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藥神空間 > 第436章惡毒兒子

第436章惡毒兒子

    “你憑什麼管我?這個是我們家的私事?怎麼容的你來插手?”

    李凌看到這人伸手就將灶台盒子中的錢全部的拿走了,他十分的氣憤,剛站起來想要和他理論,沒有到那大漢居然先法制人,反到埋怨起李凌來。

    “你”。

    李凌也有些憤怒了,他看了看四周的人竟然看著大漢拿錢而不加以阻止,他就想上去教訓這小子。

    “這位公子息怒,你就行行好不要再管了!”。

    老婆婆看到李凌這架勢仿佛真要動手,這一下她可就急眼了,急忙走過來勸阻。

    坐在李凌對面那位站了起來,將李凌拉到了自己的坐位上,然後開始將其中的原委告訴了李凌,非是別人看著那老婆婆受委屈而不管,而是她家的情況有些復雜,沒有人願意去趟這個混水而已。

    老婆婆的丈夫早死,她含辛茹苦的將一雙兒女養大成人,女人到還懂事兒,除了到司天監做幫工以外,每天一大早起來就幫助母親干活,知道將所有雜務做完才肯離去。

    但是這個兒子卻太不爭氣了,他不僅不念母親的舔犢之情,還不體會他們三人這麼多年來相依為命的不易,居然如此的對待他在這世界上的為數不多的親人,真是讓人心寒。

    但是這也不是他們這些為人所可以管的,因為只有街坊們干預他們的家事,事後她們母女總會受到變本加厲的抱復,久而久之也就沒有人敢再過問了。

    感情是自己誤會大家了,李凌想了想覺得也對,自己和他吵上兩句或者暴打他一頓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若是自己沒有徹底解決事情的辦法,最好還是少惹事兒為妙。

    “怎麼不說話了,認慫了剛才不是要和我理論嗎?”。

    那大漢一見李凌被別人勸說以後就坐了下去,以為他怕了自己,于是更加的囂張了。

    “人人都知道我冬凡只愛錢財,若是你有足夠的銀子你就是大爺。我敬重你,只可惜你只是一個窮酸而已。”

    李凌現在身上穿的只是一件平常的衣服,因為長期在百草堂的緣故,衣服上不免沾染了一些草藥的味道。冬凡見他穿的寒酸自然是有點瞧不起他。

    李凌听了他的話不禁笑了笑,路人而已,自己沒有必要生他的氣。

    李凌的沉默更加的增強了冬凡的氣焰,他索性自己盛了一碗湯,拿了兩籠包子。自顧自的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罵。

    “這位公子,你別和小兒一般見識,這頓飯就不收您的錢了,還望您不要見怪!”。

    李凌搖了搖頭,自己就算真的生氣也怪不到老婆婆的頭上。說起飯錢嗎?

    今天來的匆忙也忘記了帶隨銀子,他從自己的袖子中取出一張二十兩的銀票然後塞到了老婆婆的手里。

    “如此就謝謝老人家了!”。

    李凌對老婆婆點了點頭,剛想離開這樣,卻見趙勝向這里走來。

    趙勝的到來讓冬凡大為振奮,心中合計著都說是他看上了自己的妹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若是自己那個妹妹真的被這位爺看中,那可就了。

    “爺,你來了?要不要給你盛碗湯?你也知道我母親的手藝在這一帶是極好的,雖然比不上司天監里的飯食,但是卻也別有一番風味!”。

    冬凡臉色一變,露出了黃色的牙齒,微笑著開始向趙勝獻媚,心里“砰砰”的亂跳,感覺好事兒要到自己頭上了。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趙勝根本就沒有搭理他,而是徑直走到了李凌的面前。

    “大哥。你怎麼在這里吃飯?司天監有專職的廚子,你想吃什麼就給你做什麼?”。

    趙勝向李凌埋怨起來,心說若是自己老爹知道這件事情,只怕又該數落自己待他不周了。

    坐在李凌對面的食客一見趙勝這個小霸王過來。急忙逃命似的跑了出來。

    “今天出來的匆忙所以沒要吃早飯,這里的小吃還是不錯的,你有空也來嘗試一下?”。

    胡辣湯是他前世經常吃的,現在來這里緬懷一下也是不錯的,李凌看了看趙勝穿戴整齊的官服也將自己折疊好的八品服飾拿了出來。

    “我也要穿這個?”。

    趙勝咧了咧嘴,心說還有不願意穿官服的?

    “隨便你了!”。

    趙勝心里嘀咕起來。以老爹對他的態度,這點小事兒應該不在話下。

    冬凡看到李凌拿出來的官服腳下一個趔趄險些沒有摔倒在地,自己真是有眼不識金瓖玉,這麼大的一個金主自己愣是沒有看出來,他訕笑著走到李凌的身邊。

    “爺,剛才都是小人的錯,希望您不要和我一般見識,你別怪小的鹵莽”。

    “算了,我不和你計較了,不過還是奉勸你一句,要珍惜眼前人啊,你母親對你真的不錯,若是到了子欲孝而親不在的時候後悔也沒有用了。”

    李凌說完之後就和趙勝去了司天監。老婦人眼中含淚的打量了一下李凌低頭繼續忙活了。

    冬凡听了李凌的話若有所思的在原地站了一會,嘆息了一聲之後離開了。

    司天監佔地很大,若是讓李凌一個人尋找他辦公的地方還真的很費時間,幸好有趙勝的幫助,直接將他帶到了觀測天氣的地方。

    但是令兩人沒有想到的是剛剛到達卻听到了一陣爭吵聲。

    “這個倒霉的女子,大家都是雇佣過來的小廝,憑什麼他一個月就三兩銀子,而我們就只有一兩?”。

    一個年輕人的聲音傳入了李凌的耳中。

    “就是,就是,就憑她的佔卜?那都是野路子,可以說十次有十次不準確!”。

    另外一個老成一點的年輕人也隨聲附和著。

    李凌進入大廳中的時候卻見一個一身素衣的女子在桌子上整理著宗卷,桌子上還有一個大碗和幾個吃剩下的包子。

    而另外兩個小吏卻在另一張桌子上悠閑的品著茶,茶水雖然一般但是勝在自在。

    看見有人進來,三人同時站了起來,而在飲茶的兩個男子也慌忙的放下了茶杯,心中忐忑的望著趙勝。未完待續。