後狠狠的向它砸去。

    “小心”

    李靈的哥哥在後面也看出了事情有些不太妙,趕緊走到了李凌的跟前想要幫他一把,卻沒有想到一股壓迫感向他逼來,他和冬卓凡就被甩到了這個秘室的入口處。

    李凌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欲罷不能的境地了,他覺得一股強大的意志向自己迎面撲來,他想要去砸那個塑像,但是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動不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