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二十九章林團長的憂心事

第三百二十九章林團長的憂心事

    李凌到達指定的空間坐標的時候卻發現那里居然是戒備森嚴的軍營,但是那里的官兵並沒有阻攔他,而是在他表明了身份以後把他帶到了一個營帳之中。

    進入其中以後李凌就發現有些不對勁了,里面已經有了五個人了,他們分別是大長老、冬菱以及林萬富和他的未婚妻花雨蝶,還有一個身穿軍裝身材高大的中年人。

    不用去猜李凌就知道這個身穿普通商業聯盟軍裝的人就是林萬富的父親,第一軍團的軍團長。在商業聯盟擁有絕對統治權的人物。

    他所吃驚的是,按照林萬富給他的資料,他的父親已經下決心立他的弟弟為繼承人了,怎麼這麼重要的人會要他來出席呢?難道是他的消息錯誤,他的父親真正的目的是要將自己的位子傳給林萬富?

    “你來啦,那就坐吧。”

    李凌剛在大長老的身邊坐下,冬菱就馬上倒了一杯茶給他遞了過去,大長老見到這種情況,意味深長的看了李凌一眼,除了自己以為,他還真的沒有見他這個孫女對別人這麼溫順過。

    “大長老,為什麼叫我來呢,要知道我對兩國之間的事情可不那麼感興趣,這個您也是清楚的吧。”

    李凌對大長老要自己過來的目的還是不太清楚,他可不是一個愛管閑事的人,也絕對的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瞎參合。

    “你不要誤會,其實讓你過來是我所做的決定。”。

    軍團長微笑著向李凌笑了笑然後道出了事情,這才只所以讓他過來參加他和大長老之間的會晤,完全是他的兒子林萬富極力舉薦的緣故,說是他或許可以解釋大家的疑惑。

    “就是,這次讓你過來的確不是我安排的,林團長,你有什麼事情還是說出來吧,該來的都已經來了。”

    大長老接過話茬說道,其實他對林團長讓他過來的原因知道的也不是太多。既然人已經全部到齊了,他就想詳細的听一听事情的真相。

    “這個,既然如此,我還是實說了吧。”

    二十年前他的結發妻子受人鼓動想要進聯邦開發的那個異次元空間。但是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了音訓。

    這麼多年來所有的人都以為她已經遇到了不測,林軍團長也不遺余力的尋找她的下落都沒有找到大家已經絕望了。逐漸的都接受了她已經不在人世這種推測。

    但是沒有想到一個月以前,她的老部下居然在一個舊的通訊器中發現了她傳過來的信息,說是他就在聯邦的異次元空間之中,並且情況相當的不妙。隨時都有可能面隊危險,任何時候都有死亡的可能,她希望她的這些部署可以通過談判的方法救她出去。

    他想了想之後還是要借助聯邦政府的力量,這些年來聯邦和他們商業聯盟的關系還不錯,雖然他懷疑自己的妻子是在聯邦遇難,也曾經質問過聯邦上層。可是兩國之間卻一直保持的和平,沒有過太大的沖突,所以他想自己向聯邦求助的時候應該會得到首肯。

    冬家也算和他是老熟人了,自己的父親在世的時候就沒有少和大長老打交道,算起來自己也是晚輩了吧。若是他向林家求援,也許大長老不會拒絕自己的請求。

    他經過反復的思考之後才和大長老取得了聯系,而大長老也沒有讓他失望,得知這個消息以後他就急忙的趕了過來了。

    雖然不是第一听說這件事情,但是林萬富還是流下了眼淚,他現在的心情極其的矛盾,從小到大她都在尋找他母親的下落,每次看到弟弟的母族幫助他的時候就有些羨慕,現在知道她的消息了林萬富卻有些遲疑了,在他的心中有一個疑問冒了出來。若是當年她沒有去那個異次元空間,那麼他的童年還會那麼的枯澀嗎?

    花雨蝶知道林萬富又想起來他小時候遭他弟弟欺負的事情,連忙將手伸了過去企圖給他一點安慰。

    林團長沒有注意自己兒子在私底下的小動作,而是繼續向他們說道︰“我希望大長老能夠將我的妻子解救出來。不知道可不可以?”

    “這個是有點難度,說話告訴你吧,進異次元空間的過程是一個不可逆轉的過程,所以即便是我們聯邦也沒有人可以再次從里面出來,據有關人士分析,那里或許只是一個二維空間。”

    說到這里他有點臉紅。但是這也不怪大長老,使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接手長老院以後就發現自己沒有過問異次元空間計劃的權利,而他家的祖訓中又有不參與和調查這個計劃的規定,他只有老老實實的做自己的大長老了。

    听到二維空間這個詞的時候大家的臉色都變了,怪不得說是一個不可逆轉的過程,生活在這個空間的人能好的了嗎?

    “啊!”

    林萬富一時沒有控制住自己突然大聲的喊了起來,他實在難以想象自己母親怎麼可以生活在自己地方,難道他是被壓縮或者被抽取了思維以後才進的這個空間的嗎?

    林軍團長的眼楮也濕潤了,他雖然又娶了妻子生了兒子,但是每到深夜夢回驚醒的時候他總會想起他的原配妻子,想起和她一起拼搏,發揚第一軍團的那日子。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

    林團長說完狠狠的擊了他面前的桌子一拳。木質的桌子應聲而碎,但是此刻卻沒有怪罪他的不禮貌,硬漢子的柔情是最值得人去珍惜的。

    “抱歉,我真的沒有辦法幫助你,聯邦的政體你也是知道的,即便是我也不能隨心所欲,但是我可以送給你兩個打開這個空間大門的一次性裝置。”

    大長老以一種低沉的聲音說道,心中也下定了決心,回去以後他一定在周旋一下,這事情處理不好的確的會引起兩國之間的糾紛。

    林團長看到大長老羞愧的神色就知道他沒有說謊,此時他心念妻子的處境也沒有多留他們,接過那兩個小型的裝置以後讓人將他們送出去了。

    李凌將要離開的時候卻被林萬富給叫住了,說是他有事情要請李凌幫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