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二十八章都是珠子惹的禍

第三百二十八章都是珠子惹的禍

    “試管嬰兒怎麼了,這和你做這些事情有什麼聯系麼?”

    李凌實在想不明白這個和他的設計暗害自己女兒的行為有什麼聯系,難道這個就是他非法進行記憶移植的理由?

    看著李凌不解的目光,院長慘然的笑了一下繼續說道︰“看你疑惑的目光我就知道你不了解做為試管嬰兒的苦惱,也不會明白我們這種人的困惑。¢£¢£點¢£小¢£說,.”

    李凌的確是不了解這些東西,前世的他也只在科幻小說或者電影里才見過這個名詞,今世的他一直接自己保護的好好的,他還沒有機會去接觸自己世界的另外一面。

    “你知道麼,我姓劉,我的家族是控制聯邦長老的幾個大家族之一,我的家世也算是顯赫了吧,但是你知道麼,我只知道我的父親就是前代的家主,卻不知道我的母親究竟是什麼人,你說可悲不可悲?”

    李凌兩人的傾听也給了院長更大的傾訴**,他要將自己這一輩子的不愉快全部都吐露出來,讓這兩個自以為高高在上的人听一听另一種人生,別樣的生活。

    “我也曾努力的尋找過有關我母親的信息,但是得到的也只有只言片語,有人說我們這些人是基因優化實驗的產物,我們這些人的父親多是一些政治要員,而母親則是一些在科技上有所成就的女性,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他們的後代更加的優越,或許在這些人的眼里我們根本就算不上這些貴人的後代,我們存在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幫助他們發展科技,幫助他們處理這些無聊而繁雜的實驗,讓他們的家族隨時了解科技的進度。好讓他們更加方便的掌控聯邦科技和整個聯邦!”

    “你們可以說我沒有給予我女兒父愛和家庭的溫暖,可是這些東西我擁有過麼,我的父親將我制造出來以後就讓我進行無休止的學習和訓練,從小到大我根本就沒有見過他一面,沒有面對面的和他談過心事。也沒有听到他一句的安慰或者是鼓勵,這些對別的孩子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東西對我們來說則是一種奢侈。甚至是夢想。我只能從各種媒體上面遠遠的遙望著他”

    “為了擺脫命運我努力的做著枯燥的實驗,為了不讓別染操縱我的人生,我選擇了研究院地層工作的女人做妻子,可是我不能明白的是為什麼他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人要斷絕我們奮發圖強的希望,你們知道麼?聯邦政府有一項規定,那就是所有的試管嬰兒都不準擁有、修煉異能,一旦發現則面臨被制裁的危險。這是要做什麼?這些掌握聯邦大權的人根本就沒有拿他們這些人當人看啊,或許他的生身父親也是抱有這種看法的吧。”

    “當有人找到我要我為那為大人物做事情的時候我一口答應了下來,我知道這些人多半是在利用我。但是那又怎麼樣,我也是在利用他們啊,雖然要犧牲我那可愛的寶貝女兒,可是那又如何?我們得到的酬勞是許多人羨慕不來的呢!異能有什麼了不起的,我還是不稀罕的習練呢?”。

    李凌靜靜的听著他的敘述,一點一滴的深入他的內心世界,也許他將自己的遭遇歸結為不幸,可是就算他生活的再不如意。這個也能成為他傷害別人的借口,尤其玉貝兒還是他的親女兒。

    嘆了一口氣之後李凌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他想知道院長到底和他有什麼仇怨,居然將這樣的算計自己。

    “你為什麼將在他但是腦海之中塞入那樣一段不堪的記憶,你為什麼要陷害我?如果我猜測的不錯的話我們兩個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當時你怎麼會想到會去對付一個沒有見過面的人?”

    “呵呵,為什麼要對付你?只因為你拿了不該拿的東西”。

    他的話令李凌非常的不解,自己到底是拿了什麼東西才引得他對付自己?仔細想了想自己好象沒有拿過與這個研究院有關系的東西,難道是自己替什麼人背了黑鍋。他真的想不起來他到底和研究院的這些人有什麼聯系。

    但是當李凌試圖再問下去的時候他卻再也不往下說了。看到他此刻閉口不談任何事情的態度和剛才的侃侃而談簡直就是像是兩個人一樣,沒有辦法李凌只得將他交給了聯邦警察,讓這些人來判斷他是不是有罪。

    事情既然已經結束李凌便離開了研究院,將這些後續的事情交給了警察和冬家的消息。

    他萬萬沒有想到幾天之後他卻收到了一個讓他十分震驚的消息那就是警察們又從院長的口中追問出了一個重要線索,冬菱也和沛凝一樣被植入了同樣的記憶片段。

    這可將李凌和冬家的人嚇的不輕。他們急忙找了這方面最權威的專家來給冬菱診斷,知道確定她是真的沒事之後李凌才放下心來。

    既然冬菱和沛凝一樣被植入了一些記憶片段,而且方法也大同小異,可是奇怪的是為什麼冬菱對這些完全沒有反應呢?是不是她的身上有著某種別人不知道的秘密,或者是對抗這些侵入記憶的方法?

    但是令李凌失望的是無論他如何的詢問冬菱都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用他的說法就是她當時被嚇的昏迷過去了,之後所發生的事情他真的一點也不知道。

    玉貝兒也告訴他一個線索,那就是她在迷迷糊糊之中曾經听到過她父親和別人的談話,說是他們之所以要對付李凌完全是因為一顆珠子。

    說到珠子。李凌想到了自己在深淵中得到的那顆,沒有想到它居然給自己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李凌始終沒有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萬般無奈之下他只有同意了大長老的意見,使用低溫冰凍技術暫時的將沛凝給封印起來,這樣可以讓她的身體永久的處于現在的狀態,將來若是有什麼好的方法也可以再次將他救醒進行治療。

    李凌將沛凝放到了他異能空間中的茅屋里,他要時時刻刻的看著她,只有兩人永遠的待在一起才可以彌補李凌的過錯,他覺得是自己沒有看好她才使她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好以後李凌總算是長出了一口氣,他沒有想到玉貝兒的事情居然這麼復雜,可是當他自以為麻煩已經過去了的時候冬卓凡卻告訴他游戲中發生了一件值得關注的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