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418章夏師叔的死因

第418章夏師叔的死因

    “這里的秘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它到底是用了做什麼的?”

    李凌有些不明白為什麼苟家有直接通往皇宮的地下道,究竟是苟家有人和公主趙真有關系還是和其他的宮中之人有關系?

    “這個還是我來告訴你們吧!”。

    老太後根本就媽呀打算在這件事情上隱瞞他們,見李凌問起,就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經過述說了一遍。

    京娘撒手人寰之後,她留給自己女兒的修為卻給年幼的趙真帶來了**煩,雖然這些能量被京娘以特殊的方法封印在了趙真體內,但是這些龐大的能量卻不是一個嬰兒可以承受的起的。

    就因為這些本就不屬于自己的能量,趙真每天都要承受蝕骨的疼痛。

    苟不理的父親原也是一個宮中的太醫,且極其擅長行針之術,于是皇帝就命令他來照顧趙真,沒日以針灸來幫助趙真疏通經脈,擔負起了照顧小公主的責任。

    只是趙真並非是一個普通人,苟大夫這樣每天往來的難免會招認猜疑,甚至有可能泄露趙真是一個狐妖的消息。

    皇帝正在彷徨的時候他的弟弟給出了一個注意,那就是讓人挖一條通向苟家的秘道,這樣只要苟大夫從家中直接的來這里就行了,在外人看來這個地方依然是一處毫無生氣的冷宮,不會有任何人去懷疑。

    “那通道是為了趙真而建的?”。

    李凌有些不想象會有人為了隱藏一個消息而如此的大動干戈,或者說那個時候晉王就已經開始圖謀宮中之事了?

    苟不理的父親居然也是太醫,而且醫術還不低,否則他也不會被委派過來負責為公主診治。

    只是可惜苟不理到處鑽營,整天想著百草堂的醫術,真是有點狗熊掰玉米了。

    若是他仔細的鑽研自家的醫術其成就未必就差到哪里了,真是有些奇怪,在世人的眼中,別人的東西都是好的。這都是**使然啊!

    “那個太醫後來怎麼樣了,奶奶為什麼長大以後再也媽呀見過他了?”。

    趙真沒有想到自己小時候還有這樣的經歷。只是不知道現在這位曾經照顧自己的太醫現在在何處?

    “這”。

    老太後遲疑了一下,最終覺得自己還是將事實說出來的好,是非功過自有後人來評說,她犯不著為自己的兒子隱瞞。

    “後來他被老二命人給毒死了。那時候他的兒子還小,怕是這些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記的了?”。

    老太後的一翻話使得眾人十分的震驚,果然是天家無情,為了保守一點秘密居然不惜草菅人命。

    而李凌則想的更多,晉王這樣做怕是不僅僅為了保守秘密吧。只要將苟太醫除去。那麼秘道的事情就只限于宮中之人知曉,假以時日,知道的人會越來越少,到最後還怕不為他所用。

    “什麼,叔叔派人殺了苟大夫,那,那前幾個月來給治病的夏大夫呢?他不會也”。

    趙真想起幾個月之前感覺特別的孤單,以至于讓她產生輕生的念頭,她記憶自己在大雪中站了一整晚,後來就像一個凡人一樣起了高燒。那一次,她覺得自己距離娘親很近,很近。

    “是的,那位姓夏的太醫也是你叔叔讓人做掉的!”。

    在老太後很爽快,既然承認了一次,就應該承認第二次,殺便殺了。有什麼好扭捏的。

    “你,你們我的父親竟然是被人殺害的!”。

    夏紫月一直以為自己的父親是自然死亡,父親是死在醫館的,她從來就沒有懷疑過什麼。現在想想那時候她父親卻有太多的異常。或許他真是被人毒殺的,

    “師兄”。

    夏紫月轉身撲到李凌的身上痛哭起來,也許在仇人的親屬的身邊暴露自己是不明智的,但是她實在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現在李凌是他唯一的依靠。她就想抱著自己的師兄將所有的情緒全部泄出來。

    “你放心,我是不會讓晉王好過的,就算是皇位的第一繼承人也不行,師叔的仇就由我來報吧!”。

    李凌巧巧的擦拭了她臉上的眼淚,又捋了捋她的秀,小聲的在她的耳邊安慰她。

    從今以後。他就想一個隱藏在暗中的毒蛇,一有機會就會咬上晉王一口,他不會放棄任何打壓自己仇敵的機會。

    老太後媽呀想到夏紫月居然是那個夏太醫的女兒,但是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煩,畢竟他們只是一介平民而已。

    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正是她的這一點點失誤,才使得自己的二兒子徹底的失去了做皇帝的希望,整個大宋朝的歷史也被改變。

    李凌的眼楮一亮,不住看了看趙真,然後以一種奇異的步伐慢慢的向假山中央找去。

    “不要,你不要過來,你這樣做很危險的!”。

    有點慌張的說著,這個陣法的凶險之處她是知道的,以她自己的修為還媽呀辦法,這個人怎麼可能破解陣法。

    但是令她吃驚的事情生了,卻只見李凌駕輕就熟的走到了那個玉壁前面。

    隨後趙真便覺得束縛自己的氣場不存在了,她的活動範圍不在限于這麼一個狹窄的地方了。

    “趙真見過主人,從今以後我便是你的女奴了,我願意為你做任何的事情。”。

    趙真雙膝跪到在地,真心誠意的說道。

    “我不需要女奴,也不需要別人跟隨”。

    李凌當即回絕了趙真的要求。

    “我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放棄!”。

    “隨你,不是說要好好的到外面走一走嗎?待到你回來的時候再拿注意吧!!”。

    李凌開始誘,惑趙真,他才不想再多這麼一個累贅,百草堂里現在鶯鶯燕燕的,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奶奶,再見了!”。

    她的內心掙扎了一會,但是始終沒有抵御的了對自由的向往,和老太後告別之後便化作一道白光飛出了皇宮。

    “希望你們好自利用這個玉壁”。

    李凌將玉壁叫給老太後以後就帶著三人離開了皇宮,沒有做絲毫的停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