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384章趙布祝的請求

第384章趙布祝的請求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自從法海做了百草堂的藥童以後,李凌便仔細的觀察了一陣子,發現他不但沒有和許仙反目的跡象,反倒是因為兩人都是南方人的緣故關系十分的要好。

    由于李凌的醫術還過的去,百草堂的生意也漸漸的重新好了起來,因為囤積藥材,苟不理不但虧了不少的錢,還被衙門的人打了一頓板子,千植堂的生意也因此一落千漲,現在的千植堂已經到了門可羅雀的地步,姓苟的再也顧不上來找事兒了。

    李凌白天在百草堂坐診,晚上卻又要教幾人醫術,正當他忙的不亦樂乎的時候趙布祝又回來看望他們了。

    趙布祝離開百草堂以後就搬回了自己的家,雖然說是一個家,但是卻沒有其他的人了。

    當年的趙家也算的上是一個小康之家,趙布祝這才得以入學,卻不料他的父母早亡,而他的學業也沒有什麼進展,三年前他十五歲的時候最後一次參加鄉試而沒有中舉,為了償還借貸而不得不到百草堂當了學徒。

    李凌代他付了衙門的罰金,他這幾年在也積攢了一些小錢,這次回去之後他又做起了科舉及第的美夢,拿起書本攻讀起來。

    “只要他好好的用功,別再去招惹是非就成!”。

    听說他發誓要在今年的科舉中有所成就,夏紫月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其實她也希望趙布祝可以高中的,只是可惜她已經失望了太多次。

    “師妹好啊!”

    晌午百草堂里沒了病人的時候趙布祝過來了,先是和李凌以及夏紫月打了個招呼,然後詢問了一下趙布祝以及許仙兩人的身份。

    看到現在的百草堂逐漸的恢復了師傅在世時的興旺,趙布祝也為他這個師妹高興,沒有想到在百草堂危難的時候上天派了一個救星給她,讓百草堂可以延續下來並且保持以前的輝煌。

    “師兄這次一定要努力了,若是再像從前那樣大大咧咧的,可就有點兒對不住伯父和伯母的再天之靈了。”

    夏紫月覺得自己有必要勸他一下,這樣也可以多讓他長長記性。

    “是啊。是該努力了!”。

    他已經注意到了,即使是夏紫月在和他說話的時候眼楮也沒有離開李凌。看起來自己的師妹也心有所屬了。

    在李凌沒來百草堂的時候他還對夏紫月有所覬覦,可是看到李凌和夏紫月兩人和睦相處的樣子他就知道了一切,師妹所需要的是一個她可以依靠的男人。是一個可以幫助他撐起百草堂的人,這個人絕對的不是他趙布祝.

    幸好他也另外有了自己追求的對象,若是自己可以將事情辦好的話,他就可以和小桃雙棲雙飛,總好過現在這樣看著別人恩愛。

    想到自己這一次的目的他心中不免忐忑起來。李凌和自己的師妹雖然看起來十分的和藹。但是他卻知道兩人的骨子中都是一個十分堅強的人,若是他們打定了注意,只怕想要勸服兩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師兄這次過來有什麼事嗎?”。

    夏紫月將趙布祝帶過來的禮物收拾好以後隨意的問了起來,她這個師兄在百草堂生活了幾年都沒有對她這麼的好過,怎麼現在突然送起禮物來了?

    在她看來趙布祝一定是別有所圖的,若是他真的上進了想考取功名,而手頭又不寬余的話,她是很願意幫襯一把的。

    “這個......,確實是有些事情想向你們求助,你們也知道。我也不小了,而且父母早亡,所以這婚姻大事還得要我自己來操勞.......”。

    他離開百草堂以後可以說是完全的自由了,無論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在有人干涉他了。再加上自己存的那些小錢,一朝得意他對自己徹底的放松了。

    所謂飽暖思淫,欲,他又想起了自己在清風閣里的那個相好小桃,這個小桃的來歷可不簡單,他是宋大家的貼身侍女,在清風閣也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主。

    、其實他早就暗中垂涎小桃的美色了。可是一直以來那丫頭都是對他不理不睬的。讓他干看著心急。

    可是上次苟不理因為想收買百草堂藥材的緣故請趙布祝到清風閣吃酒,也就是那一次小桃對他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善,甚至他還拉了小桃柔滑的小手。

    自那天開始他就隔三叉五的到清風閣去見自己的心上人,而小桃對他的態度也越來越親熱。趙布祝心里很興奮,他從來都沒有這麼開心過。和小桃在一起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心重新活了過來。

    “我要你們陪我去郊游!”

    趙布祝直截了當的說道。

    “就這麼簡單?”

    李凌和夏紫月同時狐疑起來,他們不相信以趙布祝這麼小氣的性格就為了這點事情而送禮物。

    “當然......不是,我希望你們扮演我的家僕,要知道這次小跳姑娘也是要跟我一起去的啊。總有給他一個富貴的印象不是?”。

    趙布祝心中很是高興,原先他只算計了李凌和夏紫月,百草堂怎麼也的劉下安叔一個人來看家吧!哪里想到居然還多了兩個幫手,這下他的排場又可以再加大一些了。

    “你怎麼又整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啊?你好好的的讀書就成了,干什麼還搞這些?清風閣的姑娘靠的住嗎?只要你努力上進,待你考中了舉人,還愁沒有女人?”。

    夏紫月一听說要將她們這些人當做奴才來使用她就急了,他和趙布祝從小一塊兒長大,兩家是街坊,長大以後他又做了自己的師兄,可謂是相熟的很,她說話也就直來直去,沒有什麼好避諱的。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小桃?”。

    趙布祝當時就惱怒起來起來,他慌忙給自己的心上人辯解起來。

    “雖說小桃他身在青樓,可是卻出淤泥而不染,他是一個好姑娘來著!”。

    看到李凌兩人並沒有對他進行反駁,他的神色也就緩和下來,說話間從身上拿出一放手帕,得意的交給了李凌。說是小桃親手為他繡的。

    李凌看了看他小心翼翼拿在手中的手帕,卻見上面繡的是雙飛的蝴蝶,上面還有一首小詩“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師妹,哥不想在孤零零的活著了,幫我一回行不?”。(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