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二十七章植入記憶的麻煩

第三百二十七章植入記憶的麻煩

    冬卓凡帶著玉貝兒離開了以後李凌的心才放了下來,若是玉貝兒還在這里的話他也不好意思審問她的父親。

    表面上玉貝兒雖然很厭煩這個做了研究院院長的父親,但是他畢竟是李凌的長輩,面子還是要給他的,李凌兩個人自然是不可能在大廳廣眾之下肆無忌憚的審訊他。

    考慮了一下之後李凌還是覺得幾人到他的辦公室談話會好一些,畢竟那里是他整日待的地方,在這里他起碼不會有什麼拘束。

    “你們將我帶到這里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們不是已經發現了那個秘室了麼?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現在還問我做什麼?”

    “你”

    來到自己的辦公室以後玉貝兒的父親好象又恢復了自己做為院長的氣勢,一時之間居然忘記了自己曾經傷害過自己的女兒和沛凝。

    李靈的哥哥听到他竟然如此猖狂的承認了在秘室之中聯合外人一起對付自己的女兒的事實,他就覺得這個人的臉皮太厚,心眼太黑,已經沒得救了。

    李凌看到院長的反應就知道這或許就是環境對一人的影響,他在這里發號命令習慣了,一時間還很難將身份轉變過來。

    “哼。我不管你怎麼想,現在我就是詢問一下事情的真相,你若是真的那麼大膽,就將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也免得我們難做。”

    “所有的事情?你還是一件一件的慢慢的問吧,事情太多了我哪里知道你想知道些什麼?”

    李靈的哥哥剛想發怒卻被李凌給攔了下來,他的態度傲慢一些不要緊的,只要他能夠將事實說出來就行。

    “好好,既然如此那我問你,你對沛凝做了什麼。就是那個和你女兒一起過來玩的那個女孩兒,他為什麼會無故的攻擊我?”

    院長如此的大方的讓李凌他們隨意的詢問,那麼李凌也就不對他客氣了,隨口就問出了自己迫切想知道的事情。

    “對她做了些什麼?當然是在的腦中植入一些能夠讓她憎恨你的記憶了,諸如你曾經欺騙過她的感情之類的。”

    “你”

    此時的李凌也到了暴怒的邊緣,但是他轉念一想就克制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現在還不是和他翻臉的時候。

    “就怎麼簡單?那你是不是有什麼辦法可以消除這些記憶?”

    “呵呵,你現在知道著急了,你這是在求我麼?雖然你的態度不算好。可是我還是可以告訴你,我沒有辦法將這些記憶清除掉,以當今的科技是無法做到的,若他是正常的人還好辦,我們花一點時間還是可以知道哪些大腦中的細胞儲存了什麼記憶的,所以說正常的人是可以消除一些不好的記憶的,但是她不一樣。我們注入的記憶就在細胞的表面,或許和記憶細胞結合的還不是太穩定,只是覆蓋了原來的記憶而已。這個時候為她消除記憶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引起整個記憶的崩潰,從而帶動腦部的動蕩,她變成白痴的幾率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成功清除的幾率連十萬分之一都不可能有,如果我這樣說你還堅持讓我給她清除記憶麼?如果那樣的話。我不介意再多一個實驗品。”

    听了院長的話李凌的肺都氣炸了,沒有想到自己千辛萬苦的尋找答案。最終居然只等到了這麼一個結果。李靈的哥哥看著李凌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就要過去揍那個可惡的院長。可是還沒有等他動地方卻被李凌攔了下了。

    “那我再問你,若是我們不動這些記憶,那對他的生活有什麼影響麼?”

    “當然了,你以為我會那麼好心的嚴格按照程序給她移植記憶,我可以告訴你,如果時間超過三個月你還沒有想出辦法。那麼她的情形將會再度惡化,到時她的這段記憶將會無限的被復制並且沖擊其他的記憶細胞。不斷的覆蓋其他的記憶,到時就算你真的是神仙也救不了她,放棄吧,你是沒有辦法救治她的。一個女人而已!”。

    “你給我閉嘴!”

    此時的李凌再也忍耐不住了,他想起了和沛凝在一起的點滴,這個柔弱的女子對自己可謂是千依百順,她只懂的為李凌付出,卻從來沒有要求過什麼回報,即使是他知道紫月和冬菱的存在也沒有去爭風吃醋,甚至還一味的討好兩女以免他在中間難做。

    想到這里他有看看了在他對面的元凶,他發誓無論付出多麼大的代價他一定要安全的將沛凝給治好。

    李凌慘笑了一聲,他現在對這個院長已經沒有一點認同感了,真是想不到居然有人能有這麼歹毒的心腸,這還不算,他竟然還喪心病狂的蓄意謀害自己的女兒。

    “那玉貝兒呢,她是怎麼一回事兒,他真的就是你的女兒麼?”

    “怎麼就不是我女兒了,不是我女兒我知道她身上懷有魔胎啊,不是我女兒我知道他適合那位大人奪舍,在二十年前就進行準備啊?”

    一說起玉貝兒,院長立即激動的跳了起來,他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量和勇氣,居然指著李凌的鼻子就開罵了。

    “若不是你們這些混蛋我的計劃就要成功了,若到那時我就可以得到大人的賞賜了,你們這些混蛋,是你們破壞了我的計劃,毀了我的一翻心血。”

    “不知道你所說的那位大人到底是什麼人,他會給你什麼樣的賞賜?”

    “好奇是吧,我雖然不可以告訴你大人的身份,但是我可以對你說如果事情真的成功我會得到什麼酬勞,是長生的方法啊,是不是很誘,人。”

    “又是長生!”

    這個世界的人看起來很豁達,他們選擇了和修真不同的進化道路,科技的發展也確實是給予了他們很大的方便,不過人的內心之中終歸是有**的,而有的人更是被這些**支配了整個心靈,變成了一個無法無天的惡棍。

    所有的謎底都揭開了,原來一切的罪惡居然來源于二十年前,院長親手在自己女兒的身上種上了邪惡的萌芽,並且靜靜的看著它開花‘結果也許在那一刻開始他就放棄了正義和親情。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你是聯邦有名的生物學家,有名譽有地位,為什麼要做這些令人發指的事情?”

    “因為只是一個試管嬰兒。”

    院長用一種低沉的聲音向李凌解釋道,語氣中充滿了不甘。(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