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二十五章晉升沖穴期

第三百二十五章晉升沖穴期

    將玉貝兒送進自己的異能空間以後,也算是切斷了她和塑像之間的聯系,現在的李凌有理由相信她再也不會被人奪舍了。他可以一心提升自己的境界了。

    塑像中散發的精神力越來越多的進入紫凰劍之中被李凌吸收轉化,很快就達到了飽和狀態,他再也不可以吸收大量的精神力了。

    然而此時他依然是化液期後期的狀態,雖然他自己也覺得自身是充滿了力量,但是他依然沒有邁過那道門檻,實力依然被禁錮著無法突破。

    正當他懊惱的時候卻發現依然有很少的一部分精神力進入到自己的丹田之中然後不知去向。

    他反復的觀察了一會發現這些精神力居然慢慢的流入到了他丹田中存在的海洋之心中。

    這個發現使他驚喜莫名,海洋之心是他和沛凝聯系的紐帶,此時海洋之心開始吸收精神力,莫非這些精神力量對她也有幫助?或者是沛凝的實力也有所突破不成?

    想到這里他就開始慢慢的梳理自己丹田之中的精神力量,務必使他們更加的純淨,只有經過反復梳理的精神力才能進入到海洋之心中,李凌不知道沛凝現在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他只有這麼做才可以減輕她的負擔,讓她更加輕松的吸收這些精神力。

    、這樣做李凌也不是沒有好處,經過反復的疏導精神力並且加以提純,他所能容納的精神力又有所提升。

    就這樣反復的提純精神力,直到他丹田里的海洋之心不再吸收精神力的時候李凌方才停止下來,這個時候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好輕飄飄的好像要飛起來似的。

    與此同時,他周圍的天地元氣也好象活起來一樣,他們拼命的往李凌的身邊擠過來。

    看到這種情形李凌心中十分的高興,他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了,或許他今天真的可以到達下一個境界,實現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願望。

    但是事情不是這麼一番風順,正等他暗自開心。等待著突破的那一刻的時候,卻發現他的身上突然一疼,仿佛是有無窮的小蟲子撕咬自己似的,腦袋也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狀態之中。

    丹田之中的真元順著經脈快速的被分流向了全身。李凌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被逐漸的分解,一個個細胞不斷的消失,而後便是無窮無盡的真元擁進了身體,代替了原來細胞的位置。

    煉身成氣,他覺得自己距離下一個境界不太元了。只要自己利用天地元氣重塑了自己的身體,再次的鑄造自己的丹田,那麼他可能很快的就進入下一個境界——沖穴期。

    有了希望他就不覺得疼痛了,此刻的他竟自己的心神完全的沉浸在了觀察身體改進之中,只覺得時間的流速越來越慢了。

    “他在突破,他在借助那個塑像的威力突破!”

    此時李靈的哥哥和冬卓凡都完全的明白了,沒有想到在如此嚴峻的時候他還能正視自己我,不但沒有被打跨還能借著別人的力量來進行突破。

    李凌將玉貝兒放到自己異能空間的舉動兩人都看到了,冬卓凡此時也算是沒有顧慮了,他緊緊的盯著李凌的一舉一動。想從中看出沖穴期的奧秘,他知道這種情況是可遇不可求的,能夠這麼近距離的觀看別人的突破是他的福氣,這個會讓他在今後的修煉中少走不少的彎路。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凌感覺到這個地下秘室中的天地靈力越來越少,而靈力從地上浸透下來的速度遠遠的不能滿足自己的吸收。

    若說別的東西,他或許沒有,但是能夠幫助自己突破的丹藥他可是有的是,在聯邦,能夠煉制丹藥的人寥寥無幾。做為一個煉丹師,他自然是不會缺乏原料。

    有了這些丹藥的加入李凌改造自己身體的進度又重新的快了起來,他不但將自己的丹藥和靈石從異能空間之中拿了出來,就連僅剩的仙靈之液他也沒有放過。

    感覺到秘室之中濃厚的靈力。他才算放心下來,這個時候他體內的組織一個個的被分化瓦解,在《神農本草經》和煉體訣的推動下,天地元氣又組成新的組織,周而復發,無窮無盡。

    李凌已經感受到自己身體之中的無盡真元了。這個就是空間記憶系統沖穴期的好處了。非但如此,做為一個煉丹師,這次提升境界給他最大的方便就是他可以隨意的調用天地元氣,可以使用心煉之法煉制丹藥。

    心煉之法是通過自己產生的真火來煉制丹藥或者靈器的一種方法,因為火勢大大小以及灼燒程度全部由自己的意念來控制,所以他比其他的煉制方法更加靈活,煉制出的丹藥品質也要高上不少。

    以前的李凌和聯邦中的大多數煉金術士一樣采用的是以丹爐這種器具為住的器煉方式,雖然有陣法的加持要比其他人的產品好上不少,但是和這種心煉的方法比起來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現在的李凌的身體是又天地元氣夾雜著仙靈之氣重新塑造而成的,運用起真元來比起以前要方便很多。

    他突破境界的時候,塑像也因為失去奪舍目標的緣故,釋放出的念力也不是那麼具有攻擊性了,但是說到底這些念力對李凌還是排斥的,現如今,李凌將自己的事情解決以後目光又重新的投入到這個塑像中來。

    他本身距離這個塑像就不太遠,突然轉過身子的時候他和塑像幾乎是相互挨著了,卻見他猛然的轉過了自己的身體,將紫凰劍高舉起來又快速的放了下。

    “喀嚓”的一聲,這個塑像被砸了個粉碎,一些粉末隨意的落到了李凌的身上。

    對他的精神束縛也在這個時候瞬間的被解除了,他靜靜的待在那里,任憑這些粉末隨意的飄落。

    “李凌,你怎麼樣,沒有什麼事情吧?”

    冬卓凡兩人看見那個塑像被李凌打散,局面一定,里面也沒有了可惡的精神力他們才悄悄的走到了李凌的身邊。

    “沒有,我沒有事情。”

    李凌搖了搖頭之後將玉貝兒從自己的異能空間釋放出來,喂給他幾顆丹藥之後整個人也就癱軟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