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四十三章搶奪物資

第三百四十三章搶奪物資

    泰坦級飛船的價值是無與倫比的。泰坦級飛船被用作軍事行動的移動基地和旗艦。僅僅依靠他們的現身就可以扭轉戰局。除了它們精良的裝備和數米厚的裝甲之外,最讓人為之側目的就是它的船體可以裝載一整支艦隊並穿越整個星系。

    它們無法想象的質量所產生的弓型引力波甚至可以吸附那些小型飛船。有些泰坦級的飛船質量太大,甚至能改變星球的潮汐現象。最有名的事件就是蓋倫特的泰坦級飛船飛行到一個小型農業行星的近地軌道時,陡然間引起了劇烈的潮汐變化,並淹沒了所有的原野和農田。糧食產量驟減,這意味著整個依靠這顆粒行星來提供糧食的星系,不得不依靠糧食商人,否則就會面臨嚴重的饑荒。從那時起,泰坦航行就要制定安全可靠的計劃,以防止他們過于靠近某一顆行星。

    在這一次和商業聯盟沖突的過程中,聯邦的軍隊就動用了這種戰艦,不是聯邦政府要針對商業聯盟,這些物資都是劉家添置的,他們要在這個戰爭中打出自己的名望。

    可是他們不斷往戰場上添置物質的事情還是被商業聯邦的人給知道了,他們派出了許多兵力來清剿這些運輸物資的人員。

    龐大的聯邦貨運護衛艦急速穿越繆勒坦星系時,忐忑不安的飛行員將飛船中所剩的最後一絲能量全部注入引擎之中。突然。周邊的衛星、行星,乃至整個世界都好像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倏地以可怕的速度旋轉、顫動。劉三耳體內的每一塊肌肉因擔憂而緊張起來,當他將飛船從平穩的曲線飛行狀態轉為次光速狀態時,那架笨重的毛魯斯開始吱吱地發出聲響。烏拉甘重新調整攝像無人機的位置,向他飛船的後方看去,他瘋狂地前顧後盼,揣測著追他的人離他到底有多遠。後方什麼也沒有。他想自己至少有了喘息的機會。

    劉三已經和三敵人周旋了兩個小時。與他們在這個星系的眾多衛星和軌道間玩著貓和老鼠的游戲,對方很可能仍然在搜尋他。

    劉三接通了和母站的聯絡。主管劉大的臉上寫滿了煩惱,出現在他頭腦內的屏幕里。

    “劉三,你比預定時間晚了一個小時,而且我們為此已經兩次試圖和你聯系。戰場上還等著這些物資呢!”劉大將他自己的屏幕稍稍調節了一下,他的話輕得如同耳語。

    “這兒出了點問題,”劉三提高了嗓門憤怒地反駁道,“我後面有三條尾巴死纏著不放,我想我們都很清楚他們是來干嘛的。我現在正朝梅馬尼爾星門駛去。但我需要接應,不然我永遠也擺脫不了他們。

    主管的臉色變得驚恐、擔憂起來。此時劉三又發話了,這次他幾乎是在大喊大叫︰“是誰他媽的那麼白痴,居然想不用護衛隊就物資?!讓他們見鬼去吧!家族給我的錢根本不夠買好的克隆體。”

    正當劉大開口辯解時。劉三听到飛船的曲線飛行天線突然傳來 啪一聲,剎那間他全身的血液仿佛在血管里凍結了,他立即切斷了聯絡信號,並向自己飛船周圍張望著。突然間,飛船後方15公里處出現了三架禿鷲,並迅速靠近自己的飛船。雖然隔著15公里,他依然可以辨認出那青銅色船體上鋼印著的商業聯盟標記。

    現在。他已經在可以激活星門的範圍之內了。當飛船進入星門的外圍時,他咬緊牙關,牢牢靠在逃生艙的內壁上,準備迎接一次猛烈的撞擊。敵人就在他的正後方,而且對方想要什麼他再清楚不過。

    。當能量炮彈從蟲洞里彈射出的一霎那,劉三的心吊到了嗓子眼,急切地掃視著行星和空間站,想盡快找到一條出路。當他準備啟動引擎時,飛船傾斜了一下,似乎撞到了什麼東西,船體傳來微不可辨的電流 啪聲,他的心沉了下去。對方使用了曲線躍進繞頻器,現在自己完全落入了海盜的股掌之中,受他們擺布了。

    敵人那張沒有修刮過的臉龐漸漸進入了視線,他帶著濃重的商業聯盟口音說道︰“小子,我想你是個明白人,立即把貨物箱里的東西留下,不然我們就讓你永遠消失。

    劉三腦袋里的念頭飛轉著,結結巴巴回答道︰“那東西對我並不……不那麼重要,我……我會把它留給你們的,但是……你們要給我時……時間。”

    對方想了一下說︰“小子,給你5分鐘。5分鐘之後,我們就要把你扒了,自己來取這些物資,哼哼。”

    劉三驚惶失措地將目光轉向護衛艦的貨物箱,開啟了自動載貨起重機。起重機的活塞咯吱了幾聲,恢復了工作,像一個盲人在黑暗中漫無目的地揮動雙臂摸索著。幾秒鐘的時間,卻讓他感覺仿佛過了一個世紀,終于他在各式各樣的貨櫃堆里找到了一個無人機——它靜靜地躺在灰色手推車上,沒有任何包裝,發出的鮮紅色的光亮蓋過了貨櫃柔和的光線。

    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旁邊一個無人機的裝載斜道上。他暗自笑著,心想︰“哼,就像我說的,它對我並不那麼重要。”

    那個紅色小小的無人機在從敵人的艙中靜靜地劃出,劉三仿佛能听到對方的叫囂和咒罵。

    當炮火開向對方的船體時,它微微震動了一下,但很快攻擊停止了,因為要擔憂有更多的事情。

    敵人焦躁不安起來,它像蜘蛛般的雙眼發出一絲微弱的深紅色的光線。一個小幅度的規避,躲開了領隊禿鷲的攻擊。它在炮火流中起舞,旋轉。就一眨眼的功夫,一架禿鷲被撕成了碎片,另一架浸浴在脈沖炮血紅的炮彈之中。

    正當最後一架禿鷲準備逃之夭夭時,敵人尋著深紅色的軌跡,沖向最後的目標。曲線躍進通道在禿鷲周圍開始形成,敵人無法對其進行鎖定,脈沖炮也失去了作用。出人意料地,它徑直沖向逃跑的禿鷲,並撞了上去,敵人和禿鷲在一團可怕的紅色火球中一同灰飛煙滅。

    劉三觀察了一下戰場,他周圍都是散落的殘骸,這些東西是對手強大的最好證明。這時,他看見遠方主管的飛船已經在向自己靠近了。他很清楚自己馬上要听到一堆令人厭煩的斥責,而且極有可能丟了護送員的差使。但幸好我還有更重要的沒有丟——現在,他最慶幸的就是自己還活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