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432章換血救母

第432章換血救母

    看著夏嬸手背上的傷口不斷的滲出黑色的血液,她疼的不斷在床上翻滾,夏叔心中就像刀絞一樣,最後他終于想到了自己妻子性命的方法。

    “換血!”

    沒有錯,就是換血,只要找一個血型和夏嬸相吻合的人,兩者的血液相互交換,這樣就可以降低毒液在兩人血液中的濃度,為進一步進行搶救贏取足夠的時間,

    若不然的話,一旦毒氣攻心,心髒中凝集了過多的毒液,那麼夏嬸必死無疑!

    “你願意救你的母親嗎?”。

    夏叔小聲的詢問自己的女兒,目光游弋不定!

    “我,我願意......即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夏紫月堅定的告訴她的父親,為了救自己的母親,她願意付出一切。

    李凌再次來到夏家的時候發現夏嬸母女兩個正坐在床上。兩人的手上各插著一根竹子。

    “真是荒唐,怎麼可以用如此原始的方式來進行換血,簡直就是胡來。”

    李凌听說夏叔居然是再為兩人換血,他含著眼淚跑了出去,事情已經進行了一半,他怎麼好意思隨意的打斷?可是,可是這種方式怎麼可能成功?就是在自己的前世也沒有听說誰可以隨意給人換血的。反而是听說移植器官的人和自己的身體多有不協調的時候多一些。

    “自己的任務失敗了嗎?紫月的生命即將逝去嗎?”

    李凌站在夏家的門口開始默默的流眼淚,若不是自己睡過了頭,他本是有機會阻止夏叔的,怪不得他今天早上沒有叫自己來吃早飯,原來他在準備這些事情。

    在外面站了好久,李凌才心中忐忑的回到了夏家,他想知道夏紫月的生死。

    但是令他開心的是,她們兩個竟然好端端的坐在床上,看到李凌過來,夏紫月依然笑顏如花。只不過他的神色有點疲倦。

    “夏叔,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

    夏叔見到李凌驚訝的表情也很開心,心說小子現在你可服氣了吧,這個世界上除了醫術還有術法。

    “真是不容易啊。接下來就該花心事調理他們母女的身體了!”。

    可是事情才剛剛的開始。幾天之後夏紫月的身體有了轉機之後李凌才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因為夏紫月經常有意無意的躲避著她。這和那個整天粘著他的那個小妹妹有很大的不同。

    “我和母親換了血之後只剩下二十年的壽命了,我,我不想再連累你......”。

    夏紫月見避無可避只好將實情說了出來,說完之後她就默默的坐回了床上,仿佛就在那里等待李凌的裁決一樣。

    “你不想連累我就要這麼折磨我?你知道的無論如何這一生我們兩個是要一起走的。這是我們彼此的承諾。”

    眼淚無聲的從夏紫月的臉上掉了下來,原以為他會嫌棄自己的......。

    “以後不許這麼任性知道嗎?”

    夏紫月點了點,雖然眼淚依然在眼眶中打轉,但她的心中卻是欣喜的。

    “你以後要補償我,什麼事情都由我說了算!”。

    夏紫月又點了點頭,翻了翻白眼,我從來就沒有忤逆過你好吧!

    “那我要帶你去一個很遠的地方,你願意和我走嗎?”

    “嗯”。

    夏紫月輕輕的哼了一聲。

    “太好了!”。

    李凌有點激動的說道,慌忙閉上了眼楮,他就要回到現實世界了!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當他睜開眼楮的時候發現自己依然在夏家。為什麼啊。夏紫月不是都願意和我一起離開了?

    自從那次以後,兩人的關系又恢復到了從前,可是不管李凌使用什麼樣的方法他依然是沒有辦法帶著夏紫月回到現實世界。

    慢慢的李凌也就死心了,這里也好現實也吧,只要能和夏紫月相守一生他便知足了。

    可是事情往往並不能完全隨他的心意,就在夏紫月十七歲的時候,夏嬸的頭發慢慢的變白了,夏叔告訴他們,當年自己向天借命雖然成功了,但是也留下了不少的隱患。

    夏嬸只有這麼長的命了。他的醫術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五年就這麼平淡的過去,夏紫月一家待他更像是像一家人一樣,猛然的听到夏嬸要離去的消息,李凌心中不免有些傷感。

    “我要你們成親。我要看著月兒有一個心意的歸宿”。

    趙普躺在病床上望著李凌和夏紫月兩人孱弱的說道。

    “又到了該選擇的時候了嗎?”。

    她不斷在心中乞求老天不要放棄自己。

    她的情況李凌自然是清楚的,經管夏叔費盡心思想要驅除兩人身上的殘毒,可是都沒有成功,夏叔早已經告戒過兩人,一旦他們圓房,這些毒素就會轉移到李凌身上一些。或許對他的壽命有損傷。

    “就定在三日之後吧,就算是為夏嬸沖喜了!”。

    李凌豪邁的說道。

    一轉眼三天過去,雖然說是沖喜,可是婚禮還是按照當地的風俗進行著,只是稍微簡單了一點吧了。

    李凌就像木偶一樣被人牽著做完了那些繁文縟節。待到一切都結束了,李凌的心情卻更加沉重了,他听說過“甦小妹三難新郎”的故事,也知道古代有些女子喜歡在洞房的時候試探自己丈夫的才學。

    客人人逐漸散去,當夏叔看見李凌愁眉不展的樣子就過了詢問,當他听到李凌的擔憂之後居然笑了起來,李凌看見他這樣心里更加苦悶了,心想難道是被自己猜中了不成?

    夏嬸看見他丈夫竟然取笑起小輩來,連忙過來給李凌解圍告訴他夏紫月是不會考他的詩文的更加不會難為與他。

    知女莫若母,既然夏叔人這麼說,李凌也就相信了,也稍微的恢復了一點自信,心懷忐忑的向自家後院走去。

    因為夏嬸的事情幾乎和李凌有關的人都知道,所以沒有人來鬧洞房的,他揭了蓋頭之後,便露出了夏紫月那絕美的容顏,兩人喝過“合巹”酒之後,夏紫月便和他一起回憶起了她們一起走過的點滴。

    從最初的相識到慢慢的相知,李凌真的很慶幸自己在冥冥之中能夠遇到夏紫月,這也許就是上蒼所給予他的補償吧。

    天光大亮之後李凌便清醒了過來!

    “水,我要喝水!”

    夏紫月的聲音在李凌的耳邊響了起來,原來她已經甦醒,而李凌則就坐在她的床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