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434章離愁

第434章離愁

    “李大哥,我想回老家了!”

    時光悄然流失,幾日之後夏紫月的身體終于逐漸恢復了,正當李凌歡喜不已的時候許仙卻像他提出了要離開這里返回故鄉。

    “你真的要走?”。

    安叔有些不明白許仙的心思了,他只在這里學習了四個多月而已,這麼短的時間能夠學到多少東西,他居然就這麼急著離開。

    許仙是他故人的兒子,他自然是要為對放著想,若是他再在百草堂待個一兩年,待到醫術有所提升之後再離開他自然是不會阻攔,哪怕現在的江南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思鄉之情他這個離家多年的老人自然是明白的。

    “是的,我想回到家鄉自己開一個藥鋪”。

    許仙的聲音越來越小,李凌整天告戒他不要好高務遠,要從小處下手,他也想在這里多學習一些日子,可是白娘子和他說過的話卻又是那麼的誘人。

    “你真的打算在百草堂當一輩子藥童?”

    “你真的就不想擁有自己的藥鋪?”

    “你放心,我的醫術應該不會比李凌差,一切有我,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李凌雙眼盯了許仙一會,然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人各有志,他也不能強求什麼,只希望他們能平安喜樂就好。

    “我,我也和他們一起上路吧,我想念金山寺里的師兄弟們了!”。

    法海在內心掙扎了許久,還是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出來太久了,他想回去看一看。

    “走吧,都走吧!”。

    李凌輕輕的合上了雙目。這里是他們的世界,或許自己才是過客,若干年後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想起自己這個大哥,想起大家一起在百草堂一起混日子的歲月。

    沒有離別的苦就不會有重聚的甜,李凌到是很看的開,只是在心底里卻有著濃濃的不舍。

    所有的人都在忙。許仙和小青姐妹以及法海都在忙著收拾行李,而安叔則忙著要去為他們聯系車行。

    “為什麼不勸他們?”。

    夏紫月悄悄的走到了李凌的身邊,看著他做在床邊不短的嘆氣,她也有點心酸。李凌就是這樣,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要自己扛。

    “有用嗎,我勸的了一時,勸的了一世嗎?”

    他不是不願意留這些人,只是害怕就算是留的住他們的人也留不住他們的心。何必呢?

    “哎!”

    夏紫月又悄悄的退了出去,他知道這個時候有很多人要和他告別,他也有很多話要和這些人說。

    “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哪怕是一瞬間?”

    李凌正在閉目養神的時候白娘子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

    听著那清脆的聲音。李凌的心頭開始震顫起來,他想起了初見白娘子時他那嬌美的容顏,想起了她那恬靜的笑容,只是他不能

    “沒有,從一開始我就沒有”。

    “你說謊,我不相信。”

    “你知道我精通易理,從一開始我就看透了你和許仙的感情糾葛,我怎麼還會對你動情!”

    李凌現在只能這麼說了。現在他鼓動許仙離開百草堂到底是什麼意思,是逃避自己嗎?

    “若是你我都不曾遇見許仙,你可會重新選擇?”

    “永遠不會!”。

    許仙和白娘子的愛情故事從前世就已經根植在李凌的心底,他怎麼可能忘記,怎麼可能不為這驚世的愛情做點什麼?對現在的他來說,遺忘才是更好的選擇。

    不知道白娘子什麼時候走的,李凌一直就在房間里修煉,他要平息自己紛亂的心情,許仙和法海始終沒有來向他辭行,男人之間本不需要這里墨跡。

    次日一早。開封城如往昔一樣熱鬧,而百才堂里卻只剩下了李凌三人。

    “月兒,我今天要去城外,百草堂暫且關了吧!”。

    離開的人已經不在。留下的人還要繼續生活。李凌想到城外的工程已經快要完工,他自然要去巡查一番,這幾天只顧著忙夏紫月的事情,其他的到是很少顧的上。

    現在城外小村已經建設完畢,四周的草地上按照李凌構想養了些許的牛羊,雖然還很少。但是隨著後期投入的增多會慢慢的多起來的。

    村民們自己挖的蓄水池中已經有了魚苗,加以時日必然會成為他們新的收入。

    所以有的這些就生在幾個月的時間里,這一點李凌卻是十分的自豪,他來到這個時代,也曾改變了這麼多人的命運。

    “為什麼要關了百草堂,我在這里行醫也是一樣的?”

    夏紫月驕傲的說著,挺了挺她那不算太大的胸脯。

    “你,你怎麼可以,月兒我對你說過了,要對生命存有敬畏的心思,你最多也就只能當個藥童,哪里可以給人家看病了!”。

    很明顯,李凌听到她毛遂自薦有點生氣了。

    “師兄小瞧人,我哪里漠視生命了?我和師兄會了十幾年的醫術難道是假的”。

    “什麼?你和我學習了十幾年?”。

    李凌有點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了,但是一瞬間他又想到了一種可能。

    “難道在那個空間所生的事情夏紫月也經歷過?”

    李凌慌忙上前握著夏紫月的手詢問其中的具體情由。

    “師兄,你弄疼我了!”。

    夏紫月後退了一步,掙脫了李凌緊握在她手腕上的那只大手,想起兩人洞房花燭的事情,她紅著臉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她不但和李凌共同經歷了那段時光,而且還是這一切的主導,她在那段恍然如夢的經歷中主導著一切。

    她想要父親答應她同意讓他和母親換血父親就答應了。

    她期待李凌對自己不離不棄也做到了。

    總之在那個空間里她想要什麼就會得到什麼,她就好象是這個空間里的主宰。

    李凌前世曾經听人說過,人的大腦一旦開到一定程度就會產生一些莫名其妙的異能,難道說這就是夏紫月的異能?或者是自己進入了夏紫月的腦域空間才會如此。

    “那你背一遍《內經》我听听!”。

    當夏紫月行雲流水的背出來的時候李凌真的相信了她的話,以前那個夏紫月是不會花時間來做這些事情的。

    這一現讓李凌來興趣,他也忘記自己要去城外的事情了,夏紫月看了幾個病人的時候李凌徹底信服了。

    “搞什麼鬼,三天就精通了醫理?”。

    然後李凌壞笑著靠近了夏紫月。

    “師妹,你現在是我的婆娘了對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