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三百四十八章劍指冬菱角

第三百四十八章劍指冬菱角

    “不好!我無法掌控自己的異能了!”。 ♀,.

    冬家三人和李凌一起接受了方家的邀請前來做客,在客廳中飲過茶水以後大長老很快就發現了問題。他的身體出現異常,本來他也以為李凌是在杞人憂天,方家要打他們的注意也用不著這麼麻煩,可是當他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和身體當中的火源取得聯系的時候,他的臉色當時就變了。方家果然是在針對他們,只是不知道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大長老的心中充滿了疑問,就算他再自信也不會認為就憑他們四個人可以和整個方家相抗衡,方家以逸待勞,佔盡了天時地利,想要動他們的話也用不著這麼大費周章吧。

    大長老眉頭一皺,李凌三人就發現了不妙,尤其是冬卓凡兄妹兩個,他們和大長老的異能相似,方家既然是有意針對他們。他們的異能自然也是受到了影響。

    “糟糕,我,我的火系異能沒有了..”。冬菱遲疑著說道。

    听了妹妹的話以後,冬卓凡苦笑了一聲,將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李凌的身上,現在他們一家三口都遭到了同樣的際遇,他自然將所以偶希望轉移到了李凌的身上。

    “我也無法使用自己的異能了!”。李凌皺了皺眉頭說道。他擁有空間和速度兩種異能,但是此刻卻找不到這些真元的影子了。看起來方家一定是在茶水之中做了手腳,他們都無法使用自己的異能了。

    此時的李凌有些默然了,心中卻也有些小看方家,難道說他們這是要報復自己?除了方家大少以外,自己和他們並沒有其他的叫雞,可是若是因為自己僅僅和方家大少之間的那一點小矛盾他們就這樣處心積慮的要對付自己和冬家三人。方家也太小心眼了點吧。

    李凌身上的兩種異能全部被封印,他心中不免焦急起來,現在他們身處險境,方家的人若是想要對付他們,只怕幾人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只能任人宰割了。

    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好。李凌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壓抑感,現在的他迫切的想擺脫這種危機的局面。盡管沒有多大的把握,他還是一遍又一遍的試圖和自己的異能取得聯系。

    只是也不知道方家到底在他們的身上做了什麼手腳。無論他使多大的勁,他也沒有辦法使用任何一種異能。

    反復嘗試依舊失敗以後,李凌並沒有妥協,他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異能空間之種。里面擁有多種珍貴的草藥和他其他的一些珍藏,只要拿到了這些東西,想要和自己的異能取得聯系也是大有希望的。

    一到亮光出現在李凌的腦海當中的時候他高興的差一點跳了起來。隨著亮光的越來越大,他也逐漸和自己的異能空間取得了聯系。

    “真是太好了!”。看著正在努力的和自己的異能進行聯系的冬家三人。李凌卻也沒有聲張,現在的他雖然依舊沒有能力使用的異能,但是他卻有了逃命的本錢了,若是情況真的到萬分危機的地步,他也可以帶著冬家三人逃進異能空間,總不至于坐以待斃。

    李凌悄悄的打開了自己的異能空間,使用里面草藥刺激自己的身體,空間當中有無數的珍貴草藥。李凌期盼著有哪一種草藥或許可以解除對自己身體當中異能的封鎖。

    “大長老,異能被封印的感覺不錯吧?或許你很久沒有嘗過這種滋味了吧!”。李凌幾人正在努力試圖解除自己山根上封印的時候突然听到了一聲冷哼。然後卻是十幾個人魚貫而入,這些人一個個神情異常的高傲,為首的那個人看了看正在胡亂忙活的幾人,心中充滿了鄙視,別說是他們這些人,就酸是境界別他們高的異能者也無法解除茶水中的毒藥對幾人異能的封閉作用。

    “為什麼。我們和方家宿無來往。為什麼要針對我們?難道真的是因為我們得罪了方家大少的緣故?”。

    大長老眼尖,一眼就認出了走在前面的那個人正是方家的家主。以前他也來過幾次雲極秘境,對方家還是有所了解的?

    “遠兒?”方家家主蔑視的笑了起來。“我雖然厭惡你們和他有矛盾,讓他在眾多下人的面前下不來台,但是我也不是小肚雞腸之人。僅僅是因為這個,我們方家並不會如此的大動干戈,要知道,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從聯邦那里出來的呢”。

    方家家主淡然的說著將大長老以及幾個小輩的表情全部都看在了眼里,見到他們一副吃驚的樣子,方家家主是異常的開心,任誰也不會想到現在在雲及秘境里也算得上是大族的方家,其實是從另外的一個世界中過來的,更加想象不到的在另一個世界身份一般的他們居然在短短的千年之內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

    听到方家家主的話,大長老心中驚起了滔天巨浪,他猛然想起在歷史上確實有過一個姓方的家族,方家曾經顯赫一時,即便是現在聯邦政府所使用的許多制度也是從那個時候沿襲下來的。

    那個時候的方家在聯邦可謂是一家獨大,他們甚至革新了聯邦的政/治制度,當時的方家人才濟濟,各種天才般的想法層出不窮。即便是冬家這些老牌的家族在方家的面前也有些黯然失色。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方家卻像曇花一現一樣,他們輝煌了幾十年之後就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並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利銷毀了一切有關方家的資料。若不是他現在同樣做到了大長老的位置,冬家又是一個歷史悠久的世家,只怕他還找不到與之相關的蛛絲馬跡。

    “不知道方家如此的針對我們究竟意欲何為?”。大長老有點不明白了,既然大家同出一源,那有什麼事情不能商量呢,方家之人偏偏選擇了使用這樣齷/齪的手段?

    “我們要她,你舍得嗎?”。方家家主微微一笑,指了指座位上的冬菱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