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435章兩個月的俸祿

第435章兩個月的俸祿

    夏紫月精通醫術的事情讓李凌十分的開心,只是既然夏紫月知道自己在那個空間中的經歷並且主宰著那里的一切,李凌就想知道這些事情是夏紫月在現實世界的真實經歷還是她主觀臆斷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所經歷過的,只是多了一個你而已,但是有些事情原本並不是那樣,只是隨著我的意志改變了一點!”。

    夏紫月想了一下之後告訴了李凌,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控制那個空間中一切的能力,那時的她應該在沉睡才對。

    看了那個就是她的腦部確切的說應該是她的意識空間。只有這樣的解釋才更加的合理。

    “我想知道你究竟改變了什麼事情?”。

    听到李凌問起這個,夏紫月的眼楮紅了起來。

    “我母親確實中過蛇毒,可是我她卻拒絕了我父親的提議,她始終不同意和我換血,哪怕父親對天起誓說自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醫治好我們兩人”。

    夏紫月的眼光有些迷離,母親的早死是她心中永遠的痛,或許是因為這樣,在腦域空間中她才選擇改變這段經歷。

    “那你現在就是我的女人了吧!”。

    看著他紅紅的眼楮,李凌有點吝惜,本想安慰他來著,可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這麼一句,好象是故意輕薄夏紫月似的。

    “嗯”。

    夏紫月大方的承認了這個件事情,她在腦域空間經歷了幾次鋒回路轉,自然是知道其中的滋味,況且她也看出來了,那個長相甜美的蛇妖一定對自己的師兄有一點意思。雖然李凌並未曾心動,但是他確實是一個勁敵,還是先確立了名分為好。

    “額,我一定會再還你一個合適的婚禮的,雖然夏師叔不在,但我也不能虧待了你”。

    夏紫月的坦承讓李凌很是心虛。不過他心中也有些喜歡。因為他擁有前世記憶的關系,他對白娘子卻是沒有什麼非分之想,但是對于夏紫月卻由最開始的疼惜變成了現在的愛。尤其是經歷了這麼一段事情之後,他有了和對方相守一生的勇氣並且願意背負這個責任。

    李凌本來是想到城外去看看的。可是還沒有行動卻被趙勝的到來給打斷了。

    “給你,這個是你兩個月的俸祿。”

    趙勝輕輕的遞給了李凌一個錢袋,這是他老爹特意交代的,雖然李凌沒有到過司天監一次,但是該給的還是要給的。

    李凌非常的明白。趙普這是要通過自己的兒子來告戒李凌,他應該到司天監去一趟了,他老是回避也不是個事兒。

    “去吧,去吧,師兄也該去司天監看看的,總不能白拿錢不干事兒吧!”。

    夏紫月接過錢袋一看,足足有六十兩之多,雖然她這段時間見慣了大錢,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更何況這些還是官俸。

    “她居然勸說我到司天監去,莫非她轉了性子了?”

    按照夏紫月的品性。能夠不勞而獲當然是最好的,怎麼現在卻要他去工作,莫非是她大病一場從此改掉愛貪小便宜的毛病了?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夏紫月早就期盼著她到司天監去了,開始的時候李凌做了官他還非常的高興,之後卻沒有想到李凌居然再也沒有到衙門中去過,就好象對她們的生活一點的改變都沒有似的,別的不說,就是他父親當年在太醫院同樣是做個不如流的小官,那也比他要威風。

    正因為這樣她才渴望李凌能夠在官場之中歷練一番。況且老待在家里怎麼能被上官賞識,又怎麼能夠升官財。

    “對,對,大哥還是去看看吧。那里不但有許多好玩的儀器,還有許多精通推算的人才,你們不妨彼此切磋一下。”

    趙勝開始逐步的誘,惑李凌,在那里待著太悶了,而他老爹有逼著他學著學那。若是將李凌弄過去也好有個伴。

    “我可以到處走動?這樣不好吧?”。

    李凌有點心動了,若是這樣到那里轉轉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有什麼不好的?我老爹就是監正,那里可是咱們家的地盤?”。

    趙勝大包大攬的說道,這個時候他若是退縮了可就前功盡棄了。

    “正的那麼好?”。

    夏紫月想起了自己師兄帶她到麗春院的事情,若是可以她也想到司天監去見識一下。

    趙勝沒有想到他的這一番話會在夏紫月的心中催了另一種渴望,這也為他以後帶去了許多的麻煩。

    “五官保章正雖然只是一個小官,但是好歹是一個知事,要是師兄以後經常過去,那百草堂這里”。

    夏紫月美美的想著,對于醫術,她還是具有一種獵奇的心理,剛開始是為了接近李凌才學的醫術,後來的時候卻迷上了它的博大精深。

    既然趙勝說的那麼好,李凌到有點期盼了,第二天一大早夏紫月就找到了他那身官袍,給師兄穿戴好以後非要給他找一頂轎子,嚇的李凌趕緊悄悄的溜出了百草堂,然後深深的出了一口氣,將那身官服脫了下來。好家伙,再要讓她繼續整下去,說不定要出什麼妖蛾子呢!

    司天監就坐落在皇宮的西南方,o6走過去的時候看著天色還早,就在司天監的外面叫了一籠灌湯包子和一碗胡辣湯。

    當一個六十來歲的老婆婆將他所要的吃食全部都端上來的時候李凌趕忙接了過來。

    “老人家,怎麼就你一個人在這里,你的子女呢?”。

    李凌觀察了一下覺得很是奇怪,來這里吃飯的人不少,但是卻沒有幾個讓老人家招呼的,這些人大都是自己動手,然後將所需的銅錢放到灶台的盒子里。

    一碗胡辣湯一文,包子兩文,但是卻有很多人給四五文乃至七八文的,這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反正又不是太急,李凌就想多了解其中的一些內幕。恰巧有一個食客剛好盛好湯以後做在他的面前,李凌便打听起其中的原委來。

    “哎!”

    那人先是嘆息了一聲,然後將所有的事情悉數告訴了李凌。

    “這個冬王氏的確是有一個好女兒,只不過”。

    老婆婆有一個孝順的女兒卻有一個不爭氣的兒子。她那個兒子簡直就是個無賴,二十多歲了不僅沒有成家不說,他還整天的欺凌自己的母親和妹妹。

    若不是他的母親有一手燒胡辣湯的絕活可以掙點小錢,。只怕兩人的生活會更加的痛苦。

    兩人正說著就見一個大漢將所有的銅錢全部的倒入了自己的口袋,然後就想離去。看的李凌目瞪口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