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438章欺男霸女的趙勝

第438章欺男霸女的趙勝

    “你為什麼脫下我給你穿的衣服?是我嫌棄我笨手笨腳嗎?”。

    剛回到百草堂就見夏紫月撅著嘴巴在那里等他了。李凌苦笑了一聲,看樣子自己是要勸一勸她了。

    李凌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了夏紫月的身邊,握著她的手說道︰“現在苟不理也不在這里了,千植堂也歸了我們了,你現在讓我穿著官服給誰看啊!”。

    夏紫月見師兄說中了自己的心思,臉上不由得紅了起來,他就是小孩子心性,想讓李凌在街坊面前顯擺一下而已。

    “那你也不能不吃早飯就走啊,害的我在家擔憂了一天,還以為你生氣了呢?”。

    “我有那麼小氣嗎?”。

    為了讓夏紫月開心,李凌給她講述了自己一天的所有經歷。包括冬菱的事情。

    “你這樣不是得罪了晉王?”。

    夏紫月有點擔心李凌的安危了,她過去雖然只是一個太醫的女兒。但是也听說過晉王的威風。

    “怕什麼,我說過要為夏師叔報仇的,從我們得知事情的真相的時候就應該和晉王勢不兩立了。”

    “我父親”。

    夏紫月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那,那,你是不是喜歡冬菱?”。

    夏紫月有點緊張了雖然他習慣了李凌做好事兒但是卻不最地他是是否真的存在著別樣的心思。

    “我喜歡你才是真的!”。

    李凌直言不諱的說道,他想拉著夏紫月再解釋一下,卻沒有想到一向對開朗的她卻突然跑了出去。

    再到司天監的時候,李凌將現代的記錄方式全部都教給了冬菱。要她以後照著這個記錄就可以了。

    趙勝告訴李凌說是那個晉王的屬下已經離開了司天監,他們這里做什麼都沒有人再進行監視了。

    李凌將所有的事情都教給了李凌,自己卻卻在司天監到處亂逛,可是司天監畢竟也就是那麼大的一點地方,沒有幾天的工夫他卻將所有的地方看了一編,剛到這里的新鮮感也就過去了。

    他看到冬菱使用自己教給她的記錄方式進行記錄的時候就覺得很滿意,這樣看起來要比以前清晰多了。

    只是看著她小心翼翼的畫著表格的樣子不覺得有些怪異。在他的前世這些東西可都是早就印刷好的,想到印刷他就想到了活字印刷術,或許自己應該讓這個明提前幾十年出現了。

    想到這里他就興沖沖的找來了趙勝,讓他幫助自己找來了所需要的東西。

    看到擺在面前精致的表格和整齊化一的漢字。不僅僅是冬菱,就連趙勝也感到高興。

    “這真是神乎其技啊!”。

    趙勝口頭上稱贊著心中卻在打這些子泥的主意,想著要怎麼才可以讓他也給自己刻一些,最起碼要在整個司天監應用這些表格記錄的方法才行。

    冬菱看著李凌居然為了自己而做了這麼多的事情,那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努力。絕對不應該辜負了他才是。

    經過趙勝不斷的糾纏,李凌不得不將活字印刷了的訣竅全部告訴了趙勝,最後又親自監督著司天監的下人們印制了一套《道德經》才算完事兒。

    趙勝看著拿著一本道德經高興的不得了,心想若是自己的父親看到了,還不夸獎自己。

    就這樣李凌一直在司天監忙忙碌碌的,幾天的時間也就過去了,冬菱看著李凌每天往司天監那里跑,他也起了別樣的心思。

    “師兄,我是不是也可以到司天監去看看?”。

    晚上李凌回去的時候夏紫月小聲的向他哀求。

    “好吧,不過百草堂這里怎麼辦?”。

    其實李凌也知道。夏紫月或許也厭倦了整天坐在百草堂看著為數不多的病癥,更加令他不能忍受的是有些人來到百草堂根本就不讓她看病,直接拿一些成藥就回去了。

    “讓安叔照顧著就可以了!”。

    她現在終于清楚了做一個大夫也有無聊的時候,並什麼時間都有疑難雜證的,更多的是和一寫小毛病打交道,而這些小問題也是千變萬化的,治療的時候也需要小心謹慎。

    就這樣李凌帶夏紫月進了司天監,但是令李凌不解的是她看到冬菱以後並沒有想象中的大吵大鬧,而是纏著冬菱讓她帶著到處在司天監瞎逛。這點到李凌十分的欣慰。

    冬菱看到李凌對待夏紫月的態度就知道她的身份,想必她在李凌心中的地位一定不一般。因此也就盡力的討好于她,如此兩人的關系也就融洽了起來。

    得知冬菱的家境以後,夏紫月便再也不不打算為難她了。想到她每天早晨到要和自己的母親一塊辛苦勞作,她便想到冬菱的家中看一看。隨便幫幫忙。

    李凌也沒有到過冬菱的家,自然也就不到去路。但是想到夏紫月也是一片好心,他也就幫著打听冬菱家的住址。

    但是有些奇怪的是今天冬母並沒有出來擺攤,他們也就只好向其他的路人詢問。

    經過一翻努力之後兩人終于在一個熟客的口中探知了冬家的住址。

    兩人還沒有來到冬家,卻听到了冬菱和她母親兩人的哭泣聲。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李凌心中想著,卻和夏紫月一起進入了冬菱家。卻現不大的小院中居然站著四個人,冬菱和她的母親以及哥哥,還有一個是他沒有想到的人,趙勝居然也神色異常的站在那里。

    “他來這里做什麼的?”。

    李凌剛一進去就被幾人給現了,冬菱看了李凌,有看了看夏紫月,最後還是咬了咬牙下了決心。

    他緊走了兩步跪到在李凌的面前,流著眼淚向李凌說道︰“求李大人救命,我,我我不想去做趙勝大人的小妾!”。

    冬菱的這一番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把李凌給打蒙了,這都是哪跟哪啊,他轉身看了看趙勝,卻沒有現他臉上的表情有什麼不對。

    “好啊趙勝,平時看你很老實的一個人現在卻學會了欺男霸女了,你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李凌還沒有說什麼呢,夏紫月卻開始質問起趙勝來。

    李凌也很期待趙勝的答案,他也想知道這里到底生了什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