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二十六章玉貝兒的情傷

第三百二十六章玉貝兒的情傷

    地下秘室的所發生的事情使李凌身心俱疲,雖然他如願以償的進入了下一個境界,但還是將他折騰的不輕,當最後他粉碎了塑像,最終戰勝了這股意念的時候他也倒在了地上。

    有了冬卓凡的照顧玉貝兒很快就甦醒了過來,她看到自己身邊的人之後突然大聲的哭泣起來,然後不顧身旁是否還有別人她就一頭扎到冬卓凡的懷里縱情哭泣起來。這些天的事情對她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噩夢,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堅強的活到現在。

    冬卓凡很想安慰她,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的說起,只能一邊緊緊的抱著她任憑玉貝兒大聲的發泄著內心的不滿,也許竟自己心中的委屈釋放徹底以後她的情緒就會安定下來。

    時間就這麼流失著,李凌恢復了一點氣力之後就听見玉貝兒的痛哭聲,在這個幾乎密閉的空間里,她的哭泣聲尤其明顯。

    李凌心中不由的哀嘆了一聲,玉貝兒雖然說是副院長的孫女,從小過慣了錦衣玉石食的生活,但她卻也很是不幸,時刻都要忍受病痛的折磨,知道自己原來是棄嬰以後心理上又蒙上了一層陰影。

    玉貝兒哭累了,也平靜了下來,看到幾人如此的關心自己,她也沒有什麼隱瞞的,就如實的向三人講述了這幾天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事情。

    原來他得知自己的父母還在人世的時候十分的憤怒,為什麼他們要遺棄自己,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會對她的心靈造成多麼大的傷害麼?

    雖然她的父母向她解釋了自己的苦衷,他們是因為接受了聯邦的秘密任務而不得不放棄親自撫養自己女兒的權利,但是玉貝兒的心中還是不很舒服,在是否原諒他們之間糾結著。

    開始的時候她經常的到研究院中來的時候卻也沒有發生什麼不妥當的事情,她父母對她滿懷愧疚,盡力的去補償她,帶著她參觀了所有的實驗室,向她傾訴了這二十年來自己的做為。好讓她更加準確的了解自己的父母,這個家才是真正屬于她的。

    父母對她無微不至的關懷讓玉貝兒那顆冰冷的心慢慢的融化了,她的內心之中也渴望著這份來自自己父母的呵護,雖然它確實是來的晚了一些。但是那份血農于水的親情她相信是真的。他們對自己的愛是發自內心的。

    可是那日她和冬菱、沛凝三人一起來研究院的時候平日里非常慈善的父母終于露出了他們真實的面目,她親眼看見冬菱和沛凝喝了這里的茶水以後昏迷不醒,然後被人帶來下去,而自己也被帶到了這間地底秘室,

    原來一向慈祥的父母對自己是包藏禍心的。她這些天一直都是活在幻想中的。當她看清楚事實的真相以後她的心更加的冰冷了,此時的她才想起了將自己一手帶大的副院長。自己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太傷他的心了。

    父母跪在塑像前面時候虔誠的樣子讓她感到一陣陣的心驚,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為什麼要這樣做,也不知道接下來要面對什麼情況。

    從那塑像中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意念,正是這股意念在不斷的攻擊和吞噬自己的意識。她就像是行駛在汪洋大海里的一個小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無邊的巨浪打落海底,而自己也會徹底的失去意識。

    自己還是一個被遺棄的人,父母的愛護是那麼的奢侈,不是一個自小被一個毫無血緣關系的人養大的她所能期盼的。

    她的父母也許早就知道她是這樣的一個結局,或許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父母安排的呢。她的心徹底的死了。目光迷離,再也沒有了反抗那股意念的勇氣。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玉貝兒自己都放棄了反抗,準備將自己的身體交給一股來歷不明的人去掌控。可以說那時的她已經是一個死人。

    李凌三人的橫空出世解救了她,而塑像被搗毀的那一刻也將她的性命從死神那里奪了回來。哭泣之後的玉貝兒才從新的審視著眼前的一切,看著這她不能夠完全相信的事實,她又一次活著回來了。

    “冬菱和沛凝兩人怎麼樣?”

    玉貝兒清醒以後就想起來她們三人當天來這里所發生的事情,她的心驟然冰冷起來,也不知道現在其他的兩人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受了她的牽連。

    “沒有什麼事,它們兩個都好好的在學院里呆著呢。”

    見冬卓凡將要開口,李凌將話頭接了過來,玉貝兒才剛剛脫離危險。正是心情難以平復的時候他不想在這個時候打攪她,那樣除了讓她更加傷心以外沒有任何的好處。

    既然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他們就沒有必要再待在這個秘室了,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個自稱是玉貝兒父親的院長,或許他會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

    李凌幾人從研究院出來的時候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不是所有人都按照警察的吩咐從里面出來了麼。為什麼還會多一個女人,難道說今天警察出動這麼大的陣勢就是為了她?警察是針對他們這些人的?想到這里所有的人都開始不安起來。

    院長看到他們將自己的女兒搜出來的時候心中也忐忑起來,他不知道自己的計劃到底是成功了沒有,塑像中的那位大人是不是已經吞噬冷玉貝兒的靈魂,現在的玉貝兒是那位大人戰局了她的身軀之後主動聯系的這些警察,還是他們在那位大人成功之前找到了她,將她從那為大人的手中解救了出來。

    可是當她看到玉貝兒那種冰冷的眼神的時候他已經知道那為大人或許已經失敗了,這種看他的目光就像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他父親時的一樣,沒有溫情,也沒有尊敬,有的只是冰冷和默然。此刻他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結果自己失敗了,他和那位大人物準備了二十來年的計劃完全的失敗了。

    這個時候院長真的頹廢了,不是為了自己的女兒而傷心,而是為了自己準備了這麼多年的計劃的失敗而心痛,這樣的結局他是沒有料到,也不想去預測的,因為它意味著自己將無法從那為大人手上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看到院長那種異樣的目光李凌就知道這里面一定還有很大的隱情,但是他還是選擇讓冬卓凡將玉貝兒護送到醫院中做個檢查,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覺得兩人沒有必要參加下一步的行動,不管怎麼說玉貝兒也是院長的女兒這一點是可以確認的,他不想讓兩人夾在中間難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