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三十三章家族大比

第三百三十三章家族大比

    因為發現安息之地特別適合修煉《玄天九變》的緣故,李凌在安息之地的中央地帶又多待了三天。【\/凰\/ 更新快  請搜索】

    雖然時間很短,他也沒有能夠再打開一處穴竅,但是李凌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元更加的充盈了,或許要不了多久他的煉體訣就會有新的突破,他十分想知道他下一步打開的穴竅到底是什麼。

    看可看空曠的安息之地,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一種別樣的情愫,這里再也沒有靈魂之火,從今以後這里對人類來說業經沒有了利用價值了,千百年後,人們是不是會將它徹底的忘記?

    這次的事情進行的非常順利,將所有的靈魂之火全部趕進了偽地府,那麼劉家的人想要再次煉制幻魔丹已經不可能了,除非他們再一次的改進丹方或者重新啟用老辦法,拿異能者的性命來煉制丹藥。

    劉家老祖本來想借著這個丹藥的銷售聚斂勢力呢,卻沒有想到到頭來只是一場空,他們劉家非但什麼也沒有撈著,反而將所有的投入都折進去了。

    劉家在安息之地的霸道行為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劉家在聯邦也越來越不得人心了。雖然短時間里看不到這件事情的危害,但是它才是更加可怕的,因為劉家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多少人,他們得勢的時候到沒有什麼,一旦劉家衰敗了,這些人就想起他們被欺負的事情了。

    劉家的人仗著自己祖輩積累起來的勢力,他們不懂得收斂,更加的不懂得收買人心。可是這麼多的人盯著劉家,他們又怎麼能夠好過的了?

    既然事情已經辦完,李凌自然是要回去的,再次經過自己的異能空間回到首都星的時候,冬卓凡告訴了他一個消息,家族大比就要開始了,大長老想要他一起代表冬家去參加。

    李凌已經不止一次听到這個家族大比了,不但如此他還記得在乾元星上的九家小比就是為了這次大比做準備的。

    “你們冬家已經得到了這八家的支持。難道你還擔心這次比試不成?”

    其實李凌很討厭這些人老是比來比去的,在他的印象里,這種帶有友誼性質的比賽對一個人的修行幫助不大,只有生死之間的爭斗才可以真正的激發一個人的潛力。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這些人真的會幫助我們冬家吧。到時候他們只要不給我們扯後腿就已經是很厚道了?”

    李凌听了冬卓凡的話以後覺得很是不解,他不明白既然是這樣,那在乾元星上的爭斗又算的了什麼,那只是這些大家族之間的一種游戲麼?難道是自己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又做了一次別人的棋子?那冬家的人將自己看做什麼?是小丑麼?

    冬卓凡看到李凌的臉色變了變馬上就意識到自己失言了,雖然說李凌是他的妹妹的男朋友。以後也注定成為自己的妹夫,可是他還是決定要將這件事情解釋清楚,要不然不但他不高興,只怕是自己的妹妹也不回輕饒自己,他知道,在自己妹妹的心里面李凌的地位或許比他這個哥哥還要高。

    “其實那次的九家小比更重要的是決定各自家族在聯邦長老院的位置,那些祖上訂立的規矩現在早已成了一紙空文了。”

    李凌點了點頭,他早就知道那次比試的約束力並不是太強,若不是這樣劉家的人也不會剛輸了比賽就對他們動手了。

    “這個家族大比到底是一樣什麼樣的比試,都有些什麼人來參加呢?”

    現在的李凌不想糊涂的卷進一場莫名的比賽當中。他要知道真相,畢竟被人蒙蔽的滋味是很不好受的。

    “你可知道萬年以前聯邦的異能者大戰?”

    冬卓凡微笑了一下故意賣了個關子,其實他不知道的是李凌是知道這件事情的,而且見到過當時參加這場大戰的散仙婁阿鼠,據他說當時和修真者大戰的主力並不是這些聯邦的異能者,冬卓凡這麼說是有些抬高這些異能者了。

    冬卓凡並沒有注意到李凌臉上的特殊表情,而是繼續向他介紹道︰“或許你也早就知道了,在聯邦是禁止修真者的,可是為什麼我們家族的人並沒有受到干擾呢,因為我們冬家的先祖在當年的大戰中投降了異常能者。”

    “什麼。那不是說你們家的祖先就是個叛徒?”

    “這個.......”

    听了李凌的話以後冬卓凡的臉色立即就好了起來,他的話雖然沒錯,可是他也不能就這麼直接的說出來不是?”

    聯邦中現存的修真者大都是一些當年背叛了修真界而支持異能者的人,他們這些人當年就脫離了修真者加入了聯邦。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雖然聯邦政府不公開的打擊他們,但是總在暗中對付他們,以至于他們這些修真家族逐漸的沒落了,知道現在向大長老這樣境界的人已經是鳳毛麟角了,如此的實力。這些家族已經不值得聯邦政府去對付了。

    “不會吧?你們九個家族不是控制了聯邦的長老院麼,怎麼可能還有人會來對付你們?”

    “你真的以為總統府和長老院這些明面上的機構掌控著整個聯邦政府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掌控聯邦的不是這些國家機構,而是那些大財閥和隱世家族,他們才是聯邦真正的主宰。”

    關于聯邦的權利結構李凌還是第一次听說,他沒有想到控制長老院的這些家族也這麼不好過,原先他還以為這些家族可以一言九鼎,任意決定聯邦中的一切事務呢?

    “那這些和家族大比有什麼關系?”

    冬卓凡仔細的想了強,努力的回憶著小時候爺爺對自己說的話。

    “家族大比的初衷就是通過彼此之間的切磋來彌補各個家族功法上的不足,先前大多只是當做一個聚會來看待,但是今天卻不同了,他的作用也越來越突出了。”

    “你們冬家都有誰去啊,不會就你和我兩個人吧?”

    說了怎麼久李凌才想起來詢問到底都有誰會和自己同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