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三十五章遇故

第三百三十五章遇故

    三天之後,李凌如約和冬卓凡離開了首都星,說實在的,他在首都學院和真的沒有幾個朋友,只是簡單的和紫月和冬菱說了一聲了事。

    他對這次參加這個家族大比到是沒有什麼想法,除了幫助.冬卓凡實現他的願望,讓冬家取得一個好成績之外就是趁著這次機會好好的磨練一下自己。

    听了冬卓凡對比賽前的兩國戰爭的介紹以後,他就對那個小型的空間跳躍裝置產生了興趣,這個可是好能夠保命的好東西,況且他的異能空間是可以晉級的,就像上一次在黑洞中一樣,在李凌的心里一直有一個小算盤,那就是他想看看自己在不斷的進行空間跳躍之後他的異能空間是不是可以再次的升級。

    知道他對這個感興趣以後,大長老二話沒說就通過關系給他弄了兩個,這到是讓他非常的感動。

    按照冬卓凡所說的這次行動可能會有很大的危險,為了防止萬一,他自然是將李靈的哥哥也帶上了,雖然說有了異能空間他可以隨意的在兩個地點穿梭,若是遇到危險也可以借此逃跑,但是他感覺總歸沒有一個大高手跟著保險。

    對于這個要求李李靈的哥哥沒有考慮就答應了下來,反正他現在的修為已經處在一個瓶頸之中,只有不斷的歷練才可以突破,听了李凌轉述了這次大比的內容以後他覺得很有興趣,他已經習慣了游戲空間里的生活,而首都星的那種日子根本就不適合他,或許只有戰爭這種刺激的生活才可以激發他本身的前能,讓他有所突破。

    他們四人所乘坐的小型運輸艦經過了兩次空間跳躍之後終于到達了兩國相交的地界。

    只是可惜的是按照約定還有十來天的時間才到交火的時間,邊境上雖有駐兵但是卻不接待他們,即便是冬卓凡說破了嘴也是一樣。

    李凌對這種游戲一般的戰爭卻嗤之以鼻,戰爭最重要的就是洞察先機,若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設定好了,那麼就不應該叫做戰爭。頂多只算是一種演習吧了。

    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在距離兵營不遠的一家酒店里住下慢慢的打發這幾天的時間了。好在幾人一商議還是乘坐運輸艦在附近轉悠一下熟悉了地形才好。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的拿自己士兵的性命當做兒戲。

    但是令他們想不到的是他們剛帶著行李進入到這家酒店就遇到了許多的熟人,其中包括曾經被李凌收拾過的韓立和冬卓凡的未婚妻孟晨和她的哥哥孟天川。

    韓立看見冬卓凡的時候先是心中一喜,可是他轉眼有看到李凌的時候渾身就不自在起來,他不由自豬的想到了那天在天上人間發生的事情。他本來要低頭走過去的,但是卻沒有想到冬卓凡和他踫了個正著,他只好轉過身來和冬卓凡打招呼。

    孟天川卻沒有管那麼多,他和李凌幾人並沒有直接的沖突,說到底在天上人間的時候李凌和冬卓凡兩人還放了他們一馬。

    孟晨卻沒有那麼好說話了。她看到冬卓凡和玉貝兒兩人親密的樣子心中就一陣的發堵,眼楮一酸就有一滴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自己的全部心思都花在了冬卓凡的身上,而這個人卻......。

    不提其他幾人在那里各懷心思,單說李凌,此時他的心里也十分的納悶,這里地方那麼大,怎麼都聚集到這家酒店里了呢?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這家酒店距離這里的軍隊駐地是最近的也是這個地方最為豪華的一家酒店,這些公子哥們事先已經做過了調查,他們來之前就認定了這里做為下塌的地方。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他們一樣願意住在軍營里的。

    “你就是那個狐狸精?”

    還沒有等這些人相互打招呼,孟晨就越過了自己的哥哥,徑直走到了玉貝兒的面前向她大聲的質問道。

    突如其來的事件將所有人都打了個措手不及,尤其是玉貝兒,她張了張嘴不知道要說什麼,她並不懼怕孟晨,但是卻也不想給冬卓凡惹麻煩,她知道這次大比對冬家的重要性,也知道為了這次大比冬卓凡到底吃了多少的苦。

    “你......”

    冬卓凡沒有想到她居然在這個時候拆他的台。本來他和玉貝兒好上以後對孟晨是有一些愧疚,可是就在他劈頭蓋臉的質問玉貝兒的一剎那。他心里所有的負罪感到沒有了,甚至還升起了一腔的憤怒。

    冬卓凡的表現使孟晨更加的心痛了,他知道相比自己,玉貝兒更是冬卓凡所要保護的對象。一想到冬卓凡和這個狐狸精整天膩在一起,她就想過去和兩個人拼命。

    但是他的目光轉向李凌的時候她就克制著自己熄滅了心中的火焰,以前的事情她記得清清楚楚。李凌根本就不是什麼善茬,也算不上是什麼好人,有這個惡人在在此,她還是不要太放肆的好。

    李凌見孟晨不再吵鬧了就和冬卓凡一起提著行李進了酒店。他現在沒有時間和這些人進行糾纏,還是先安定下來再說。

    “這個還是我來吧。”

    冬卓凡和玉貝兒接過了李凌兩人的行李如是說道,他們兩個發現自己現在待在這里是有一些尷尬,說不定什麼時候孟晨又要針對自己了,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李凌看著兩人離開苦笑了起來,他們幾人都是有空間戒指的,將這些笨重的行李放進去多好,可是冬卓凡非要自己拿著才好,說什麼財不露白。空間戒指在聯邦還是稀有物品還是不要張揚的好。現在再看看其他的人哪個不是空著手進來的,若說冬家的少主沒有一件空間裝備說出去也沒人相信啊。

    李凌在大堂里百無聊賴的時候卻發現距離他不遠處站著一個人,他身邊到是圍繞著許多的世家子弟,可是當他看清楚那人的面貌的時候他心中卻很是驚奇,原來這人的長相和玉貝兒的父親,那個研究院的院長有**分的相似,當他再仔細辨認的時候他開始凝重起來。

    首先他發展這人的身上有真元力,但是經過反復的探測之後他發現這個人居然是沖穴期的修真者,這個發現非同小可,要知道沖穴期的修真者可是有機會改變自己的容貌的,他和院長的長相如此的相似,他們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雖然他是沖穴期境後期的人,但是他的實力不是自己修煉而來的,而是被人強行灌注了真元而成的,拔苗助長而已,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李靈的哥哥看到李凌頻繁的觀察那個人,急忙將這人的底細告訴了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